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2【周翔】井

*更一更这篇,5章之内,我保证!

 

 

学校批了孙翔可以晚几天来上课,他这个学年换了校区,和朋友租了个离学校近的单间走读,于是理所当然地办完手续理了东西就想立马回到他那个出租间里去,把身后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尾巴”给甩了。

可正当他急匆匆地拿着背包冲出病房的时候,迎面却突然撞上来一个人。孙翔原本步子就快,加上心里头烦得慌,一下没看清被撞得踉跄一下倒退一步。他大病初愈的身体毕竟还虚着,这么一撞差点一下坐到地上,好在身后周泽楷轻轻挡了他一下。

孙翔忍不住往身后看了一眼,转而看那个撞上的人似乎穿着白大褂,不过他吸了吸鼻子立马就打消了对方是医生的这个念头——

好重的烟味。他皱了皱眉。

那人似乎也被撞得狠了,堪堪稳住了身形之后,用说不清是懒洋洋还是不爱搭理的眼神扫了孙翔一眼,随后朝他身后开口道:“哟,小周,这不是先前借你‘还阳’的那小子么?”

周泽楷朝那人点点头,像是在打招呼也像是在应对方的话:“前辈好。”

……这两人认识?

这边厢孙翔还在对他们的关系和那句话本身泛着疑惑,对方就已经走了过来拍了拍他身后周泽楷的肩,语气不咸不淡地飘过来一句:“……生米煮成熟饭了,这你可得对人家负责啊。”

……什么东西?孙翔怎么听怎么不对劲,一下子黑了脸,表情别说多怪异地盯着对方看。

那满身烟味的人似乎察觉到他的眼神,像是嫌事情闹得不够大,看着他整张脸的表情又油然生出一股赤果果的同情,他哀悯地看着孙翔,声音里也好像透着股浓浓的忧伤,他说:“唉……人小周在下面整整呆了四年,是生是死都分不清的时候才好不容易逮着个活人……还真难为你了,屁股不好受吧?”

 

要说之前孙翔还有些听不懂什么意思,此话一出简直是挑得不能再明了,他感觉脑袋像是被“咣”地撞了一下,来不及细想眼前这个模样吊儿郎当的人是怎么知道这回事的,下意识地就冲上前一把揪住了那人的衣领恼怒道:“你他娘什么意思——?!!”

“哎哟哟,小伙子脾气还挺冲,”被揪住的一方像没事儿似得笑了笑,完全没有撩了人罪魁祸首的自知,往周泽楷的方向瞟了眼,“小周你快给哄哄……”

周泽楷显然不是被这话臊到的类型,他只顿了下,继而拍了拍孙翔的后背,想让他先把叶修放了,可没成想那人在感觉到后背被拍了下的刹那就转身恶狠狠地冲身后吼了句:“别碰老子!”

动静闹得有点大了。

孙翔本就堵了口恶气,此时挤压的情绪爆发出来的这一嗓子喊得几乎是把整个走廊的人的注意力全引来了。

他吼完了才觉得脸上挂不住,皱着眉不得已地松了手,心想这笔账老子记着了,眼角的余光也就顺势瞥到那件白大褂的胸牌:

 

「主任医师:叶秋」。

 

很好。

之后他用满是“你给老子记着”的眼神瞪了那个穿白大褂的男人一眼,看着对方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笑嘻嘻的样子不由地心里生出一股无名火,便头也不回地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

虽然显而易见的拒绝态度让周泽楷犹豫了下,可眼下毕竟是孙翔的特殊时期,他不能离开那个被卷进麻烦里还不知道其中的利害的人太远,无奈只能再次朝叶修点点头,快速地跟了上去。

 

“这事情难办啊……”男人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意味深长地呢喃了句,嘴角的笑意也渐渐淡了下去,他看了看手里捏着的刚刚从青年衣角趁其不不注意摸下来的东西——那是枚纸钱。

假借弟弟的白大褂出来放风的“叶主任”手指轻轻一捻,那张渗人的白色纸片顿时就像是被点着了一样一瞬间化了灰,马上四散在空气里,丁点儿都不剩了。

 

罢了,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年轻人自求多福吧。

 

孙翔心里对这件事的抵触无可复加,两条腿迈得飞快,全然不管身后的周泽楷,几乎是冲到直达电梯的边上按了下行键。

身后跟着的周泽楷一直保持着沉默的状态,他这才发现对方似乎不是个喜欢多说话的人,就一直保持着一言不发的状态一路跟着他,这种态度孙翔心里感到没来由的一阵焦躁。

按理说他应该感到庆幸,眼前那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什么其他的不符合常理的东西……或多或少让他感到心安。

但偏偏周泽楷的存在也无时无刻不昭示着在那口井底发生的事情是事实,这无论怎样都让人心里膈应。

 

“别坐电梯。”

就在他出神的时候,而后突然飘来这么一句。

孙翔怔忪了下,随即皱皱眉,不耐烦地回头:“你什么意思?”

恰巧在这时候电梯门开了,孙翔正准备抬脚迈进电梯门,没想到却被周泽楷一把扣住了手腕。那力道不大,但那双手主人的神情太过严肃,让孙翔不得不用用“你他妈神经病吧”的眼神看了一眼周泽楷,想要挣开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身旁其他等电梯的人见这两人堵在电梯口却不上前,早就不耐烦地避开他们鱼贯而入,但是任凭站在楼层键边上的那个中年妇女怎么按关门键,那电梯门居然关不上。

离他几步之隔的人们不断抱怨着诸如“出了怪事了”之类的话,电梯里就那么几个人完全不可能超重,孙翔没来由地心底一阵发寒,他忽然有个怪异的念头:那不是什么故障,是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等他进去……

 

“走。”

就在孙翔恍惚之际,周泽楷拉着他的手,带他拐进了旁边安全通道的楼梯间。

而就在孙翔走向通道口的后一秒,电梯门便像是有感应一般缓缓地合上了。

 

孙翔一向自诩自己是第六感特别强的人,他从小就像是练就了什么本事,例如躲避了高空坠落的盆栽,学校群发腮腺炎的时候恰巧去了交流,甚至在帮前女友拆快递时候在刀片差点划伤手的一瞬间能缩回手指。他的第六感不针对于任何好事,而无一例外都是针对那些所谓的厄运的。

就像他有时候和自己那几个发小开玩笑所说的那样,要是搁在盗墓题材的小说里,至少能活三分之二剧情的那类角色。

而偏偏有这样的加持的一个人,也无法料到自己有朝一日会遇上这种事。

 

虽然他的这种超乎常人的直觉不会因为落井的事情失效,但也让孙翔怀疑过之前大概就是运气太好了而已。可就在刚才,他的这种感觉回来了,他几乎是本能地察觉到周泽楷是对的——那电梯有问题。

他走在楼梯道内想着,之前他看见那张脸的反应太过强烈,抵触情绪消了一点,现在冷静下来他突然生出了无数个疑问,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周泽楷到底是人是鬼?

孙翔紧紧抿着嘴,那样在眼前和他说话的有着体温(他被对方拉过的手腕能明显感觉到)的周泽楷确确实实,是个标准的大活人。可之前呢,之前在那处幽冷的井底做出那种行径的是谁?

他暗暗瞥了眼对方,发现那人依旧一副怕惹他生气的样子,十分安静地垂眸跟在他的身后,对刚才让他不要坐电梯的说辞也完全没有任何解释。

从小到大,孙翔对这种闷葫芦的角色最不擅长应付,他皱皱眉,这家医院的住院部就像其他医院一样,建在七层楼以上的位置,孙翔的病房在八楼,两人居然这样相对无言地在没什么人的安静楼梯道内听着彼此的脚步声往下走了八层楼。

当孙翔终于迈完最后一级台阶他才发现自己如释重负地呼出了一口气……这诡异的尴尬气氛终于要结束了。

 

然而他把事情想得太天真了。

就在他准备开口朝对方说“你不用跟着我了,自此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时候,他才恍然发觉此刻的医院大厅早已炸开了锅。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看着人群往一个方向涌去,身边经过的一名老太太对边上的一个中年人窃窃私语着:

“哎,那边怎么了,怎么聚了这么多人?”

“别提了!边上那部通双数层的电梯从八楼掉下来啦!刚才你没看见嘛?从里头抬出来的人满身都是血……”

 

孙翔脑袋一嗡,他维持着一脸错愕的神情站在医院的大厅门口望着那电梯的方向,霎时觉得血液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浑身发冷。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