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不开新坑,不开,管住手,不开。素质填坑,从我做起!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网近】剑与贱[王者之剑×暗夜流光剑]

*装备拟人注目 大鱼妹子点的。  王者之剑×暗夜流光剑←什么鬼哈哈哈但是好萌

没头没尾的短篇一发完,逗比卖萌向 装备也要谈恋爱( ͡° ͜ʖ ͡°)

 

 

被制作出来那天他俩就认识了。

这简直是没的说,他们一个散着圣光,一个笼着紫黑色光晕,两人外观简直是对反义词想不吸引彼此的目光都难。但他俩看到彼此的样子也就在心底感叹下,倒也没因为这个混得有多熟。

公测前一天晚上挺热闹的,装备们窝在一起开大会,大家纷纷议论着自己会因为什么样的因缘落在什么样玩家手里,又是怎样在杀怪时候体现自己的属性,对在游戏里的新生活充满幻想。

 

暗夜流光剑的属性实在太屌了,没人敢跟他搭话。

“一定是跟土豪的命。”他们都如是说。

他一个人窝在角落里也不知道干什么。就在这时,他感到身边一阵光亮得刺眼,原来是王者之剑顺着密密麻麻的装备群摸了过来。

“嘿,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浪呢。”一片金闪闪如是说。

他真想知道自己好端端在角落里呆着,对方哪里看出他“浪”来了。可是吐槽与他高冷的设定不符,于是他撇撇嘴,面无表情地说:“离我远点。”

王者之剑不懂了:“为啥呀?”

“你太亮了,我眼睛疼。”

“哦……”王者之剑默默地退了一个施法距离,“你不觉得兴奋么?明天就要公测了,离正式运行不会远了。”

暗夜流光剑依旧一副死人脸地回答说:“没什么好兴奋的,不过是一堆数据而已。”

王者之剑默默地在给对方的tag上打了个“冷冰冰”。但他倒也没因为对方的冷冰冰就退缩了。

“但我觉得你好帅,名字也挺好听的。”

一点都不矜持委婉。暗夜流光剑皱眉。他一边皱眉一边忍不住眯着眼看了下对方的属性和名字,倒是有些惊讶。

惊讶归惊讶,可面瘫也只能是面瘫的样子,他对王者之剑说:“你比我强多了。”

王者之剑有些意外他这么说,连忙问道:“何以见得啊,我伤害再高也是个用来辅助的,哪有你厉害!”

“无脑”。暗夜流光剑也私底下给对面那堆数据打了个tag,才开口道:“我最多跟个人民币玩家四处打打杀杀,可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暗夜流光剑撇撇嘴:“你,用好了,说不定一个主城的人都得听那个玩家的。”

王者之剑歪头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个可能,但又怎样呢?群殴还是没有一个人单挑打打杀杀帅啊!

过了会儿王者之剑才发现自己没了话题,他想了想说道:“我说,你已经定义好自己以后就跟着土豪玩家了?”

暗夜流光剑发现自己好像不怎么讨厌对方和他的搭话,他垂眼想了想说:“不然呢?”

“你没想过万一是个恩……高手咧?我记得你那条任务链不简单的啊!”

暗夜流光剑倒是有点意外对方竟然记得他的任务链,可他终归冷漠地沉吟了下说:“就算被高玩拿到手,肯定转身就卖了,难不成你还期待我遇上个有钱又厉害的玩家嘛?呵,这几率也……”

实在太小了。

这话说得在理,基本到这份上是普通装备都该退缩了,可谁让他是王者之剑么,所以下一秒一团圣光蓦然凑了过来抱住了暗夜流光剑,那团刺眼的璀璨光芒笼罩住了暗色的光晕,暗夜流光剑皱着眉觉得自己快被晃瞎了。

“你干嘛?!”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他有些厌恶地挣开对方,正考虑着要不要动手,可转念一想数据砍来砍去还是一堆数据,真没什么意思于是只好做罢。

当他开口想质问对方的时候,王者之剑飘飘然地开口了:“哎,他们都说我运气挺好的,你看我被做出来时候外观好不说,数据也很厉害,还有个妹子当CP……额,虽然她从来不鸟我。”

妹子?暗夜流光剑皱眉疑惑了下。哦,理想的法杖啊……

“所以嘛,”王者之剑全然不顾对方四周散发的煞气,又不怕死地黏上来,“反正我对自己跟哪个主是无所谓,还不如把我的运气借给你,祝你找到个配得上你的高手咯。”

暗夜流光剑被他的这通理论弄得哭笑不得:“你为什么觉得我想找个高手,说不定我就想跟个土豪玩家呢。”

王者之剑被他弄得一愣,但下一个瞬间却看着面前的紫黑色人影笑起来:“你不想,但我想啊。”

他拉起那人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想有个足够配得上你的人,做你的主人。”

暗夜流光剑看着那个笑容,剑生第一次感到了手足无措。

 

按理说,他们的掉落方式都不简单,可还是比预想要早很多被召唤到游戏里。

暗夜流光剑第一次见到自己主人的反应是:我去,法师?!!

第二反应是:…………等等,好强!

而王者之剑无论何时见到自家主人的反应都是:卧槽人渣啊!老子再怎么无所谓这也太&*%¥@……!?系统大神你在驴我?!!

 

可当他看见暗夜流光剑随着那个强到神话般的主人在各大网站的视频里出现,甚至推动了整个平行世界的进程之后他反而有些释然了……

哦,看来……抱那一下还挺有用的嘛。他在装备栏里摸摸鼻子嘿嘿地贱笑着。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这游戏中退出地那么快,那么突然,还是用被曾经的GM用精心算计的方式。

他是游戏中的数据,当然对游戏中的潜在规则了如指掌,可无奈他是装备,不可能和玩家对话,所以在银月急着切断游戏的时候他快疯了,他想提醒这个SB他被人坑了!快停手!这样自己会被爆回系统的!!老子他妈还想再在这游戏里待一会儿呢!下次被刷出来不知道又要多久你TM听到没有啊啊啊啊——!!

可无奈银月还是切断了游戏。

画面黑掉之前王者之剑隔着人群遥遥望见了暗夜流光剑和他那个一身乌黑斗篷的主人。他看见对方泛着黑紫色的光晕,朝他勾起了一个幸灾乐祸的弧度对他做了个口型:「回见。」

 

这下画面彻底黑了,他又回到了那个久违的创造他的地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王者之剑有些颓然地坐在传送阵上,俯下身沉默地将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心里只剩下一个声音在回荡:

 

他笑起来……真TM好看。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