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鲁迅号实验室。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3【方王】Jade Mint

*短更。恢复第三人称惹。


王杰希头回进这家诊所的时候是抱着怀疑且不怎么乐观的态度去的。要不是在朋友介绍下,他无意中探寻着去了一次,可能现下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在业界名声不好,从业以来官司也牵扯进好几场,说是声名狼藉已经算是客气,可赚的钱却与这些成反比一般水涨船高,让他在仇家多的同时也不免成为某些人眼里的眼中钉肉中刺,以至于风头最盛的时候更是换了三次住址,连助理都辞了个干净,身边办事的只带了几个从学生时代一直跟着自己的老熟人,其余时间便一直待在家中鲜少出门。

事情出在他想洗手不干的那一年,说是出在那一年,可实际上他根本记不得具体发生的时间,或者说是那个人具体从他人生中抹除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王杰希只记得那是个周五,他下了班之后开车绕了远路去城市超市买时令菜。当他将车停在卖场的地下车库时,他正在分着心听下属同他汇报这个月的流水,他一边简单附和着,一边心下自责自己最近太忙,实在是有太久没去“那个人”的家里了,或许一会儿得买点对方喜欢的东西好明天去找对方赔礼道歉,但当他拔下车钥匙的时候,一个没来由却极端可怕的疑问闪过了他的脑海——

谁?他想去找的那个人是谁?

王杰希愣愣地立在车边,不知所措地听着手机里下属给出的数字,在话筒里传出那句迟疑的“王总?”之后突然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挂了电话,而后快速地点开通讯录开始一条条地翻找联系人信息。

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记不起来?

他疯了一样滑动手机屏里头的名单,试图找出些蛛丝马迹,然而却一无所获。

而这还不是更可怕的,更可怕的是,细想之下,他发现自己居然记不起上一次去自己“恋人”的家里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更甚者,他意识到自己根本记不得对方的样子,姓甚名谁,对方住在哪里,和他初次见面是在何时何地,又是在什么时候确立了关系……

这些他全无印象,他一点都不记得了。

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记忆力出了问题,但他发现自己不仅对刚刚通话里下属给他的数字牢记于心,也能确切地回忆起今早和上周乃至上个月和几年前的大大小小琐事,但唯独忘了的是……

他的心上人。

他的心上人就像是被从他的记忆中活生生剜去了一样。他却对自己什么时候被剜去这样一块肉的印象都没有。

王杰希那天失魂落魄地空手回了家。就算他站在冷冻柜前,他也完全记不起“那个人”的喜好,只能像个傻子似地站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挨着冷气的手腿都被冻得麻木,依旧一点头绪都没有。

他回家了之后找了一晚。

手机里各个通讯软件的记录也好,家里所有大大角落也好,电脑中所有的硬盘文件夹和浏览记录。

没有,什么都没有。


记不得一件事的怅然若失感会使人焦躁与抓狂。

王杰希自诩是个冷静沉着的人,平日里就算遇到再棘手的项目他都不会让自己失了分寸,再如鲠在喉的尖刺他都能面不改色吞下,他不会慌神,不会服软,不会露出但凡和脆弱这个词沾一点边的神色来,但那天晚上,他独栋公寓的地上沙发上满是狼藉,散落的文件也好,被拂到地上砸碎的花瓶也好,瘫倒的书架也好,无意不显示着这间屋子的主人失了控。

一个人发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根本找不到自己发怒的原因所在,那个原因消失不见了,他怪不了别人也怪不了自己,只能没来由地像个失败者一样在这里兀自发泄这满腔的焦躁和怒气。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记不起来?

那不是一段一般的感情,他能很确定,因为他觉得此刻的自己丢了心,失去了一切。正因为深刻,所以这种缺失感才会从身体深处这样攀附而上,几乎将他吞没。

就在这时,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是方才的助理又打电话来询问他的指示。工作从未有这样让他厌烦憎恶过,他崩溃般地随手抄起一样东西准备朝着声音的源头砸去,可还未等真的将东西砸出去,他的手却在半空直直地停了下来。


再生气也别砸这个啊。

脑海里有个声音伴随着一声叹息朝他这样说道。

砸合照这样的事可是个坏兆头。


王杰希记起来了,那个人当时弯腰将他拿在手中的东西捡了起来,细细地摩挲了好几下,而后无可奈何地说,还是你是真心想让我走?

王杰希记得那双眼睛,那人的眼尾长得柔和,每每看着他的时候总会有种灵动的暖意。

但如果我真走了,你怎么办呢?


王杰希木然地将相框拿在手里,他将那东西翻到正面,原本应该嵌着相片的地方空无一物,只徒留一道裂痕从玻璃正中间径直劈下来,生生将空白也分割成两半。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他都没来得及有意识去克制,伴随着鼻腔里头的酸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便从眼眶里滴落了下来,他维持着呆愣的神色盯着手里的东西久久不能回神。

我不能怎么办,因为我根本记不得你是谁了。

王杰希失魂落魄地坐到了堆满杂物的沙发上,而后将那东西随手扔在茶几上,他仰起头靠在沙发上,放弃了一般闭上了双眼。


也就是从这天之后,他彻底疯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