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方王】一物降一物

*前头那篇三生三世的姊妹篇。学长和学弟大学里头的事。

*你们以为杰西卡是正常人么?其实不是。。哈哈哈


*决定了,CP小料印这个,然后后面的什么戏你们懂的,在小料里见,会有通贩!


贴一下之前那篇的链接:《我对你三生三世十里佩服》



人们都说终得圆满,好像得手某个好东西非得你下多大功夫似地,而其实不是的。

在这个世道下,大多数时候现实总是和你的预期值不符,那些你以为应该会怎样怎样的事,其实总是出乎你预料地往其他方向发展,幸运往往是突如其来的,而坏事更是突如其来的,你一丝准备都没有。例如你们班的女神最后被渣男拱了,例如你以为念了个了不得的专业,到头来发现同学都是奇葩,例如你心心念念喜欢上的某个人后来却发现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

而方士谦在遇见王杰希之前就知道他是个不怎么好处的角色,当然设计学院历来的怪人多了,方士谦自己也是系里出了名奇葩,洁癖,强迫症,嘴毒,还是个死基佬,这些外头对他的评价他心里和明镜似的,连宿舍里头的其他三个都受不了搬出去了俩,还剩一个走读的期末就走的交流生。

设计系的学生么,本来就性格鲜明的多点,大都互不相让的,但王杰希和他不一样,应该说和他们系里头的其他人都不一样,因为他比那些自视甚高未见过世面就心比天高的大学生多了样东西,那就是实在。

可实在过了头,就成了势利眼。

 

方士谦不是第一眼看上王杰希的,确切地说,应该是第二眼。

他们在一个特别形式的前后辈联络会上碰了面,十分形式地交换了下联系方式,然后就没了下文。方士谦对这个学弟的印象其实不错,皮肤白,人高,腿长,整个晚自习就说了两句话,一句是“学长好”,一句是“学长再见”,语气挺礼貌,没他想象中的那个“传闻中的王杰希”理应有的刻薄。说实话,他还真有点小失望。

当然这份小失望里头还包含了一种“对方一看就是直的”的情绪,方士谦对这点尤为坦诚,毕竟大学生,无所事事的,血气方刚的,谁不想点那方面的事呢。

 

方士谦第二回见到王杰希的时候,对方已经把他忘了。说忘了可能不精准,或许就压根没记得过也未可知。

这届的辩论赛王杰希代表学院拿了校级第一,方士谦没去看这种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活动,但据说决赛时候文法学院的一二三辩群情激昂,争得面红耳赤,唾沫横飞地超了时都没赢过他这个学弟站起来慢条斯理讲的那半分钟。

方士谦后来问学管会的要了录像看了遍回放,这可以说是他这辈子头回这么认真地看一场辩论赛,看完之后他得出的结论是:要是他当时在场,可能他喜欢上王杰希的时间点要再往前推那么两个半小时吧。

校级比赛之后往往学生会都会办场庆功宴,说是庆功宴,其实就是学校附近找个饭馆包厢叫上一桌大家乐乐,王杰希第二回见到他,开场白依旧是那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长好”,于是方士谦很确定,对方早就把他给忘了。

王杰希今天穿得很正式,毕竟辩论赛要求穿着正式,黑西装,白衬衫,把对方的身形衬得不能再好,方士谦心想这可不能让艺术学院的瞧见,否则准给请去当模特。谁料他目光这才稍稍在对方身上停留了那么一小下,王杰希居然就有所察觉般地看了过来,方士谦心里咯噔一下,对方这敏感得不是一点点,于是就笑起来,开口解释道:“我刚刚还在想怎么那么眼熟,原来是学弟。”

这时候王杰希眼里才露出点了然的神色,朝他点了点头,这届学生会主席是个大方热情的妹子,见他们认识就很自然地安排他俩坐一起,这桌上的人方士谦实则除了王杰希一个都不认得,而王杰希却似乎都挺熟,这让方士谦这个被请来凑数的不得不有点意外,毕竟据他所知,王杰希只是参个赛,并不是真正在学生会哪个部里头当干事。

饭桌上的王杰希依旧客气有礼,依旧没让方士谦找到心目中那个“传闻中的王杰希”的形象,而就在他以为这一切都是以讹传讹,本人并没有流言里头那么难搞的时候,饭桌上却突然出了件事情。

酒过三巡后他们这些学生最喜欢玩的就是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提议被提出来的时候方士谦就暗叫糟糕,他其实已经无聊地想回去了,但奈何这话一出,要是有人立马想走肯定被人理解为心虚,立马把枪口都指向你,所以他皱皱眉,屁股刚挪了下就坐了回去。旁边的王杰希似乎有点察觉到了他想走的意思,但也只朝他这里看了一眼,然后就没理会他,转过脸去夹菜了。

三轮下来之后大家都玩开了,其实后来方士谦才知道他们一桌有一对特别有名的情侣,有名并不是因为这两人特别爱秀恩爱,是因为女生就是学生会长,而男生呢,完全为了在主席团混上位才和姑娘明着在一起的,说是明着,是因为除了那位当事人女主之外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个男生私底下和多少女生有过暧昧关系,甚至有人爆料过一起开大会的时候,男主在大长桌地下暗暗踩过宣传部新来小学妹的脚,总而言之,是个声名远扬的渣男。

虽然这事情众所周知,但毕竟没人愿意出这个头去告诉会长姑娘真相,谁都知道情侣的事情最忌讳旁人插手,于是男主也就从此在学生会作威作福起来,无故缺勤是家常便饭也就算了,仗着女朋友是会长说话也是毫不客气。而好巧不巧,这一轮真心话被点到的正是此男,而答题的人,也正巧是王杰希。

一般而言,对于真心话这种戏码,大家都挺有分寸,不会真问什么太过分的以免两厢尴尬,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之一,而谁料,这个男生出口就是一句:“王大才子,我可听说了,文法学院那个教社会学的男老师,可是结了婚的,是因为对你有意思才被调到分校去的,到底这事真的假的啊?”

他这话一出,全桌人都噤声了,就连方士谦也诧异了一下,他从未听闻过有这档子事,不由地抬眼去看身边的人作何反应。

谁知道被问出这样粗俗尖锐问题的当事人不羞不恼,反而气定神闲地用筷子给自己夹了片鱼肉放在碗里,这样回答道:“他对我有的那份心思,和你对外联,宣传,团总支和艺术学院那些个女生的心思是一样的,我也听说,那些女生大多也都是有男朋友的,那这几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可以说是积酿已久的祸事,再蠢的姑娘时间久了都会有所察觉,哪怕被人不说,他们也早就有分崩离析的态势,而此时此刻真相就被王杰希这样曝光一般地抖露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听身边的男友解释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男主被这一哭更是觉得丢了面子,一则出于心虚,一侧出于心烦,居然没好言相劝,反而厉声责骂道:“你他娘的哭什么啊!”

而谁料女生被这话一激,平日里克制了无数回的怒气此刻终于爆发了出来,当即就将桌上的碗筷朝男友身上扔了过去,很快他们这一桌就演变成了闹剧现场,两人从推推搡搡开始互相撕扯,拳打脚踢,四周的人终于坐不住开始上去拉架。

方士谦没去看这场闹剧,他看的是王杰希。他看见的是这场闹剧的导火索,此刻正退开事故现场三尺远,手里拿了罐百威啤酒,生怕弄脏自己衣服似地站在酒柜边面无表情看热闹,十分事不关己地任这一切发生,然后一点上去相劝的意思都没有。

方士谦总觉得自己心里头某块地方被轻轻扯了下,还未等他有所察觉这份悸动的来源,只见王杰希突然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他以为是对方终于看不下去了愿意过去劝架谁料并不是。

原来是男主再也受不了在这众目睽睽下因为自己的劈腿问题被女朋友打骂,开始循循善诱地哄身边的人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可他万万没想到此言一出,王杰希,对,就是他好死不死惹的煞星王杰希,突然走到了桌边开口朝他说:“要走可以,把份子钱出了再走。”

所有人一下都停了手上的动作,拉架的不拉架了,女主甚至因为这一句话止住了眼泪,在场的人再一次把目光都聚集在了王杰希的身上。

然而他们都没想到的是,刚刚赢了辩论赛的王大才子居然真的朝事件中心的男主伸了伸手,说道:“大男人的,这点小钱,不至于赖账吧。”

就连这句话他都说得彬彬有礼的,丝毫没有侮辱人的味道,仿佛就是个“我来收钱的,你交完钱可以走了”的态度。被问这话的男主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下就从裤兜里摸出钱夹,抽了两张给王杰希。

谁料这还不是结束,王杰希接过了钱,却没有将手收回去,他看了眼手上的钱,抬眼再问话的时候被问要钱的男主终于感受到了侮辱的意思。

王杰希问道:“怎么,你只出一份啊?”

 

男主后来走的时候将整个钱夹的钱都摸出来拍在了桌子上,没人敢去碰这钱,最后还是王杰希微微欠身将那笔数额不小的红票摸了过来,他环顾四周,指了指一片狼藉的饭桌,对在场的所有人问道:“还吃么?”

大家都被他的言行举止惊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个姑娘小声念叨了句“都这样了,还吃什么啊”,王杰希点点头大约是知道了的意思,而后便朝店家老板扬了扬手,十分利落地举着手里的战利品,说道:“老板,买单。”

那天的聚会方士谦从头到尾都没喝酒,可他却觉得,这是他醉得最厉害的一次。

 

所有人都纷纷走后方士谦厚脸皮地跟着王杰希,提议去饭馆后面的烧烤街吃烤鱼,原因是王杰希似乎对刚刚凉了的一筷子鱼肉念念不忘。

自然他提议的,他出钱。王杰希这点好糊弄,有吃的来者不拒。谁料回去的时候下了雨,两人便在边上的屋檐下躲雨,王杰希这时居然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了根烟叼在了嘴里。

王杰希点烟的时候,方士谦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看着那杯倏忽的火光刹那照亮的侧脸的眼神多了分痴迷,他以前不是没喜欢过别人,但王杰希身上总有种说不清的特质,就连方士谦自己也很难说清这心下一荡的感觉源于什么,只知道对方在傍晚落雨的屋檐下抽烟的样子居然让他这个青春期时期就开窍了的同性恋联想到了一个用在女人身上的词,那就是风情。

可那风情里没有什么柔可言,有的是直指人心的利,动摇他心智的利。

难怪就算有人冒着丢了名声,饭碗都不保的险,也要去触碰一下灼人的火光。

“学弟这回可是主宰比赛了,”他半掩饰似地转过头去看暗沉的天色,“但那姑娘没错,你这样在那么多人面前戳破,她以后可怎么办啊……”

“就是因为是众目睽睽下的场合,才没有任何可以挽回的余地。”王杰希神色冷漠地朝雨里掸了掸烟灰,还没等方士谦反应过来,就丝毫不留情面地开口道:“方前辈跟我过来,请我续了只有咱们两个人的摊,只是为了问我这个的么?”

 

原来是记得我叫什么的。

方士谦呼出一口气,平心而论,他此生从未在感情这件事上这么小心翼翼过。然而犹疑只是这么一小会儿,他这人不好赌,但要赌就赌一把大的。

于是设计学院远近闻名的,大二就斩获了国际奖项,向来喜欢拿鼻孔看人,藐视芸芸众生,入学以来对于一切追求者都拒之门外的方大才子转过头,对身边的人这样说道:“如果不是文法的那个老师,如果是我,我是说如果对象是我,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的话,你愿意么?”

 

他深切地记得那时候王杰希的反应,既没有觉得惊讶也没有露出什么厌恶的神色,反而用一种点单时候犹豫是百威还是朝日的端详眼光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回答道:

“可以吧。”

他呆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是答应他了。虽然语气不冷不热,但不论如何,对方都是答应了,他理应高兴的。但王杰希下一句话一出,他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了,因为王杰希下一句话说的是:“如果开房钱是你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