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1·【策锐】Under The Star.

*感谢大王赐名。应该是你们意想不到的CP。

*投喂 @诳言堂楼礼 的策锐,设定和这只喵的方王《Only God Knows》同背景。乐队梗prprpr。

*副标题如果有的话,应该是“救命,天造地设的抖S和抖M相遇了,然而他们都不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对方(゚д゚)”

*尽可能5章以内,下章开日。冷CP,欢迎心推评论。



如果一个人死前真有那种称之为记忆回溯的东西,吴羽策想象自己像入秋后的蚊子一样滞留在墙面上即将迎来终结的倏忽的那一瞬间,人生被林林总总地走马灯似地呈现在面前,他会看见些什么呢?
在被舒压理疗师询问到这个问题的刹那,吴羽策意料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地想到了方锐的脸。
方锐是他的谁?是他的吉他手,他的同僚。除此之外确切得说什么也不是。如果非要再加上一层关系,也只能算是彼此的性处理对象这个身份了。他们和“朋友”两个字沾不上边,和“恋人”这两个字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即便他们搅和在一起了这么长的时间。有时候吴羽策觉得,“孽缘”这两个字应该是最为符合对他们关系的定义。
其实他们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也只有短短的四年光景而已,可他不得不承认,这四年的份量远超于他之前人生的总和。
他们的相识也并不是一个好开始,甚至是糟透了。他不喜欢方锐,一点也不,纵使他一直忘不了他们头回见的样子。吴羽策还记得当年那个穿得光鲜亮丽的少年在人群中挤过来,贴在他身上用跃跃欲试的眼神看着他,嘴上佯装着崇拜的口吻同他说着“吴爷,我可是你的头号粉丝”,手却在底下暗暗地摸上了他的屁股。
方锐不是个好人,当然不是。对方是个十分实在的投机主义者,在当年吴羽策眼里头只是个一切以自己得好处为准则行事,天不怕地不怕的滑头高中生而已。但吴羽策不得不承认,如果方锐这号人物从未在他的人生里登场,他根本不可能是现今Antares的主唱吴羽策,他也许根本就不会再唱歌,而只是个给儿童读物的插图页供画稿的小作者,抑或是在家纺公司的织布上绘制水彩纹样的普通上班族而已。

巧的是,方锐也从未觉得和吴羽策相遇是件值得庆幸的事——那是一个意外中的意外。他的人生从那天开始脱离了他的掌控,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十分清楚地记得那是他17岁的生日,用方锐自己的话来说:上天给了他的根本不是什么生日礼物,而是一道魔障。
那天,他和给他庆生的那些朋友沿着逼仄昏暗的楼梯下到了地下酒吧的入口,还未推门进去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震得鼓膜都发胀。门口的洋妞给他们依次贴了手环,等方锐进去了之后他才知道他被带到这里来的原因。
一般的声色场他不是没去过,可这里不一样。这根本不是一个酒吧普通的夜场,简直算得上是一场小型的演唱会。
因为主导这里一切的不是渴望和陌生人拥抱的欲望,而是音乐。
“这里的驻唱可有名啦!据说都签约了,这是他在这儿的最后一场!”把他带到这里的姑娘明显很快地找到了伴儿,很是得意地端着酒隔着人群大声地同他嚷嚷道。
其实方锐也早就看出来了。这里的男男女女与其说是来享受猎艳过程的,倒不如说是在享受台上的那个人带给他们的这个夜晚。他抬眼朝台上望去,颇有兴趣地想见识见识在这些人眼里被奉为神袛的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可谁知道只是无意间的一个抬头而已,好巧不巧的是,台上的人也正朝着他所站的位置看了过来。
只这么一眼,方锐就知道了什么叫做命中注定。

其实那时候的方锐根本不清楚对方究竟是真的和他对上了视线,还只是遥遥地从舞台往他这边方向的人群望了一眼而已。然而这在当时年轻气盛的自己眼里根本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他从见到吴羽策这号人物的第一个瞬间,就有一个无法抑制的念头动从心底疯狂地涌出来。

那时候的方锐在想什么呢?

那时候的自己所想的东西,时至今日方锐还是能清楚地回忆起来,那种坚定的,陡然而至的,覆灭了一切的感觉,哪怕是过了这么久,方锐还是能想起来——他想睡他。

是,纵使在他百般后悔的今天,他也不得不承认,他见到吴羽策的第一眼,就想和他上床。

他不得不承认吴羽策身上有着某种气质,总是有种勾人魂的吸引力。他有时候也会不甘心地一遍遍问询自己究竟看上了男人的哪点?以至于让他到了现在这样一败涂地的境界却始终没有死心断了这层关系。是低沉的嗓音,是看着观众的那种冷到彻骨的眼神,还是那张大多数时间没什么表情却让无数人着迷的脸呢?后来他才明白过来,并不是吴羽策身上的哪点吸引了自己,而是全部。

那个名叫吴羽策的全部。

开始只是一阵轻烟,袅袅地,阴魂不散地在他的心里头徘徊不去,他不以为意,以为只要到了手,就和以往的那些人一样,自己总会失了兴趣的。他以为是这样,但等他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早已跌进了化不开的浓雾中,就像被薇薇安困在橡树林里的梅林,从此再也没出来过。

 

然而那时候的方锐对自己看上的究竟是怎样一个狠角色全然不知,他年少气盛,家底又好,为人八面玲珑,在学校里的一群公子小姐里头纵然不是背景最出挑的,但却是人缘极好的一个——这样的他什么得不到呢?

然而他意气风发地去了,却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他打听到了吴羽策的名字,费力地等到了夜场散了,同学都接二连三地离去,在酒吧门口的人群中挤着挨到了早已换了一套衣服戴着墨镜身边没任何护送人员的吴羽策边上,甚至手还肆无忌惮地趁乱摸到了他不该摸的地方。

他今天头回见他,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狗屁粉丝,端着恭敬地措辞,却做着不该做的动作,充其量只是想看看对方如何反应而已。

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的表现额外冷静,像是司空见惯了这样的冒犯,既没有被观众认出来的惊讶,也没有被骚扰了之后理应有的愤怒或者慌乱,与之相反,对方居然微微颔首,任墨镜顺着高挺的鼻梁滑下来一截,继而用一种打量的眼神瞧着他。方锐头回近距离看到了那双没什么感情的双眸,感觉心尖都被人恶狠狠地拧捏起来,连呼吸都下意识止住了。他甚至发现吴羽策一侧的眼角下有颗漂亮的泪痣,只这么一个细节,居然让整张原本带着疏离意味的脸庞显得魅惑起来。他喉咙下意识滚动了下,正想再调笑几句,对方却先他一步开口了。

而方锐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和吴羽策头回见面时他说的话。

吴羽策说:“如果想找男人操你,建议你换个地儿。”

那个注定成为Antares主唱的男人,天生就有着一副好嗓音,撇去这句话本身的内容,这样低声说话的时候,轻柔的声音就像清凉的夜风一样能顺着耳膜飘忽地钻进人心里。

所以方锐尴尬了一瞬之后,不仅没有生气,听到对方这么说的时候竟然笑了出来,然后他就说出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句话:“可我只是想操你而已。”

吴羽策看他的眼神变了变,突然像是有几分兴致似地端详着他。

他平时一定不怎么笑。方锐嘴角勾了勾,大方地迎着吴羽策泠泠让人心底生寒的审视意味的目光,不禁在心底这样想到。可就像是为了驳回他无端的臆测似地,目光的主人在下一秒居然笑了起来,而他这一笑,方锐便全然呆住了。

眼前的男人在笑的时候像是眉眼间都鲜活了起来,像是有什么沉寂的东西瞬间被点亮了,熠熠生辉得和方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个判若两人,连带说话的语气都像是带了温情:“我不和小朋友上床。”

方锐神情一变,他早在来这种地方之前便有过准备,他有自信,丝毫不会让人瞧出高中生的破绽来,可问题是对方是怎么发现的。

但是吴羽策似乎没有再在他身上多费时间的打算,就在这时,方锐眼见着男人身后一部黑色的轿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他还来不及多说一句,对方像是有所察觉一样地利落转过身,居然就这样撇下他走远了,甚至连回头看他一眼都欠奉。

 

什么鬼。

方锐惊呆了。

他不是没有遭受过冷遇,从小到大,喜欢他的人不少,厌恶他心思过于活络的人也不是没有,但他头回在一个人眼里看见这样的东西,那种东西居然叫做:看不起。

他木木地望着那辆远去的车,神色变了又变,最后却是笑出了声。

好一个吴羽策。他这样想着,却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朝着车辆远去的地方眯了眯眼睛。

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这辆车的车牌号有点眼熟。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