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不开新坑,不开,管住手,不开。素质填坑,从我做起!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13【方王】求之不得

 

离学校最近的电影院位于某个商场的顶楼。而当两人拿着被撕扯过的票根跟在前面一对母子的身后进了放映厅的时候,王杰希终于忍不住回头出声问道:“你确定要看?”

方士谦闻言好脾气地朝他笑笑:“就当陪我走个过场呗。”

 

周末晚上的场次总是挤的,就算做了心理建设,可眼下的情况还是出乎了王杰希的意料。

说是时间尴尬造成的也好,纯属巧合也罢……他现在居然和自己的学生挤在一大堆父母和孩子中间——看一部儿童片。

原因是这个点上映的片子只有这一部,下一场要再等一个小时。

这还不算,更重要的是这一个场次还是爆满,也就导致了连在一起的双人座票全部售空,使得他和方士谦现在不得不坐在紧挨走廊的前后座上。

且不论看电影的对象如何,光是两个人一起看一部电影最后却被安排在一前一后的位置上这样的境遇就有够让王杰希的心情难以言喻的了。

 

片子快开始的时候暗了灯光,王杰希发现身边坐的是一个两三岁的好动小女孩,正不安分地爬到了座椅上面,一边挨着坐的年轻母亲也许是因为在黑暗中并没有留意,下一秒小姑娘歪了歪身体惊呼一声就要从椅背上落下来的时候王杰希适时托了她一把。

隔了一个位置的年轻女人向他道了谢,同一时间王杰希就感到一只手从身后搭在了他的肩上,他感到耳后一热,方士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喜欢小孩子啊?”

没什么光线的情况下对方的轮廓显得尤为清晰,这距离实在太近了,王杰希偏过头不着痕迹地避了避,头也不回地说道:“……小时候我弟弟皮多了,我习惯了。”

哦,那可真是……一个好哥哥。

方士谦没告诉过王杰希自己没有亲人,这类话题不是他擅长的范围,故而他应了声就乖乖地把手撤了回去,往后一靠就盯着屏幕广电总局的标识暗了下去,居然就这样开始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自己学生这回难得没再缠着他,法学院导师倒也乐得轻松,只是抬起头盯着屏幕坐在那儿看了会儿有些出神……他不知道自己干嘛来了。四周是兴奋的小孩和孩子家长,还有前排几个类似嘟哝着“此片卖腐”的高中校服的女学生,片头都快要放完了,他思忖着这会儿说想走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还好片子本身不算太枯燥,他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一会儿,配角在第一个剧情转折点竟然就这么死了,让他有些唏嘘现在的影视行业怎么把小孩子看的东西也做得这么严肃了。到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到自己身后那人今天是不是有些过于安分了,回头一看才发现座位早就空了。

……

 

王杰希猜想对方可能只是去上洗手间了。按理说原本是他等在座位上就好的事情,可他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站起身从放映厅内走了出去。

开放式的影院正厅飘满了爆米花和隔壁星巴克咖啡的香气,王杰希走出去之后没怎么费力便一眼看到了方士谦——对方靠在观光电梯边上的栏杆上,透过玻璃看着窗外华灯初上的夜景在接一个电话。

他说不好他这时见到的方士谦此时带着怎样的神情,只觉得那个平日里总是带着和煦笑意的人……居然也会有神色如此阴冷的时候。在原本就暗沉沉的天色下,像是距离他几步之遥的,并不是名为方士谦的他的学生,而只是一柄毫无感情的,散发着无机质寒芒的锋刃而已。

王杰希有些愣住了,他突然发现他并不了解对方,他们只认识了短短三个月,他不知道在之前的二十年人生中对方经历了什么,存在于他们之间的,是一道难以言明的,深不可见的鸿沟。

可那又怎样。

 

大概是察觉到了有人走了过来,方士谦回过头朝他的方向看过来。

如果非要追溯他确切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已然深陷其中,无处可逃的话,王杰希心想也许就是那一刻,他看见那人转过头来,看见是自己后稍稍愣了下,方才脸上那种拒人千里的冰冷感觉迅速褪去了无所踪,继而方士谦看着他笑了起来,那双本就柔和的眼睛里仿佛盛满了光如同初融的霜雪,他说:“怎么出来了,电影不好看么?”

 

那是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揪紧了胸口,继而深入内里,仿佛将血肉都撕扯开,将他所有防线都击垮得溃不成军的情感……他骗不了自己,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那又怎样。王杰希对自己说,只要我够得着他,只要我能抓住他。

只要我在他身边。

 

王杰希伸手握住了方士谦的手腕,他还想着那天下午方士谦对他说“你可以利用我”,他不想再让对方这样了。

可眼下他知道自己还不能让自己机敏的学生看得太明显,于是敛了敛脸上的神情,说:“我有点饿了。”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那就不看了。”

“我刚刚出来的时候看着这里写着有抽奖。”方士谦把上衣口袋里的电影票根摸出来,想递给身边的人一张,没想到给对方推了回来。

“你抽吧,我在这方面运气差。”王杰希木着一张脸,看着自己那个一直以来成熟稳重的学生拿着两张票根去和电影院的工作人员兑奖券的样子,心里倒是有点没想到对方在这方面意外地挺……可爱的。而后他突然才恍然地察觉到,这个人现下也才二十岁而已。

 

最后的结果还真给方士谦摸到了个奖,可奖品是……一对泰迪熊。

王杰希手里拿着方士谦塞过来的一只泰迪熊,感觉到周围等在放映厅前的人群里已经有异样的眼光看了过来,他拿着那只玩偶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来。

这时候身边恰好有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朝他这里看了过来,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他手上的玩具熊……王杰希松了口气,正想蹲下身把手里的熊送给小姑娘算了的时候,方士谦已经先他一步把自己手里的塞进了小姑娘的怀里。

王杰希:“……”

他看着那个小女孩对那人说了句“谢谢大哥哥”,声音腼腆得很,然后一步三回头地跑远了。

“我送你的,你就留个纪念吧。”方士谦估计是看穿了他刚刚想把手上的东西送出去的举动,朝他眨了眨眼睛说道。

王杰希想了想到底是对方的一番好意,自己这么转手送人的确不礼貌,嘴上没说什么,不过等两人一路坐着直达电梯到了停车场,他拉开车门的时候还是顺手把泰迪熊丢上了后座。

 

方士谦牵扯了下嘴角,对方好歹是收下了,这让他心情有点好了起来。

而王杰希也不得不说,的确如同他所想的一样,是个体贴到位的人。上车之后,那人丝毫没提起自己接电话的事情,只是问他:“晚饭想吃什么?”

“随便吧,”方士谦在那人的眼神勒令下无奈地再次系上安全带,“你定好了。”

“……嗯,”王杰希对吃的也没那么讲究,他挂了手动挡,踩着离合器车便流畅地开了出去,他斟酌了下,“你怎么今天突然那么想看电影了?”

按理说,不论是谁,要是搁着没座位还不是自己喜欢题材的影片,是犯不着一定要去电影院看的。

“哦,”方士谦没所谓地说道,“因为今天是我生日啊。”

王杰希这会儿正在过出车库的上坡弯道,差点没把握好角度撞了墙。他静默了一会儿,听见方士谦继续和他解释:“过生日想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看个电影,不是很正常么。”

问题不是这个……

王杰希皱了皱眉:“你是天蝎座的?”

这回轮到方士谦静默了,他想说重点是不是错了,他倒是没想到王杰希第一反应居然是关心星座。

“是啊,怎么了?”方士谦理了理情绪朝他看过来。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天蝎座的人报复心强而已。”王杰希浑然不觉得漏了什么类似于“生日快乐”之类的话题,一板一眼地解释道。

“……报复心强啊,是有那么点。”方士谦向后仰着头轻轻哼笑了那么一下,如同所有被讨论自家星座的人一样回答道,可语毕眼里却掠过一丝阴翳,继而快速地消失不见了。

 

最后他们还是在王杰希小区附近的面馆解决了晚餐——原因是王老师执意表示生日该吃面,还给方士谦加了个荷包蛋。

怎么说好呢,方士谦有时候觉得对方在细微之处的表现出的刻板非但不让人讨厌,还让人喜欢得紧。

“王老师,有没有人说过你性格挺像你爸爸?”方士谦笑着问他。

“没有,”这称呼又回来了,王杰希颦眉看了看自己的学生,“我弟妹有时候倒说我像我妈。”

 

噗。

方士谦忍笑忍得辛苦,心想要是对方不当现在这个法学院讲师,或许做幼教也是个好选择。

他们点的东西不一会就上来了,他接过王杰希递给他的筷子,声音戏谑地调笑道:“可惜啊,不是你下面给我吃。”

王杰希一时间竟然没觉察出什么不对,他接道:“下次吧。”等说完这句突然觉得刚刚那句话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可已经来不及了。

 

他抬头,隔着烟雾袅袅的热气看见方士谦狡黠地冲着他笑着说:“好啊。”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