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6 趁人之危 #网游之近战法师# 【云蓝】

前五章:

一: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25089b

二:http://typical999.lofter.com/post/3885fc_12759e6 密:jiugui

三: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3c25fd

四: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66f8e3

五:http://dendion.lofter.com/post/1694cf_17e0de4

两章之内就能完了吧,快有汤了_(:з」∠)_,咋会这么长捏我也不知道



正是入秋季节天气开始入凉的时候,蓝易的病纵使好得差不多了但每天依旧容易困,所以约云中暮的当天,当他一觉醒来看见床头闹钟的时候才一下从床上惊坐起来发现自己睡过了。他慌慌张张起身换了衣服拉了辆的就往约好的地方赶,也不知道这迟到近一个小时依照云中暮那样的脾性,这人还在不在。可等他心急火燎地赶到地方时老远就看见了一人的身形在那里百无聊赖地靠在桥栏上抽烟,倒让他松了口气。

他抿了抿嘴有些过意不去,下车走了过去。

而对方见着他也没问他怎么迟到了,开口就笑着来了句:“哟,约在这儿感情是准备说完话直接把老子推下去么?”

蓝易没想到他一上来就说这个,愣了愣之后道:“人多的地方三两句说不清楚,在这里咱们把话说开了罢。”他约云中暮在这刚通车的跨江大桥上见的面,这里就算到了晚上也是灯火通明,映得江水波光粼粼,平时天气好的时候城里的小情侣三三俩俩最爱往这里挤。但此时气候转凉了晚上渐渐起风才没什么人来了,就像今晚桥面上除了他和云中暮,也就只有远处稀稀拉拉的两三人。

云中暮点点头,往江面上掸了掸烟灰示意他说吧。

蓝易没想到这孙子这么爽快,一下有点不适应噎住了,可转念一想难不成让对方一哭二闹三上吊求着自己别甩了他吧,他打了个寒颤被自己的想象恶心到了。再说他们这根本没在一起过,何谈谁甩谁一说。

于是他鼓了勇气最终还是对着云中暮的脸平静地说出了口:“……云中暮,咱们没可能的,你放弃吧。”

男人看了看他转而把视线投向江面吸了口烟。

还好。他想着,约莫是因为自己早料到这个答案也没太失落。

蓝易看着对方久久不说话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这种猜心思的事情他最不擅长了,何况对方还是个男人。他皱了皱眉准备就这样往回走的时候对方却轻笑一声:“这就准备走了?我大老远飞过来你就一句话准备把我堵回去了啊。”

蓝易有点尴尬,这句话把他困在了桥上,他踌躇了下只得转身陪男人一起看江,不知对方打的是什么算盘。

又是一阵沉默后蓝易有些脸上挂不住,他想了想补了一句:“……其实你人不错,当朋友挺好的。”

云中暮听了之后耸耸肩将烟屁股一道弧线弹进江里,笑着回道:“这怎么还附带个安慰奖呢。”

蓝易被他弄得憋闷,这不说话也不是说话也不是,也不知这孙子到底想怎样。他咬咬牙准备再也不理这鸟货走人的时候却又听这人叫住了他:“蓝易。”

这又是怎么了!他有些不耐地看向对方却和云中暮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对方淡然的眼神让他微微一愣,接着就听见云中暮缓缓吐出一句:“你就这么算了啊。”

蓝易过了一会让才回过神来原来对方指的是睡了他那次的事情,他脸上登时有些恼,青了一阵又白了一阵的,最后皱眉摆摆手说:“老子就他娘当被狗咬了!”而后他又不甘心地瞪了他一眼:“不过要是闲的蛋疼爷不介意揍你一顿再送你进牢里去坐坐!”

云中暮一下笑了出来,把有点凝结的气氛给解了,而后他对着江面缓缓道:“茫茫的莽莽,你还准备追么?”

“哈?”蓝易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话题突然转到这个上头来了,但沉吟了会儿想了想还是给对方个痛快吧,他抿了抿嘴回答道:“我还没彻底放弃呢。”

云中暮闻言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怎么意外,他皱了皱眉问道:“话说……你小子喜欢她哪点啊?这女人搁我们这儿最好是见一次杀一次!”

蓝易火气有些上来了:“你一大老爷们儿怎么跟一个女人钻牛角尖!”

云中暮心想我还真就钻上了,他脸色有些臭但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又掏了根烟给自己点上。

“她长得挺漂亮的。”过了会儿蓝易喃喃的说道。

“恩。”这鬼都看得出来。

“还有……性格挺干脆,不像有些女人动不动就哭,你不带她还瞎腻歪。”是啊这干脆的都把月夜城搞成那样了。

“再有就是……不像一般姑娘蠢,什么都不会做,公会上下打理得挺好。”得了吧,脑子好会搞上银月?!

云中暮皱眉不快地想着,但说着说着发现蓝易突然没声了。他转过头去看那人发现他在对着江面出神,过了好一会儿蓝易挠了挠后脑转过头来看他:“其实说了那么多,我只是觉得她和银月不配……银月那孙子人品太差!我就想着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跟了这贱人,就是跟了我也不至于这样!我一定会好好……”

蓝易说到这儿顿住了,而后苦笑了起来:“久而久之这么想就有了那种念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估计大部分是出于嫉妒吧,呵……还真是动机不纯。”他说着说着想问云中暮也讨支烟抽抽,而后忽然想起来那天他喝醉的时候也是这么和云中暮倒苦水的,他每次对他有的意见仿佛都会在相处的时候不自觉地放下来,以前他哥们儿都觉得他俩脾性相似,看来这话的确不错。

蓝易一下收回半空准备讨烟的手,心里暗想这不是个好兆头,这再怎么好相处也不至于让他断背啊!他默默皱眉。但就这时,云中暮抽了根烟朝他递了过来。他有些尴尬,可接过那烟,对方还不忘摸了个打火机给他。

这下他甚至有些气恼对方为什么对他这么了解,这分明才见了没几次面。随后他一愣,看着对方问出了一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我倒奇怪了,你怎么会看上我的,难道老子很招断背的喜欢?还是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有那方面的苗头?!”

他就想不通,这没出那事之前他和云中暮唯一的交流就是在线上,而他们的交流九成内容都充满了嘴炮的垃圾话,互相问候各自的大爷和抄家伙准备不死不休。这哪来的搞基这么一说!难道云中暮其实是个受虐狂?!他被自己的想象又吓了一身冷汗。谁知云中暮的回答让他想把对方直接扔到江里去。

“没啊,其实我之前也没看上你。”男人脸上的表情像是在回忆又带了点若无其事。

“我艹你云中暮!你这孙子没看上就敢……我他么……!”蓝易脸都给气歪了,正想挥拳上去谁知云中暮一下打断了他。

“我那时候只是觉得你小子人不错,虽然脾气臭了点,但应该处起来不坏。”云中暮吸了口烟转而又说:“大概因为单身久了,有天就突然想着讲不定处对象也不错。”

“噗……咳咳咳……”蓝易刚喷出口就被自己给呛着了,他神色怪异,想笑又觉得这荒唐的事情落在自己身上根本笑不出来,“敢情你丫……都是YY出来的罢!”

云中暮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所以说老子那时候作为半个断背的对你有点意思是不假,也没到看上你非你小子不可的地步,就是听到你和那女人线下告白去了也就有点失落没想怎么着……”

“……”等等,刚刚他是不是听漏了什么,半个断背的?!

“……谁知道那天会遇上你。”

蓝易一愣,一边听云中暮解释心下也大概明白七八分了。这简直是上天开的一个大玩笑,他想起那天晚上云中暮和他说的那句“因为……老子也失恋了啊”顿时感觉很不是滋味。这原来是两个都心下失落的人不爽去喝了酒,然后自己作死亲了云中暮说了那样的话然后就……艹!原来这他么还怨我了!他不爽地想到。

“……最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云中暮总结道。他突然觉得这对话有点怪异,这是在干什么,给甩了自己的暗恋对象汇报感情史么?不过看着蓝易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又不好说什么,想着反正说开了也好,省得对方纠结。

“……要说老子原来也不搞基的。”云中暮抖了抖烟自顾自地嘟哝了句。

蓝易一下有了点好奇心,想到刚刚对方说的话,这么看来还是有段故事了。他皱皱眉心里觉着这云中暮平时怎么看也不像那个世界的人啊,在他心里断背的都是些娘唧唧的让人背脊一寒的个性,要不是那什么有次该死的“切身体会”,平日里别人这么告诉他他肯定不信。

“大学散伙那会儿,”云中暮见他一直盯着自己于是顺着话头说了下去,“我们那儿扎堆告白的特多。本来大家都要走了准备各奔东西了所以各种有的没的都想说明白了,你也知道,那时候矫情的特别多,平时不说非得赶得投胎一样赶着最后这么些时间显得多神圣一样……其实都是一帮脑子进屎的花痴。”他挠了挠腮,“好吧……事情出在老子和几个兄弟散伙饭那晚上……”

蓝易皱皱眉大有不好的预感,事实证明他再次预感对了。

“那时咱们哥几个都喝醉了,临着都要回去了突然发现其中一个不见了……”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哥几个都以为他上洗手间去了但是等了老半天没回来,于是大家开始各自找,最后我在那家饭店的地下车库找到的人,去的时候已经有点不省人事了倚在墙上吐了好一会儿才见收,我本来以为扶了人就可以走谁知道他居然说他暗恋老子了四年想让我和他那啥……还说什么一次就成……我……”

讲到这儿云中暮有点尴尬地打住了,他看见蓝易脸色有些阴冷地看着他,看起来竟然还有点生气难道是他的错觉么?

他有些奇怪,又有点头皮发麻,最后只是简略地交代了下结果:“……总之那时候喝了点酒再加上他……”云中暮有点后悔自己一嘴快讲了不该讲的,他皱眉索性直接上了总结:“反正那破事儿之后老子突然发现和男人也没想象中那么坏,还……挺爽的。”话说到句末声突然小了下去,可蓝易还是听了个真切。

蓝易突然觉得有点小烦躁,心里压了团火他还根本不知道这是打哪儿来的,这云中暮的破事儿他有什么好烦躁的!按理说他应该听完冷笑一声嘲笑对方下半身思考,人家这给他尝了次甜头就直掰弯了。想到他和云中暮出事那天晚上也是酒后乱性他更是一下黑了脸,不顾在那儿遥想当年的云中暮直接转身走人。

云中暮有点莫名其妙,这不是蓝易想听他才不得已说的么,怎么这话一说完人就跑了?!他伸手一把抓住对方,谁想刚一碰上对方手臂就被恶狠狠甩开了。

“云中暮你个王八羔子给老子听好了!”蓝易怒不可揭地转身瞪着比他高了半个头的人,“我他娘不是谁谁的替身——!你个没脸没皮的鸡奸犯别给脸不要脸我警告你你要是下面那玩意儿想着了直接叫鸡叫鸭谁也管不了你!别在大爷我这儿糊弄情情爱爱的套借口,老子不吃这套!让人看着恶心明白嘛?!!”说完蓝易转身就走,那背影走得是潇洒至极,大有留你一个秋水长天,甚至不屑Say bye bye的势头。

“……”云中暮愣住了。他想了半天不知对方怎么说着说着就忽然生气一下走人了,以至于等到蓝易气得发癫已经走了老远他才突然一下醍醐灌顶,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我艹不是吧——!!他甚至以为是自己想错了。

那小子……在吃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