地下实验室

鲁迅号实验室。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全文【伞修】《Lover at large(恋人逍遥法外中)》

之前给 @石更♡口羅 的伞修本《平行宇宙》的特典G,完售了放一下全文!

由于很懒所以都做成了长wb图片(¯﹃¯)

被邀真是件开心的事情啊!

杀手系列之一,后续可能有方王和策锐的同系列梗,祝各位食用愉快。


01:

02:

03:

04:

05:


#cp21# #摊宣# 

❤迟来的简略的摊宣!

CP21第一天在I06 ,第二天I0506,摊位名:毒沼骑士

CPP社团主页:http://www.allcpp.cn/c/6105.do

*很懒只做了自己的东西,更多寄售物品详见@液态沼气的置顶微博!


*届时现金付款请尽量自备零钱,也支持WX ZFB支付,双日前十位来摊可获得根本没人想要的分装和纸胶带无料,更多详情见图。

*天气变冷,在摊的大佬们可能尿遁可能龟缩,但还是可以请尽情投喂 @石更♡口羅 和  @marias 。(ˉ﹃ˉ)

*期待和各位相见!




*惯例蹭TAG致歉_(:з」∠)_

 

01【伞修】Sick Rose

*社会我贝壳之前辣个设定的伞修,虽然老早就想写,但一切归功于贝壳的图给了莫大的动力【意思就是本人其实懒透了。。。

*尝试艾特大佬 @石更♡口羅 

*不值班还在熬夜开新坑,诶,值得赞赏。

*谢心推评论



苏沐秋到摄政街的时候雨刚停,这会儿平日里灯火通明的商业街在雨水的洗礼过后显出几分温润朦胧的意境,让他想到了很久以前。

许是突然有了兴致,他下车后便神色茫然地靠在街边驻足欣赏了一会儿,夜晚的冷风夹带着混合着尘土味的水汽,他望着眼前过于繁华的景色,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口渴。

说实话,这个时代风气开放,他平日里又不屑于单纯为了进食而不择手段地勾搭些年纪偏小的女孩儿,故...

 

今日补档。

*不上班,补档下。中二病的三发肉。



喻黄《七月流火》:

方王《宁法之园》:

伞修《银麝香》:


 

今日补档。

*最近写文时间不多,给大家多补补档吧。惯例蹭个TAG。


方王《或演或经心》全文:

伞修《冷棉》:

 

今日补档。

*两发肉


方王《嘘》:

伞修《At dawn》: 

 

今日补档。

*蹭个TAG


全文· 方王《四和春》:1   2   3 4   5   6

全文· 伞修《晨昏线》:

 

03【伞修】该来的还是会来

*还是鬼怪梗,先更伞修,方王写了一半了,还是按照步调来~这对就是狗男男的纯爱模式! @诳言堂楼礼 来吃!


SIDE A<<<


“你在这儿坐着。”

这是苏沐秋被拖进这栋大楼里之后听到的唯一一句话,也是他被带到这里,落坐在这间人来人往,电话铃此起彼伏,桌上堆满文件的办公室里时听到的头一句话。

接下来?

接下来和他说了这话的主儿就忙别的去了。他目睹了那个带着他来的,穿长风衣的地狱使者开始不断地从他身旁重复着找文件,接电话,大声地对办公室里头的某个人做些他听不懂的吩咐(例如把xxx和xxx的残存线改成β以及去楼下便利店

 

【伞修】晨昏线

*投喂 @诳言堂楼礼 。银麝香番外。有点长,分了一分。求不屏蔽。开头有新杰大大出没,就不打角色TAG了。


补一个全文外链:


苏沐秋就这样发呆地等着时间流过的情形并不多。

他有些木然地望着眼前就连面对着显示器手握鼠标打着游戏也要身着整套规整的白色教袍,戴着整洁手套的天启白骑士有些出了神。

他的同僚,严格来说也是他的兄长,所面对的战局其实并不乐观。因为他已经明显地看见左下角的对话框里,有同队的玩家因为阵亡了好几次强行将责任都推到了奶职的身上。


苏沐秋不出意外地看见白色骑士面无表情地推了推前阵子从人间带回来的眼镜——他实则不知道对方...

 

【伞修】银麝香

*反正你们懂得PWP,十月开始笔耕不辍。给某只喵投喂的喵粮。背景和宁法之园相同,然而看起来没有半毛钱关系。

*天启骑士伞×恶魔贵族叶的故事,这个有番外。

*谢食用。


不老: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92029&tid=3201538#Content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baf0ec321c8c


错字谅解。


 

【伞修】亲吻费洛蒙(中)

*慎点。真的。下周更方王。


补档,上&中全文:


 

【伞修】亲吻费洛蒙(上)

*给 @诳言堂楼礼 的。塞壬伞×研究员叶。

*类《人鱼效应》设定。我流人鱼paro。如有不适请右上。

*文中的短片台词出自本喵的《The Muse》。



他无意间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秘密倾泻而出的那一刻,他甚至都不知道是他发现了灾厄,还是灾厄主动寻到了他。


“恕我直言,您的致死率超过了九成。”

男人对这样的审判宣言的反应只是微微耸了下肩,像是置若罔闻地叼着烟靠在座椅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像是真的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似得把桌上摊在他面前订好的预测数据拿过来,随便抖了几页,装样子般地翻看几眼,随后又兴趣缺缺地把这沓纸搁在了桌上。

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