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不开新坑,不开,管住手,不开。素质填坑,从我做起!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14【方王】求之不得

*我错了!容我再拖一章!废话多是病!

 

 

 

大概谁都会有不清醒的时候吧。王杰希和自己的学生肩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望着远处忽隐忽现的霓虹忽然这样想到。

呼吸着这个季节夜晚特有的鲜冷空气,依旧穿着薄绒外套的男人感到走在身旁的人用手碰了下他的手指,继而握住了他的手。他愣了愣,长期空窗让他感到有些不习惯被人腻味的感觉,但却没那么讨厌,所以最终他只是蜷了下手指,并没有甩开对方。

就算到这时候,他还是不能确信方士谦说的全是真的,他没忘那人是什么身份,也知道在对方的经历中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握住别人的手,嘴上说着巧妙的,耐人寻味的情话,把猎物圈养在名为暧昧的网里,等待他们一点点,一步步自取灭亡。

可他同时也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一味这么在信与不信之间游移不定也只会陷入不断猜忌与怀疑的死循环——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谁让这本身就是一场豪赌……或许他还不幸的是先沦陷的那一个。故而他现在唯一能做反击就只能是把另一个相关者也一同拉下水了。

 

“你冷么?”晚上有点起风了,方士谦见身边的人没说话偏过头问了他一句。

王杰希摇摇头,随后词不达意地说:“反正快到了。”

“你这样可不太好,”方士谦看了他一眼轻轻笑了起来,“要是不想我去你家过夜可以和我说,我们可以不去。”

没想到对方忽然会这么来一句,王杰希怔了一下,而后张了张嘴,没等他能真的开口说什么他就感觉方士谦很恰到好处地放了手,体贴地解释:“你走神好半天了,王老师。”

“……我不是,”王杰希拧着眉有些不知道怎么和对方说,他忽然发现在把人拉下水这方面他或许更不是方士谦的对手,更别说在面对自己这个学生黏人的这一点上他是想来束手无策的。

他沉默了半天最后索性坦白:“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以前也这样……我意思是擅长和我们这种人、”

他僵硬地停顿了下,发现“调情”这两个字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好死板而生硬地换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说法:“……做情感交互。”

“……噗。”方士谦一下子破功了。“情感交互”这种词汇想来也只有王杰希这种人才说得出口,对方这种在不经意时候表现出的刻意与死板真让人忍不住想作弄,于是他偏了偏脑袋解释道:“如果真要说,我只能说是的。因为就事实来说,在我接触过的人之中,像你这样……我意思是父母有些家底的大公子大小姐可是中标率第一的呢,毕竟患得患失,对人生感到空虚无望而又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那种人是最容易上钩的,不是么?”

刚刚那家面馆离他租的公寓楼很近,没走一会儿王杰希就带着方士谦上了短租公寓的楼梯道,听了这番话后他却不予置评,反而静默了半天,最后只淡淡说了一句:“……你这样告诉我实情,就不怕我起了防备心反悔么?”

话音未落就听见方士谦轻轻笑了一声,他说:“那没关系,因为在我看来,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你和他们差多了。”

王杰希站在家门前,听着那低沉的声音在楼道内形成了微微的回响,仿佛有种话语渗入耳膜的错觉,继而那声音继续说道:“你可比他们更自私自利,也更自以为是多了,王老师。”

王杰希手里摸钥匙的动作一顿,他无法用言语来表述他那一刻产生的讶然与不解,只是下意识地转头望向声音的主人,可令他失望的是那人依旧摆着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开口对他说:“不过你是对的,我的确很擅长做‘情感交互’……”

昏暗的楼道灯洒下的光线下,他看见有什么东西在方士谦眼里跳动了一下,让二十岁的大学在校生此时看起来如同一头捕猎中伺机而动的野兽,而后他看到野兽动了动嘴唇补充道:“——尤其是床上的‘情感交互’。”

“……”

王杰希此时已经习惯了方士谦喜欢在说话时候意有所指这一点,他沉默了一下,随后转动手里的要是开了门,随后眼里不带一丝感情地朝对方不甘示弱道:“……哦是么,那请你今晚多多指教了,方士谦同学。”

他一向清醒,大家都是成年人,很清楚过夜并不是字面上那么单纯的意义,他也明白这档子事把人带回家和在外面是完全不一样的意义,这代表允许对方踏入自己的生活……等同于引狼入室。

不过他此时已然没所谓了。谁让自己已经把更重要的东西输了。

可在另一方面也显然没有刚刚那番挑衅的举动落在自己学生眼里完全是在变向撩火的自知,只是自顾自地进了门抬手开灯,继而把钥匙搁在了茶几上之后,习惯性地打开阳台的门给房间通风,完全没有招待身后自己学生的意思。

而方士谦哪用他招待,在王杰希背对着他解围巾的同时他就从背后拥住了对方,偏过脸用嘴唇碰了下对方的耳后。

王杰希原本以为方士谦一进门就会本性毕露,可事实是现在对方这种不带过多情欲,只小心翼翼地碰触意外对他更加受用,也让他不由觉得身后这个刚满二十的青年能在过去让那么多人折在里头的确是有理由的。

且遑论其他人,王杰希感叹着,如今他自己也是深陷其中的一个啊。

他眯了眯眼侧了侧身避开方士谦接下来的动作,低声说了句:“你至少先让我洗个澡……”

方士谦没出声,像是没听见他在讲什么,松了松手后又环上王杰希的腰,继而没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就把人一把带倒在了沙发上。王杰希还在愣神的同时就感到唇上一阵温热的触感——方士谦吻了上来。

王杰希张开嘴,“等”字还没说出口,那人的舌头就先滑了进来。

“唔!”他皱眉瑟缩了一下,本能地抬手去推人,想把人拉开,但当敏感的上颌被轻轻掠过的时候,他手上力道一松,只堪堪扯住方士谦的领口,让那道左肩上的新添的伤痕再度露了出来。

方士谦亲人时候习惯不闭眼睛,他近距离看了会儿王杰希已然有些情动的样子没再为难对方,施施然拉开两人的距离,他听自己的导师呼吸有些不稳地再次重复了句:“我先洗个澡。”

这回他没再勉强,毕竟对方刚刚被他用膝盖有意无意蹭过的地方已经微微有了硬度,明明只是一个星期没做却可以敏感成这样,也许是因为王杰希在自己这儿开过荤之后身体开始食髓知味导致的。

他眨了眨眼掩去自己的心思,继而起开身点头,顺着对方的意让他进了浴室。

 

王杰希拉上门,等自己稍微平复了下之后调了热水,一旦做了决定之后他其实是个效率且果断的人,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给自己做了清理和扩张,一如他踏进那家会所的那天晚上他对自己做的一样。

可当他花费比以往还长的时间在浴室里做完这一个流程之后,裹上浴袍出来倒是看见自己想象不到的一幕:方士谦在他的阳台上抽烟。

虽说是在校生可也是成年人,他也知道那些男学生烟酒不沾的基本在少数,只不过王杰希还真没见过方士谦抽烟的样子,下意识觉得有些稀奇。

他走到阳台边拉开门,方士谦听见动静便回头看他,笑着说了句:“你洗好了?”

裹着浴袍的人含混地应了声,随后看了看方士谦手上的烟说了句“你等下”之后便转身去橱柜里拿出个一次性纸杯,接了点水递到自己学生面前:“我不抽烟,家里没烟灰缸。”

方士谦见到这种细致劲儿无声地笑了,他从善如流地把手上的东西扔了进去,说道:“在我认识的人里,你可是第二个替我熄烟头的人。”

王杰希没说话,随手把手里的东西扔进客厅的垃圾桶,最终还是没控制住问了句:“哦,第一个人呢,他借了你烟灰缸?”

方士谦勾了勾唇角温和地笑了:“他让我直接拧在了他身上。”

“……”

 

王杰希拧着眉按了按额角,这都些什么人啊。这时候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喜欢上方士谦的事情,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受自己控制,故而他也只能叹了口气:“……你对我说这种事倒是真的不避讳。”

“可如果我避讳了你就没有借口了,”方士谦走过来,手撑在门框上看着他礼貌且体贴地说道,“因为你不想和我有那种关系,所以这样至少有让你反悔的余地不是么?然后在你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没有负担地选一个你喜欢的说辞推开我。”

“……”王杰希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说得有些发愣,他怔怔地抬头看着对方。

方士谦就这样看着他,脸上没有笑意也看不出失落,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他忽然发现对方不是在开玩笑。而自己从来不知道世上竟然有这种人:在喜欢上一个人的同时就已经在为对方谋划好退路的那种人。

这时他恍然想到方才的那场气氛怪异的电影,明明看的只是一部荒唐的儿童题材,明明能选的座位只有前后座。就算这样方士谦还是坚持要去的理由……只是因为想和自己在生日时候看一部电影,只是因为这件事的意义对他而言比这件事本身更重要。

他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这样喜欢着自己的人居然早就为他们的关系设了防,上了锁,而原因只是因为自己不想。因为他想要的只是一段关系,一段不带任何感情的,随时可以结束的关系而已。

突如其来的情绪纷涌而至,他不知道此时心底翻腾出的某种酸涩的情感应该称之为怜悯还是悲哀,他动了动嘴唇——

你不该让他知道。你不能让他知道。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万一他欺骗了你,王杰希,别太贪心,这样已经够了……

“我不会,”王杰希最终抬起脸,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让它听起来和往常一样:“我不会反悔,所以别用这种没诚意的话打发我,方士谦。”

他眯了眯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这样说道:“我答应你……方士谦,我答应你。就像你之前说的,我们在一起。”

这简直太荒唐了不是么?他心底喃喃道,然而爱不就是这样么?让人弥足深陷,又甘愿受尽锋镝之苦。

 

而他终于没有如同喻文州所说,做了这样不像自己的事情。

可他却不后悔。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