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8 趁人之危 #网游之近战法师# 【云蓝】

前七章:

一: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25089b

二:http://typical999.lofter.com/post/3885fc_12759e6 密:jiugui

三: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3c25fd

四: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66f8e3

五: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7e0de4

六: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825468#

七: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8c432c

*肉挺长的,明儿就上,感情戏真TM拖好久_(:з」∠)_



蓝易又是一愣,看气氛又觉得云中暮不是在开玩笑,当即就从后座上弹起身嚷嚷着师傅停车。

云中暮一把把人按下去让前面疑惑的司机继续开车,一边笑着说:“我俩闹着玩的,师傅你继续开吧。”

蓝易瞪着云中暮,而对方死死拽着他,不让他下车。此时他的愤怒大过了心中的疑惑,他一个大男人不能像个小姑娘一样喊人,于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直接上拳头。可他一有动作就被对方瞬间看出了苗头,云中暮一下制住了他的另一只手,继而神色有些不耐地凑到他的耳边:“给老子安分点,不然就在这儿上了你!”

蓝易一下懵了,这还是他认识的云中暮么,这又是唱的哪出?!

十会联盟的大会长显然算准了对方是个要脸子的人,虽然看他的脸阴冷得能渗出水,但之后还真就撤了力气没再跟他较劲什么,就是再也没说一句话,一路沉默让两人之间的气氛降到冰点。

还好车程并不是很长,只有十来分钟。车停了之后,云中暮朝司机递了钱看到司机在后视镜盯着他俩的复杂眼神示意他不用找了,一边拽着蓝易的手把一言不发地明恋对象拉出了车。

谁知下一秒蓝易一下车就一把甩开他的手,屁话没说就朝着酒店相反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走了。

云中暮三两步上前拉住人又被对方甩开了,反复几次后蓝易总算是停了下来,但是说话的语气简直能掉冰渣子:“你到底什么意思?”

“就那意思,你听见了。”云中暮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呵,敢情是现形了,愿意吐真话了。”蓝易讽刺地冷笑。

云中暮皱皱眉心想这什么意思:“我对你没说过假话。”

“是么?”蓝易挑挑眉,“那我问你,我要是和莽莽能在一起你真能放手祝福我们?别逗了你以为我会信么,云中暮你能不能别道貌岸然端着那副深情的嘴脸了!你不就是想上我么?!”

他把这段时间积郁着的情绪都吼了出来,一下没注意音量,这又是在酒店前门,惹得过往的路人都回头看着他们两个大男人到底出什么事了。

云中暮一愣,他生来性子就傲,再加上家道殷实养成了现在的脾性,他从来喜欢一不做二不休。所以当初他和蓝易喝醉了办事那会儿一半是情之所至没把持住,一半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不出手什么也得不到。蓝易就算没有追到茫茫的莽莽,势必最终也会和某个不知名的女人手牵手幸福地步入婚姻殿堂。这份感情本就有了太多他一厢情愿和强加的私心,他知道蓝易的性格,他以为那天在桥上都讲清楚了,敢情对方连理由都没问就定义成了他下半身思考,敢情那天晚上他和蓝易说过的话这小子全当假的了?!愤怒和失落混在一起让他心底五味杂陈,殊不知这是因为蓝易有了前车之鉴,所以现在一提这码事对方能不噌噌往上冒火么。

“……那你就当老子想上你吧。”过了许久云中暮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蓝易这会儿把气都撒在对方身上,看到云中暮这样看着他平静的样子以为他吃错药了。他有些疑惑对方竟然没反驳,正想着要走人的时候就被云中暮拉住了手。

这一下他又有些怔住了,这孙子能别再拉他了么?!这都拉了一路了!

他被云中暮拖着着往酒店里走去,他皱了皱眉刚想挣脱听到了一句:“让老子上一回,咱们两清。”

“啊?”

他刚刚说了啥?

他一边发愣,一边就这样不情不愿地被云中暮拉扯着,穿过大堂进了电梯,忘了及时走人。

“喜欢了你那么久,不捞点什么老子心里不平衡。”云中暮说着在那排数字里按了个16,电梯开始缓缓上升。

蓝易想骂人,但又觉得这会儿的气氛有点怪怪的,细想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只好默不作声地伸手去按最近的楼层键。谁知下一秒就被云中暮一把带过身按住,背撞在楼层键上一下亮了好几个。就在他又想骂娘的时候一偏头竟然赶到嘴唇上一热,等他瞳孔骤缩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云中暮倾身噙住了他的嘴唇,一手环住了他的腰,蓝易想别过脸却又被他按着后脑勺动弹不得。

“哈……唔!”他刚想别过头却被云中暮一下舔到了舌根,登时攻城略池没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他不由颤了一下,身边的电梯门不断开开合合让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忽然有人闯进来看到这不堪的一幕。电梯停停顿顿地上升,他因为缺氧而感到有些恍惚了,可就在云中暮下半身某个地方顶到他的一瞬间他脑子轰然一声响,拼了狠劲一下推开了男人,侧开身狼狈地喘着气。

云中暮稳了稳,不等对方叫骂出口就在电梯下一个开门的瞬间把他拽了出来,蓝易内心的怒火已经攀上了顶点,他恼怒地一把反拉住对方,朝云中暮的小腹就是毫不留情地一拳。

男人一下疼得龇牙咧嘴弯下了身,却还是没放手,他缓了缓沉声道:“……走罢。”

蓝易觉得今天的云中暮诡异到了一个程度,他索性耐着性子等男人勉强起了身,看他还有什么花样。

云中暮吸了口气盯着蓝易:“让老子占次便宜有那么难么?不会掉块肉更不会怀孕。”

“……是不会,但我恶心。”蓝易冷冷地说。

“恶心?呵,那你就忍一次吧,占完这次便宜老子就不来烦你了。”

蓝易心想这是传说中的分手炮?!呸呸呸,他们又没搞上过。

“凭什么?”他有些被气笑了。

云中暮朝他笑了笑:“蓝易,你今儿个来是干啥的?”

蓝易一下有些愣住了,他不能和对方解释是因为在办公室憋闷地实在坐不住于是就来了。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他今天不该来。但就算想到了又如何?就算这样他也会来赴约,毕竟拖下去不是个事儿。

云中暮看他不说话自顾自地走到自己的房门边,这是他这几天住的地方,这次他没拉着对方。

“你想要个了断,我也想。”云中暮感叹自己还能出奇地平静,给对方个有可能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台阶下。

蓝易此时有些惊异地抬头看他,之前他以为对方在开玩笑,他缠了他那么久不可能就如此轻易放弃,但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这样了。他也不知为什么云中暮这孙子突然想通他们是不可能的,心里又有些莫名的怪异情绪,让他有点堵得慌。

云中暮摸出放开“嘀”地一声刷开了门锁,他伸手拧开门把望着蓝易:“来吧,痛快点儿。”

蓝易站着不动地盯着他看,过了会儿他才缓缓走到房门前,他垂着眼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说:“那你让我上你一回,咱们两清。”

云中暮听了之后“噗”地一声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想不到这小子竟然在惦记他的后面,他说:“行啊,只要你有能耐。”

蓝易听出对方的话语里透着明显戏谑的意味,在嘲笑他某方面的能力。他顿时火大了起来,恶狠狠地推开云中暮搭着的门就走了进去。

他娘谁怕谁啊!!

但是当他听到门在他身后“嗑嗒”一声关上和电子落锁的声音他瞬间就后悔了。

且不说云中暮身形高过他,这又是对方的房间,单说他除了上次喝得迷迷糊糊那次根本没有和男人做的经验。

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正头皮发麻在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他看见云中暮已经走到床边开始解自己的衣领,他看见对方傻站在那儿久久没动作动作微微停顿:“杵在那儿干什么?不是你说想上我的么?”

蓝易咬咬牙,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脱下外套,但突然觉得在云中暮面前脱衣服有点尴尬,手势一顿一转头便发现对方目光沉沉地看着他。

“我……”他皱眉想说“我还是算了”但在还没来得及说出下面几个字的时候被人一把掼在床上。

危机感一下涌了上来,他下意识挣扎地想起身云中暮却不让他如愿地翻身压了上来,顺势按住他的手一下咬住了他的脖颈。

“……嘶!”蓝易痛得吸气,却还不忘一边抵抗着一边骂道:“他娘说好的是老子上你!”

“是,”云中暮舔着那圈发红的牙印,他埋在对方的脖颈间满意地感觉到对方的皮肤因为受到刺激而激起了细小的颗粒,“但你不是不会么,所以兄弟我好心教教你。”

“呸!你他娘那只眼睛看见我不会的了!给我滚下去!”虽然他的确不会。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