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鲁迅号实验室。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方王】我对你三生三世十里佩服




项目主管和创意总监裹着一条毯子相伴在一起看日出。

这一幕可以说是极其浪漫的,如果说是发生在太平山顶,滨海海岸或者是清迈老街上的话,如果说,是发生在一对情侣身上的话。

可惜现实是两个大龄单身男青年正处在创意园区21层的员工休息室里,且带着熬了一晚上夜的颓态和早就饿过头没了知觉的肠胃,更别提散落在地上改了又改的让他们头疼了一晚上的策划案,日出这样的景象对他们来说实在过于闪瞎——项目主管当即抬手用手背挡住了眼睛,创意总监更是恨不得有个开关能把天上这盏“大灯”给关了。

“卧槽这中央空调还开着呢?!”一阵冷风拂到创意总监的脸上,他立马一嗓子嚎了起来,项目主管半个脚跨进了梦乡,被他一喊那半个脚又跨了出来,他不耐烦地眯了眯眼睛,将毯子扯过来了点,侧过身准备不理他,继续会自己的周公去。创意总监原本在公司就是个有名的事逼,部门里更是个做惯了山大王的主,让他改一次策划案他能冷嘲热讽个三天,从甲方代表心智不全能诅咒到对公司将来如何破产倒闭,平时连茶水也都不怎么自己倒,全公司就只有项目主管能治治他。

这样还不算,这个臭名昭著的创意总监还有点小洁癖,小强迫症,纵使困了一晚上也不允许自己没洗澡就在无数人躺过的,滋生了千百万螨虫的休息室沙发上睡着,奈何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只能在这要睡又不想睡的困境里不住地扭着做思想斗争:“我觉得我的JJ正在发霉……”

沙发就这点大,身边的项目主管给他扭得烦得不行,翻身一巴掌就糊在了创意总监脸上:“闭嘴死给!”

被骂的创意总监居然真的听话闭嘴了,但这样的听话只保持了半分钟,就在项目主管以为自己这回终于能痛快睡过去的时候,身边的人再次开了口:“……我能在早上起来的时候还见得着你,这应该是头一次吧。”

不是问句,是句陈述句。项目主管睁开了眼睛,鬼使神差的,他发现自己睡不着了。

 

项目主管和创意总监还在上学的时候念的同一个专业。

创意总监比项目主管大了一届,他们专业的专业课难度大,有一个特别坑的学长制,学号相同的前一届带带后面同专业同学号的后辈这样的规定,听上去挺浪漫的,顺利的话学长可以照顾学妹,学弟可以泡到学姐,就在大家感叹学校终于干了件大好事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专业压根就没几个女学生,也就是说,被强制绑定在一起上晚自习,一起期末辅导的,是一个自己压根不怎么熟的大老爷们儿。

创意总监和项目主管当时并没有众望所归地发展成“最终,学长和学弟幸福地在一起了”的结局,他们没有幸福地在一起了,他们只是在一起偶尔地性福一小下。

创意总监大学时候就是个自视甚高的设计系学生,没毕业的时候就接过大公司的广告设计无数,是系里头的名人;而项目主管不一样,他来这里不过是受了调剂的苦,本身是个实事求是利益至上的经济主体,喜欢什么事向钱看齐,后来转专业的时候很利索地去了项目管理,和这个充斥了牛鬼蛇神的设计学院say了bye bye,除了屁股后头和牛皮膏药一样甩不掉的某学长之外。

等到好不容易毕了业,他以为总算能拜托这个祖宗的纠缠,没想到还是……

 

项目主管最后受不了还是将创意总监直接载回了家睡觉,他开着晨间广播都没打住副驾驶上的人在那儿瞎比比。

“你说他们这是看不起我?我的idea不够好么?非要赶那个垃圾电视剧的热度当广告语!他那样的来个三脚猫的外行人都可以做还来找我干什么!”

项目主管的精力全撑着在不把刹车当油门上了,没空制止他继续发疯,顶着僵尸一样地黑眼圈超车借道,谁料身边的人就有那个“你以为没事了他下一秒给你出幺蛾子”的本事,这会儿突然“回光返照”地在高速公路早高峰的车流里开了车窗冒出头大叫了一声:“杰西卡!这四海八荒我方士谦只心悦你一个!”

项目主管方向盘一打滑差点追尾。

创意总监将脑袋收了回来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说:“你觉得这样有市场效应!?”

“有没有市场效应我不知道,”项目主管为了自己的命还是把住了方向盘,忍着用漂移把对方从车里甩出去的冲动,忍着怒气平静地说,“但我知道我熬了一晚上的原因是因为某个人当着甲方的面把合同撕了扔在了对方的脸上,我也知道这是我本年度第76次给方上神因为得罪甲方的事情擦屁股,如果上神不想现在就滚下车或者让我塞到后备箱里,请闭上您的臭嘴。”

被训斥了的方上神闻言还真的闭上了嘴,十分安分地坐在副驾驶座上细细端详了他唯一心悦的杰西卡一会儿,决定不再拐弯抹角,撑着快垂下去的脑袋开始放直球:“我好想你的。”

项目主管偏头瞥了他一眼,并不领情:“我们天天见。”

“天天见却忙得没空在一起,所以才更想啊。”

项目主管不看创意总监,也不说话了。

方上神放大招:“公司条例里项目主管不可以在线对创意总监隐身的。”

项目主管皱了皱眉,拿他没办法,只好说:“有什么屁就放吧。”

创意总监顿时笑了,那股精神劲又来了,他说:“等到家了洗完澡,我想上你,可以嘛?”

车开进了小区,项目主管顺畅地打了个弯将车停进了地下车库的停车位,等停稳了他才开口回答对方:“不可以。”

创意总监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去。

项目主管下了车,回身看了眼面色不善,死赖在车里不走的创意总监,才悠悠加了一句:“等补完觉,可以。”然后将车钥匙扔给对方,意思是你爱走不走,睡在这里也没关系,随即关上车门就转身往直达电梯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一个声音:

“王杰希,那么多年了,我能睡服你了嘛?”

项目主管脚步一停,他回头看了看扒拉在他车顶,头发乱糟糟得不堪入目,风姿尽丧的创意总监一眼,这样回答道:

“肖想些什么呢,要睡也是我睡服的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