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不开新坑,不开,管住手,不开。素质填坑,从我做起!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1【策锐】早期的暧昧主义雏形

*灵感来源于生活。Initial小哥策×维密实习生点心。十分酸臭的梗。

*上下或者上中下吧,不会过三章,最近比较勤奋。

@诳言堂楼礼 投喂咪咪。



他们初次见面就是在那座商场3楼的星巴克。

那天是节假日,方锐午休时候又正巧想喝点提神的,他这人就这样,来了念头马上要实践那种,且不达目的不罢休。

所以当他排了好长的队,站在收银台前点好单,却发现自己没带钱的时候,还真觉得不是一般的尴尬。

让他再回一楼的休息室去取钱夹这个选项并不现实。且不论他的休息时间在这儿耗的太多根本来不及,让他再顶着自己站柜那个品牌杀虫剂一般骚上天的香水味在人群里又钻上一回他委实不情愿。

而就在他放弃埋单,准备将摄取咖啡因的日程延后至下班再议的时候,后边却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线:“我替他付吧。”

 

方锐和吴羽策就是因为这么一个狗血又平凡的契机认识的。

他们一个在一楼的维密做实习促销,另一个供职于四楼的Initial,一个是性感炸弹风,一个是高冷的白松木,说实话要不是那天两人不早不晚同时突发奇想想喝咖啡,可能八百竿子都打不着边。

 

而方锐头回见吴羽策的时候,对方穿了一整套Initial的春季新款,戴着古铜色的细框镜,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比韩范的欧巴少了一分做作,比日系的那些极简主义打扮又多了分光鲜,可以说是他眼里刚刚好对于帅男人定义的样子。而更巧的是,前阵子他那传媒出身的亲戚刚给此牌搞过杂志专题,所以他对这套行头十分熟稔,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后来得知对方就在四楼上班的时候,方锐大笑着说了句:“怪不得呢,我想一人再喜欢这个牌子,也不至于全套都穿出来吧,又不是强迫症。”

完了他还在吴羽策想起身去拿糖包的时候非常有眼力见儿的站起来念叨:“哎哎别,你坐着,我给你拿,好几千的衣服,别碰着啥脏了,你看你休息也不换换,仔细别一个月白干了……”

没想到Initial小哥(当时方锐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听了这话居然朝他笑笑,那笑怪怪的,横竖不是谢他的意思,也算不上那种对他有意思的笑,总之让方锐感叹人帅就是好的同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们两人就这么认识了,偶尔在同一天都当值的时候一起喝喝咖啡,晚上出去喝一杯,再各回各家什么的。

方锐和吴羽策刚认识那会儿就像是所有新交的朋友一样,话题也仅限于今天遇上的顾客有多奇葩,店里香水的味道有多难闻之类的……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方锐在说,而吴羽策只是在间歇对方停下来的时候沉声附和而已。

 

看起来是这样。

方锐觉得吴羽策除了平时话没那么多,不怎么笑之外还挺好处,关键是上班离得近,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自然熟络起来,可时间长了,男人之间不免会谈到那些带点颜色的话题,最少也应该是女人的话题,但让方锐有些意外的是,吴羽策好像并不对他开的一些黄腔有他预想的反应,虽然对方看起来并不缺女人——废话,就他每回上去问吴羽策今晚走一个不的空档都撞见过好几回有女性顾客问他要微信号。

但奇怪的是,吴羽策就是对这些不感冒。久而久之,虽然吴羽策不怎么说,但方锐也有些明白了,吴羽策估计就是那什么,走禁欲主义路线的,不是那活儿不行,就是没把自己当兄弟。

 

后来他才知道,他明白个屁。

“你要是觉得这个合适的话,可以给你搭一整套。”

方锐去楼上找吴羽策的时候正巧听见他在同挑衣服的女顾客说着话。

 

唉。带了一身维密香氛味,每天被迫看各国美女穿内衣走秀的方大学生叹了口气。

这当店员的,说话口气搞得和别人男朋友一样。无形撩妹,最为致命。这样的吴羽策居然没有妹子,实在是太可惜。

想到这里他忽然醍醐灌顶,脸上的表情一愣,继而眼睛溜溜转了一圈,有点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测——于是决定试探下对方。

 

吴羽策看到方锐的时候对方正扒着他们家店门口贼头贼脑地张望呢,看了他也不进来,就做了个拿着杯子喝酒的手势,意思是:等你下班走一个?

他看了一眼正在埋单的顾客,朝收银的同事示意了下,便直接从柜台里侧拿了手机,走出去对着笑嘻嘻的大学生说:“人不多,我现在就可以下班。”

“嗯?”方锐有点惊讶地看着吴羽策身上的衣服,“你……不用换?”

“不用。”吴羽策说完这句话,就没所谓似地十分轻车熟路地开始低头拿手机搜今晚有趣的夜场有哪些,漏过了方锐眼里闪过的一丝诧异的目光。

“哎……你们待遇不错嘛。”过了好一会儿,方锐喃喃地说了一句,顺势偏过头看了眼吴羽策手机屏幕,注意力就马上被吸引过去了,“这地儿我去过!我和你说他们家特调的莫吉托后劲比轰炸机还狠,哎要不就这儿吧?哦对了,你今天没开车吧……”

 

要看穿一个人有没有在恋爱中,是不是单身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那些走得和你近的,你光凭借对方看手机,回消息的次数就可以对那人的情感生活窥见一二。

但如果一个人的性癖和别人不一样,对方又刻意隐瞒的话,你往往就没那么容易知道真相了。

 

那么吴羽策呢?

方锐表情淡漠地坐在Uber专车的后座上,垂眼玩着手机。

“说起来啊……”他不咸不淡地开口道。

“其实前几天有个认识的学姐说明晚要从北京飞来看我,”他手指一划,微信的界面弹了出来,“但你知道明天是我们年终店庆啊,我这个可怜的实习生得被调过去当苦力了,根本抽不出时间。可惜了,人家机票都订好了,千里迢迢过来,我却抽不出空,唉……总之怪可惜的……”

说到这,他歪过头对上吴羽策正巧看向他的视线,笑着问道:“要不,我把她联系方式给你吧?”

 

这话说得意味深长,连前头兼职送人的司机也借着后视镜瞧了他们一眼。

“不去。”吴羽策将视线重新挪回手机上,丝毫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谁料他刚点开某个APP的客户端,身边的人突然用手指点上了他的手肘,而后在笔挺的卡其色风衣的袖口处不轻不重地划了一道印子。

“吴羽策。”

男人转过头看着身边依旧朝他笑着的实习生,但对方眼里含着的笑意这会儿明显和刚才比有些不一样了,他静静听着方锐开口道:“你,是这个么?”

吴羽策没有作答,他盯着方锐的脸看了片刻,再次将手指移到了刚刚的那款阅读软件上,不仅没有回答对方的意思,反而反问道:“那你呢?”

 

皮肤表面酥痒的触感还在。

正常人想知道自己友人的癖好根本不会用这样暗示的方法来要答案。他心里很清楚。

“我?”方锐倒也不恼,他对此只笑了笑,撤回手松了力气一般地靠在后座上。

前面的高架路堵得厉害,他看了眼前头静如止水的车流,天色渐黯,在晚霞的映照下,这个城市逐渐迈向了华灯初上的时辰。

“我都可以。”他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这样回答道。

车流又动了起来,有什么东西也在这一刻变了味。

 

新的剧目即将上演。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