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普通版实验室。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伞修】晨昏线

*投喂 @诳言堂楼礼 。银麝香番外。有点长,分了一分。求不屏蔽。开头有新杰大大出没,就不打角色TAG了。

 

补一个全文外链:


苏沐秋就这样发呆地等着时间流过的情形并不多。

他有些木然地望着眼前就连面对着显示器手握鼠标打着游戏也要身着整套规整的白色教袍,戴着整洁手套的天启白骑士有些出了神。

他的同僚,严格来说也是他的兄长,所面对的战局其实并不乐观。因为他已经明显地看见左下角的对话框里,有同队的玩家因为阵亡了好几次强行将责任都推到了奶职的身上。

 

苏沐秋不出意外地看见白色骑士面无表情地推了推前阵子从人间带回来的眼镜——他实则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有了近视,然而这并不重要,因为他看见他的兄长微乎其微地冷哼了一声,操纵着屏幕里的天使十分阴诡地躲在了二楼的角落里,并且不再奶人,直到楼下的队友们都被敌对方的一个大招秒杀完的同时才慢悠悠地跳下去放了个大,随后条件反射似地将武器切换成手枪直接把对方在天上准备放大招的法鹰给打死了。

这样的场景司空见惯,让苏沐秋感到有些无聊。

显示屏上理所应当地播完了天使的全场最佳回放,就连敌对方都给天使点了赞,可是苏沐秋却发现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

他叹了口气,只好百无聊赖地看着象征着神圣逆反的白骑士开了第二局。而这局的情况更加糟糕,没有输出,还有一个ID叫“夏几八射”的玩家选了半藏。苏沐秋只见他兄长鼻梁上的眼镜片精光一闪,在这一次阵亡之后直接脱下了手套——他叹了口气,知道这事玩大了。

 

听见电脑里传出一声“Lucio来找你咯~”的时候苏沐秋站起身,自从人世间战争的频率有很大程度的下降,他和那只恶魔再也无法像早年那样在人间待上个三五十年以来,他莫名地觉得在上头的日子逐渐变得无所事事起来。难怪白色骑士会迷上打游戏这种当下的年轻人类才会有的娱乐活动。

他有时也会像现在这样跟着在对方身后看上几局,可奈何接下来显示屏上的过程有些乏味……他还是早点赴约吧。

红色骑士这回连“我走了”都没同对方说,他只听见身后不断传来“双杀”、“三杀”“四杀”的电子女声,想了想还是将赤驹留了下来,径自从天边跃了下去。

 

他一定是着魔了,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恶魔的话言听计从。

苏沐秋其实早就知道对方打的是什么算盘。就算一开始不知道,当恶魔第一次骑在他身上,将他的东西舔硬了坐上去发出了不能再满足的喟叹的时候,他就很清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了。

他自然是生气的,最初那几年也没让对方少吃苦头,甚至为了报复恶魔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了不少时至今日仍然清晰的圣痕,但这些居然都没把对方赶走。

这真是奇怪。

红色骑士百无聊赖地身着一身普通的休闲服,像个普通的等待恋人的大学生一样靠在约定的旅馆门口,人世独有的混浊气息让他有些心烦又有些莫名的怀念。

对于见色起意,以没有耐心臭名昭著的魔族来说,叶修花在他身上的时间未免太长了些,长到他都成了习惯,以至于像现在这种等着对方却迟迟不来的时候,他居然有些不自在。

 

“我说这边的小哥,你一个人傻傻地站在这儿,是在等哪家姑娘呢?”

苏沐秋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就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对方在惹他烦这点上的确有天赋异禀的本事,只这么句话就将他先前那种有些想念的情绪冲刷的一干二净。

在人间,季节已是夏末初秋,天气起了凉意,但恶魔身上只套了件宽大的T恤,穿着人群里随处可见的牛仔裤,脸上挂着十分吊儿郎当的表情从他身侧凑过来。

他们互相纠缠着过了如此久远的时间,从被称为欧洲梦魇的中世纪到现下,就算是长生的恶魔,样子也早有了很大的变化,可不知是不是由于他自己的原因,还是出自于魔族自身就有的勾人体质,就算是现在这个形象邋遢不修边幅,从少年模样逐渐变成男人样子的叶修,在他的眼里居然也能觉察出些许落拓的性感来。

天使觉得自己的确是疯了,才会在此时此刻站在人间的这处破旧的小旅馆门前,让恶魔用这样的语调同自己调情。

他没说话,反而一反常态地将对方一把搂住,偏过脸就咬上了对方过于柔软的嘴唇,力道蛮横得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叶修也明显愣住了,他身体僵硬了一瞬,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怎么回应对方。

他们这回亲了很久才想起来要分开,恶魔在这吻毕了的时候选择笑了笑,难得识趣地没再调侃对方,只看了眼天使那脸依旧烦躁的神情,拉了拉对方的手腕,低低说了声:“走了。”

下接:


不老歌: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92029&tid=3203148#Content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1c6e6b8d85f8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