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7【方王】求之不得

 *短更,拖了一章荤,谢谢催更!感情戏慢慢梳理,额十章之内完不了,,,

 

 

茶几上的手机整整震动了七次,喻文州才伸手将电话接了起来。

“你这样频繁地给我来电话,少天可是会吃醋的。”他低头将咖啡壶里的热咖啡倾泄在茶几上的耐热杯里,带着笑意说道。

他慢条斯理地举着手机一边维持着通话,一边捏开奶球把里头的奶精掺到杯子里。

“这么说,你是信不过我?”睡在卧室里的那位怕苦,他往里正好添了两份奶精三份糖之后,才将手指举到唇边轻轻抿掉不小心沾在指侧的砂糖粒,半靠在桌边有些意外地说。

“正是因为我相信你,”通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迟疑,过了片刻才接着说道,“也相信张新杰,所以才觉得……”

所以才觉得事情可疑。

喻文州心里替对方补充,其实也难怪,对方出生在一个体制家庭,又是家中长子,对这种情况不机敏简直是不可能的。

“看在多年的情分上,”喻文州考虑了下说道,“别做些什么不像你自己会做的事就行。”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了一会儿,像是知道了他不打算再吐露什么的决心,叹了口气回道:“你明知道越是这样,我越会尽可能把事情搞清楚。如果是你,也不会放任这样一个麻烦在自己身边……”

这与其说是麻烦不如说是定时炸弹。

 

喻文州垂眼思忖片刻,虽然在这件事里,他还是两边都不掺和比较好,可是到底有些同情偏向弱势的一方。他的这位好友和其他人都不同,是属于活在“明面”上的人,可这回对方碰上的偏偏是让他有些棘手的人物,喻文州感到有些无奈,最终还是决定出声暗示下对方:“王杰希,难道你和他上床的时候,没仔细看过他身上么?”

这回电话那头的沉默似乎更长一些,对方似乎有些尴尬或者只是在考虑他这句话里头暗含的意味,喻文州耐心地举着手机,半晌之后听见那人回答了句:“谢谢。”

他勾了勾嘴角,说:“不客气。”随后两人便挂了电话。

 

方士谦其人,绝对是一眼看上去会有好感的类型。这不是因为外表的关系,毕竟有一张吸引人的脸和有一张想让人亲近的脸是两回事情。方士谦属于后者,即是那种大街上绝对会被当做问路和推销首选对象的那种人。可王杰希总觉得方士谦这汪潭水深千尺,单凭他对自己的态度就能知晓一二。那种感觉就像是对方始终维持着一个不怎么近却也不怎么远的距离,不刻意接近也不完全疏离你,就像那天他失口说了那句“你给我滚出去”之后,对方还真就恰如其分地温和笑笑,毫不在意地退了出去,依旧是礼貌带上门,之后再也没私下里找过他……可到了大半个月之后的现在又突然地出现在他的教工宿舍里。

 

“……谁让你进来的?”他进门见到对方,第一反应就是紧锁眉头。

方士谦似乎被他一脸戒备的样子逗乐了,他笑着说:“我和隔壁的老师打了个招呼,说是有急事找你,他们就放我进来了。”

他抱着一叠打印好的学年论文,整齐地搁在王杰希的桌子上,继续说道:“我为上次的事想来和你道个歉,所以特地挑了个不忌讳身份的时间。”

“都快大半个月了。”王杰希似乎并没有因为这句话放松多少,可对方特地挑了个双方抛开师生关系的时间到底还算贴心,所以他接了句,“不用特地过来。”

方士谦顺着他的话开口道:“那么都快大半个月了,你有找过别人么?”

王杰希一开始没有听懂,可当他明白方士谦话里的意思后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方士谦,我觉得这是我的私事。”

方士谦对此也是一笑置之:“其实我今天来也是有个私人问题想问你。”

毕竟对方这次是来道歉的,他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说。”

“你对我满意么?”

“什么?”王杰希有些疑惑。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方士谦伸手翻了翻桌上的那几页打印纸,而后看向王杰希,“既然不谈感情,那你介意以后我找你解决生理需要么?”

这话说得够直白,连傻子都听得懂。

 

王杰希脸色不太好看,他刚想开口拒绝,方士谦却打断了他:“或者换句话说,我们可以一起解决生理需要。你可能不信任之前那纸契约,可你应该知道,那张附带的体检报告可是真的。而且……,”方士谦顿了顿,“与其再找一个陌生人,不如找一个知道你喜好的。”

年轻的讲师脸色尴尬地闭了闭嘴,方士谦似乎有一种能力,总是能在当下找出对自己最有利的说辞来说服别人。

方士谦知道他在犹豫,没有催促他,只是伸出左手替王杰希捏了捏衣领,结果对方不着痕迹地错开了身。

对方继而看着他的神情又回到了惯常的冷淡,那人深吸一口气,而后开口说道:“……我们约法三章。”

 

也许是鬼使神差。王杰希在把话说出口的瞬间回想起了喻文州的那句“你和他上床的时候,难道没仔细看过他身上么”,大约归咎于内心的好奇和对对方身份的不安,不过毕竟,自己给出的这个承诺之后不一定会兑现。

方士谦依旧挂着笑意看他,如同看着一只机敏的猫。他听王杰希停顿了一会儿说,别让其他人知道。王杰希又说,戴套,时间地点我定。王杰希还说,除了解决生理需求和一般的师生关系之外,我希望我们什么都不是。

 

方士谦一脸谦和,点头说好。“不过,”他补充了一句,“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满足我。”

王杰希挑了挑眉,不经意间的紧绷情绪让他俨然一副庭上做派,他开口道:“你说。”

“能不能有一回权利,时间地点我来挑。”对方低声说。

邀约者的的语气陈词听起来卑微得很,所以年轻的讲师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道:“……好吧。”

谁知话音刚落,方士谦的脸色上就展开了一抹得逞的邪笑,每当对方露出这中神情的时候,那张谦谦君子的脸上总会显出一种别样的痞气和风流。

可对着这样一张脸,王杰希下意识的反应便是大感不妙,果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男人已经伸出手猝不及防地一把捏住了他的胯下。

“呜!”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招,疼得一哆嗦,缩了缩身子的同时就被那人圈到了怀里。

方士谦偏过脸,垂眼看着他,沉声说道:“那就现在吧……在这里。”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