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12 趁人之危 #网游之近战法师# 【云蓝】

*更新更新,就不贴前几章链接了

 

 

“你进去睡吧,我等个人。”云中暮朝着蓝易的背影说完,就在原地点了根烟,还真没进去的意思。

另一方一怔,到底还是皱眉问出了口:“大晚上的等谁呢?”

云中暮抬眼看了他一下:“朋友。”

 

他么问了等于白问。蓝易心想。

他发现自己的处境略微妙,一个人莫名其妙地飞到一个老远的地方找人还莫名其妙地被晾着了,本来他以为自己的行为有够让自己匪夷所思的了,没想到云中暮更是让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不过现实也不容他想什么了,因为就在他出神好一阵的时候楼梯口就传来了“嗒嗒”的脚步声,隔一会儿就见一个青年从楼道拐角探出脑袋来,转头望见在家门口抽烟的云中暮就抱怨起来:“哎我说老云你这儿的楼道灯怎么总是不亮呢,声控是不是坏了啊,要不是我对地形熟悉非得滚下去不可。”

云中暮把烟屁股拧了,也没有接茬,只说了句:“来得还挺快啊。”

蓝易好奇地探头望了望来人,青年长得不高,但穿得煞是时髦,即便在能见度如此低的夜色中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敞开的衬衫领口和那一排耳钉,顿时让他心下有点了然:活脱脱的基佬打扮。

然后蓝易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敢情云中暮这是撂了自己和对方鬼混去呢,这大晚上的打电话还能有什么好事啊,非奸即盗。

 

但来人好像没注意到蓝易的脸色,倒是和云中暮拌了几句才注意到门口有这么个人,当即吓了一跳:“哎呦我去!我怎么说老云你有家不蹲站在门外当门神呢!原来是有客人啊!”

语毕,青年愣了愣之后又有点玩味地笑着看了看两人:“我……没打扰什么吧?”

 

蓝易听了有些窝火,而正当他开口想回句“你想多了”的时候却被云中暮抢先了,依旧是那么个不咸不淡的语气:“没有,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可这话落在蓝易耳朵里怎么听怎么刺耳,他一时分辨不出云中暮话里的意味究竟只是本身的意思还是在对方面前避嫌,他只知道不论哪样自己心里百般不舒服就是了。

所以几乎是脱口而出的,他冷哼了一句:“普通朋友?呵,那所有和你上过床的都叫普通朋友了?”

可惜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此言一出,他发现另两人一下转过头都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他当即觉得有点失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在这种场合下说出这种明显泛着酸的鬼话,面子上挂不住的同时便有些慌乱的转身,匿到云中暮地小公寓里去了。

 

门外的两人沉默了好半天,到底还是云中暮的朋友压着声音开了口:“行啊你,老云,这是你说的那位吧啊?!你丫不是说没可能么?我看这,这明显有戏啊!”

谁知云中暮皱着眉像是出神了好久,才眯着眼睛缓缓说道:“你不懂……他这人,一阵一阵的。”

“哈?”对方望了望那门缝,想了想才说:“我是不懂,不过你回头可得给解释清楚,我是一个来蹭车的无辜路人,你们谈个恋爱可别把我搭进去啊,我可是有门户的人。”

“行了吧你,”云中暮低头从钥匙扣上把车钥匙扒拉下来,往前一递,“上酒吧捞你的人去吧,去晚了就捞不回来了,我就不送你了。”

“得了吧别乌鸦嘴,忙活你自己的去吧。”那人接过钥匙也就急匆匆地准备走了,临了还转身往公寓门的方向望了望又朝云中暮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不知道是嘲他还是纯粹给他鼓励。

云中暮叹口气,还是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走进去就看见蓝易在昏暗的房间里拉开冰箱门背对着他找着什么,他伸手开了灯,什么都没问,只是说了句:“饮料只剩一罐可乐两罐啤酒,吃的别找了,除了泡面冰箱里的都过保质期了。”

蓝易听了撇着嘴勉强摸了那罐可乐出来,扳了拉环坐在沙发上抿了口后就搁在一边。气氛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他为自己的口不择言想删自己一个巴掌,可惜这事情还不能解释,总感觉解释就是掩饰,还是他么越描越黑的那种掩饰。

云中暮也没难为他,反而踱了几步走到沙发边上若无其事地坐在了蓝易身边,语气平缓地开了口:“说吧,大晚上的这么费劲来找我为的什么?”

蓝易有些坐如针毡,可还是皱眉不依不饶地回道:“当然是来找你算账的。”

云中暮听他这么说有点失笑:“那这么说你小子还真是来揍我的了。”

蓝易转头瞪了他一眼,想说“是”,但为了揍人还特地跑来自贴来回机票钱这事实在太匪夷所思,所以他只是闷闷地在一旁闭了嘴不说话。

另一边看他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隔了一会儿竟然从把钱夹摸了出来问他:“那你说吧,要多少钱?”

蓝易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之后怒气克制不住地被噌一下点燃,他一把凶狠地拽住云中暮的领口:“你他娘什么意思?!!叫MB叫惯了是吧!你是不是还得冲着爽的程度看着给钱啊!!那你怎么不把刚那个叫回来一起玩玩啊!看你们那恶心样老子还真他娘以为是来得巧坏了你的好事,没想到我来倒是顶他班了,云中暮你行啊,挑挑拣拣的行业需求还挺高,你们还玩什么?啊对了,当初你睡我的时候我是不是该管你叫声‘爸爸’啊!!”

云中暮也被他搞得一下毛了起来,他啧了啧嘴一把扯过对方拽着他的手腕:“你他妈要是我儿子我第一件事就该教会你没搞清状况时候就别给我满嘴乱喷粪!刚那他妈是我兄弟!大半夜管我借车去酒吧捞他马子的!你没事在那儿胡七八糟地乱想些什么!!”

蓝易这一下蔫了个没声,顿时放手低了头尴尬地耳根子都有点发烫,但碍着面子还是没好气地哼了声,在心里又把自己口不择言想什么说什么的脾气数落了一遍。

看着蓝易没说话,云中暮也没再说什么一边心想蓝易这骂人的技能点,不去菜场砍价着实是屈才,一边自己转了身替蓝易把床简单地整理了下才坐在床沿上缓缓开了口:“蓝易,咱别这样成么。”

这语气平静得怪异,让被叫到的人忍不住转头狐疑地看着对方。

“我是说,别让我再误会了成么。”云中暮倒也不避讳,神色淡淡地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蓝易皱眉问道。

云中暮抿着嘴起身,无奈地叹口气:“没什么意思,你睡这儿吧,我出去睡,明儿一早给你订张机票,你回去吧。”

蓝易被这种欲言又止又先斩后奏的行为给戳得心烦,他一把拉住了准备走人的云中暮:“你给我把话放开说清楚!!什么叫订张票让我回去!你当老子过家家旅游来的么!!”

被拉住的男人没吭声,大晚上被人拉出去接机已经够呛了,再加上一件件事接踵而来,云中暮有些烦躁,按理说蓝易和他年龄相仿差不了多少怎么跟个女人似得什么事都要交代清楚,他无奈地挠了挠额头,豁出去地开了口:“我是说,你可不可以别再做这种让老子误会你喜欢我的事情了!蓝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听到这句的蓝易简直愣住了,他满脸“你他妈在说什么”的表情让云中暮想往他脸上直接来那么一拳。

云中暮愤愤地挣开了手,好心地给他解释清楚,看着他问道:“你到底来这儿干什么的?就为了打我一顿为了心里才太平?算是我一开始占了你便宜,我说让我对你负责你他娘千万个不要,那成,总算老子放弃了不缠着你了你也不要,那也行吧,给你小子钱你也不要,还过来对着我兄弟泛酸话,蓝易倒是说说你到底要怎样啊?”

“我……”蓝易被云中暮说得无言以对。

“要我说,你要是看不上老子就利落点吧,别这样吊着了,”云中暮叹了口气转身超玄关走去,“怪难受的。”

蓝易心下一颤,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就在他愣神的当口云中暮转头朝他说:“明天早些起吧,我送你去机场。”

他想说不劳烦你了,却意识到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事情是顺理成章的,只是他心里起了个疙瘩却连反驳对方刚刚的话也做不到。云中暮开了门,凉风有些灌进来,他突然意识到他和对方的关系陷入了僵化,但在情商上一直弱势如他对此束手无策,能做的就是木然地站在那里,就连初来这里的怒气和烦躁也一并烟消云散了。可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对方已经为他做出了决定:

“如果你真想断的话,以后就别再来找我了。”说完这句云中暮看了他一眼便走了出去。

“咔嗒”一声,门关上了。倒是留下蓝易在这一片安静中久久没有回神。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