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普通版实验室。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上【昊远】罗曼蒂克滞留期

*投喂 @诳言堂楼礼 

*就是个狗血梗,估计3章之内完。

*顺便CP本子比预期少,接个寄售,有意私信,仅限全职相关,费用这里挑明了就是5%(反正是我听说过的CP最低百分比,就按这个算吧,只是想稍微抵一点摊位费)



唐昊其实想不起来头回见邹远是什么时候,是怎样一个情形了。

他只知道干他们这行的人虽然比不上电视剧群演人数多,但不是下了苦功夫或者有点路道的基本上不了台,更别说即便上了台那灯光也终究停留在唱歌的主角身上,任凭你再有本事也只是个陪衬,所以基本干这行的不到三五年就一个个走了,而邹远是为数不多留下来的那几个之一。

 

按理说以唐昊的身家捧谁不行,就连捧个三四线的小明星都好过邹远这样名不见经传,连MV都没参几个的伴舞,可好死不死,当时唐昊就赖在了邹远这片绿叶身上。

唐昊注意到邹远是在一个时尚庆典的彩排现场,他觉着对于当时的邹远来讲这可能是个大活了。他记得很清楚,那个节目对伴舞的要求高,全程必须用一条黑丝带蒙着眼睛完成所有动作,得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凭记忆跟着音乐和节奏完成换位和互动。

当时唱歌的女星唐昊倒是忘了,就记得排练那会儿邹远不小心将手背刮蹭到那个女星的腰的时候,女人的尖叫让被蒙着眼睛的青年被吓懵的样子尤为滑稽,让他时至今日回想起来都能笑出声。

这一点当然还不值得让他提起什么那方面的兴趣,当时唐昊也只是作为股东代表过去看看热闹,没多久节目下了就听见幕后依稀传出训斥的声音,这种仗着背后有人小题大做的事情在圈子里不奇怪,唐昊没怎么在意,便起身和制作人吃饭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唐昊可能觉得这就是天意,要不是他那天将西装外套留在了现场,他和邹远接下来的所有交集都不会有。

他听见楼梯拐角的抽噎声来自于一个男人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就看见一个青年坐在拐角的地方几乎背对着他,似乎在哭。唐昊眯着眼睛辨认了一下才想起刚刚那幕,结合对方身上的演出服,那应该就是被骂的那个没错了。

他不是什么好人,但约莫是因为刚刚的饭局上和制作人谈妥了一个新节目心情还算舒畅的情形下不乐意看见一大男人哭,所以就放慢了脚步朝着那个身影走过去,他说:“喂——”

舞者的身形都是经过千锤百炼得漂亮,唐昊还记得那利落流畅的脊线和扭过头来带着些无措神色看着他的泫然欲泣的眼睛,那人像是明白过来唐昊出声叫他的用意,楞了一下之后举了举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碗麻辣烫。

“太辣了。”

 

这是邹远同他说的第一句话。

 

后来唐昊总觉得这张脸脸熟,约莫并不是头回见,可他总想不起来。等不久之后他们变成了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邹远才和唐昊说了实话:你们公司的年会我们组年年有去的。唐昊这才惊觉自己怎么会见他那么熟悉。

可唐昊开始并没有和邹远挑明自己是什么身份,一方面是因为他傲,一方面是因为邹远也确实很让人省心地从没问过——他这方面一向是让人省心的,可能兼具了某种叫“缺心眼”的特质,让唐昊和他相处起来不自觉地就放下了场面上弯弯绕绕的一套,后来居然演变成会陪对方看电影的关系了。

当然不是情侣也谈不上朋友,就是个在忙里偷闲的时候可以约出来消磨时间的对象——直到邹远那天在黑暗的影院里问他要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摸到了他的下体为止。

邹远这样的性子自然是尴尬又无措地同他道歉,接连说“不是故意的”,唐昊平日里没少碰见过那些“故意的”,能分辨出来邹远是真的摸错地方,而不是图点什么别的,所以他心里感觉当时的邹远估计是拿他当个朋友的。

但说是这么说,唐昊却对此不以为意,他也不是什么善茬,不会因为他把他当朋友就对自己眼下的欲念视而不见。

因为他硬了。

 

但他也犯不着为了这么个小伴舞就玩些打压对方好让他依仗自己的戏码,更何况邹远虽然看起来性子温吞,真要说其实没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屈就的。

他也不想要什么名气,不想攀什么好前程,在这个竞争太过激烈的世道连钱都不怎么在乎,只要够贴补家用,能让他在没通告的时候度个假的程度就好。

“要能继续跳,其他的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这是邹远的原话。可见在那么多东西面前,邹远将能继续跳这件事摆在首位,其他都是次要的。唐昊心里清楚。

但那年年关将至的时候出了件事情。

别说邹远,就连唐昊都觉得没做好心理准备。邹远在他们那些个小年轻里面已经属于年纪偏大的了,再加上平时闷声不响的,基本和那些个光鲜亮丽的同僚玩不到一起去,也就提不上关系多好,故而被新进团明显有路道的新人借题发挥要让他离开这圈子的时候根本没人敢站出来帮他说话。

那个小年轻来头大,也只是拿邹远待着的那个舞团当跳板的,没想到排练时候邹远居然拿他不守时动作不到位轮番几次地当面让他下不来台,时间久了就犯了横不想让邹远在这圈混下去了。

 

邹远被那个负责人领到唐昊面前的时候先是愣了愣,唐昊坐在暖气充盈的包厢里见他眸光闪了闪,欲言又止地动了动嘴唇,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便立马垂下脑袋,认命般低低叫了他一声:“唐先生。”

唐昊立马感叹最近过得顺风顺水,就连这种心愿居然都能成。邹远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这股太过聪明的乖巧劲实在让人心烦。

于是唐昊皱起眉,刁难道:“我可比你小,你这是在叫我爹呢。”

邹远身形颤了颤,嗫嚅了声,改口道:“……唐公子。”

带邹远过来的负责人在圈子里本就是半个拉皮条的,可纵然早就混得和人精似的这会儿也根本没觉察出来两个人原来就认识,频频给邹远使眼色使得眼皮都快翻了。谁不知道唐家的这个三少爷尤为忌讳别人拿自家的背景说事,他带来这小伙子怎么在圈子里混了这些年都不知道这个规矩,叫“唐公子”不正好触了这位二世祖的霉头么。

谁料他面前的这位祖宗不但没生气反而笑了出来,随后居然偏过头朝他抬了抬下巴:“你可以走了。”

 

“和以前一样,叫唐昊吧。”旁人走了之后,唐昊一边翻弄着菜单一边嘱咐道。

他是这么交代了,可唐昊深切地记得在这之后,除了个别在床上的时候,平日里邹远根本没怎么用名字叫过自己。

当天的这顿饭吃的亦是不怎么样。

他俩还是那种和朋友差不多关系的时候,唐昊因着那碗麻辣烫的缘故以为邹远好辣,所以就一直撑面子带他出去吃那些个有名的受辣口大众欢迎的馆子,可一路从蜀地吃到了东南亚之后他才知道邹远根本不喜欢吃,只是因为那回彩排的时候发了低烧让同事捎了点刺激的好发汗,实则是个嗜甜的主。而邹远也许是碍着自己喜欢吃的面子上,居然一次都没有提要换口味。

 

这回桌上就算摆上邹远最爱吃的西湖醋鱼他也是食之无味了。

唐昊一上来就切入正题:“你们那儿现在没你睡的地方了吧。”

邹远往嘴里扒了口白饭淡淡地“嗯”了一声。

唐昊抬头瞟了他一眼,再没和他客气:“那你以后住我那儿吧。”

邹远伸手夹鱼肉的动作都停了,他没发声,就沉默着收了手将筷子轻轻搁了,很久之后才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

邹远自诩自己是个想得开的人。

唐昊确实没有义务告诉他什么,像唐氏这样的身家可能说了反而是个麻烦,他设身处地地替唐昊想了想也能体谅对方。这会儿他给他这条路走应该只能算是可怜他,没在饭桌上嘲他怎么也是个想卖屁股的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至于其他的,邹远只能强迫自己不去介意了。

他确实是做了思想准备,但当那天晚上他将自己拾掇干净,任唐昊亲上来的时候他还是发现自己没办法接受。



下接: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8ec797c3f43b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