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5 趁人之危 #网游之近战法师# 【云蓝】

我复更了复更了,这几天空了,接下来应该会很快更的,恩。。。



猪仙同志觉得他的好哥们儿云中暮最近不正常。

先是自从那天下线好长时间没回来不说,这好不容易上了线人却也像离了魂似得没事就发呆,叫他半天才应一句,偶尔还在没旁人的时候一个人在角落出个神,活脱脱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

猪仙看着心里发毛,这明显思春不得的样子恶心得他一身猪皮都要掉地上了。他心想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要知道现在弟兄们可是天天用狐疑地眼神看他们的老大,私底下一直逮着猪仙问东问西,十会联盟浩浩荡荡的人头数,他都快被问成精神病了!更让他憋闷的是……就连他也不知道实情啊!

终于某天他表示自己再也坐不住了,揪着云中暮就往酒馆的包间一座,酒一上就盯着云中暮直愣愣地看:“说吧,老实交代,到底咋回事?”

云中暮被他搞得莫名其妙:“什么咋回事?”

“还装蒜!”猪仙一拍案,“你小子最近不正常!”

“……啊?”

可惜当事人完全没有自知,也不知咋地自家兄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你小子这几天回来就开始……不对,”猪仙细想了下,“是从蓝易那小子追茫茫的莽莽那女人开始就不正常了!”

云中暮听后一阵心虚,他撇过脸咽了咽口水,心想有那么明显么。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猪仙瞧他这样更是一脸严肃将酒杯往桌上一敲。

云中暮架不住往对座瞟了眼,他挠挠头表示有些尴尬,他本来就是心里藏不了话的个性,但这毕竟牵扯到性向问题弄得他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云中暮你小子啥时候开始说话吞吞吐吐的了!”猪仙皱眉攒兑他,“你要是看上谁好歹说出来,咱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都是兄弟有什么话说出来给个痛快!”

说实话猪仙同志觉得自己够深明大义的了,他甚至连云中暮想追茫茫的莽莽那女人这种最坏预想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你问他为啥?人家漂亮呗!不管之前他们和前尘有过什么恩怨,客观上来看,那女人的确是长得正,所以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啊,网游里这种破事儿多了去了!

可就在猪仙觉得自己推理地有头有尾,喝口酒润了润嗓,准备在云中暮摊牌后好好对这个背信弃义置兄弟情义于不顾为美色所迷惑的哥们儿一通硬骂时却听对方来了这么一句:

“其实……老子看上蓝易了。”

“噗——”猪仙到底是猪仙,当即就没辜负云中暮喷了一桌的酒,转眼咳得不成人样。稍稍缓和过来后,他还是不放弃地看着对方复杂的神色问了句:“你他娘……咳咳……你他娘刚刚说看上谁?”

云中暮撇撇嘴沉吟了下:“我说,我看上蓝易那小子了。”

猪仙这回是听得真切,他手捂着心脏喘着气,这已经不是喷酒的事情了。因为系统已经直接提示他:玩家心率严重过速,三分钟内如不能恢复,将强行切断游戏。

他立即试着平复自己的情绪,深呼吸连做了好几个才总算是缓了过来,看着云中暮颇有些凝重的脸色,刚想吐出去“你小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的调笑一下噎住了。


艹艹艹这小子是玩真的!他瞪大了眼睛。内心岂止是惊讶,惊吓都少了,惊悚这程度还差不多!

 

过了好半天,猪仙觉着啥都不说这气氛实在是尴尬,不过这处了那么长时间的哥们儿是个搞断背的这能让他一下子接受得了么?!他平息了下心情,喃喃地吐了句:“……我还以为你看上茫茫的莽莽了呢。”

这下轮到云中暮差点被呛着,他面色古怪地看了猪仙一眼:“我有那么离经叛道么?”

猪仙轻哼一声:“感情和蓝易那小子搅上就不算离经叛道啦。”一句就把云中暮赌了没声。

“那这么说你个孙子那天没上是去搅黄这事儿去了啊,啊不对啊,这蓝易不是说病了么,你搅了他的好事儿他也不至于矫情到为了这儿破事生病的份上吧?”

云中暮一下被痛处被戳个对穿,他皱着眉一下就沉默了。心想他这哥们儿平时这么粗神经咋八卦起来这么厉害,谁知道猪仙是这几天被问得火气都上来了,现在已经是铁了心往祖坟上刨也要问清楚的状态了。

见人不说话猪仙有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云中暮下一句话一出别说心率了,直接把他的心脏都吓得停跳了。

“因为我不小心……把他上了。”

 

猪仙整一个呈现呆滞状态。

他内心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生活真是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这他娘问了还不如不问,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呢!他娘当初谁怂恿他来问云中暮的!他要宰了那崽子!!

他久久才回过神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不对啊,这他俩在线下是怎么见着的,见着了又怎么搞在一起的,他捂着额头,不懂,他老猪不懂啊!!!

云中暮看他这纠结样就把事情的一来二去都交代清楚了,并且一再强调他没去搅黄人家好事!蓝易和那女人的事情本来就没戏!没戏!

猪仙握着酒杯的手有些微颤,听的过程中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无坚不摧了。

他等云中暮讲完这来龙去脉之后竟然很佩服自己没一道白光去见系统大神。好吧他深觉以后BOSS红血暴走还是OT哪怕是千里一醉挥剑来砍他他都能岿然不动了。

“……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呢?”末了猪仙竟然还关心了他一句。哪知道这一问云中暮便沉默了下来。

“谁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云中暮叹口气。说起来蓝易那小子自那天他回去以后再也没有上线过,他心里暗暗想着。

 

此时窝在沙发上的蓝易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差点咬了含在嘴里的温度计。他无所事事地看着窗外心里觉着乱糟糟的,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情太匪夷所思让他甚至感到了恍惚。

云中暮陪他挂完三天的水就一声不吭地走了,待他捣鼓完药修生养息地差不多了才猛地想起来这他娘的来医院那天他烧得迷迷糊糊的医药费好像全是对方付的!但由于对方只字未提加上自己又粗神经竟然全忘了有这回事儿。他为这事儿恼了半天,心想不能和云中暮那孙子不清不楚,但转而一想这病不就为了那神经病得的么?!付点钱怎么了!付点钱就是大爷了么!!一个字:该——!!

于是他就不再计较了。他向来有个优点就是一旦事情想通了就不再想啥,让他过去便是了。但隔了三天一回家看见搁在桌上的那碗外卖粥时,又顿感有什么堵在心里,憋着不是,吐也不是。

最终蓝易皱着眉把那碗已经发了僵的粥扔在了垃圾桶里,免得见了心烦。蓝易告诉自己这没什么,错又不在自己,自己坦荡荡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便是,脸上没光做了亏心事的是云中暮,可即便是这样,平行世界的那套游戏体感装备却一直被他扔在一边碰都没再碰过了。他自认不是个矫情的人但偏偏就不想再见着对方,免得起尴尬,免得和对方牵扯过深。


这一下弄得云中暮倒是颇为不自在,他许久见不着蓝易,觉得就好像下着一盘注定会输的棋,再怎么动都是死局,而唯一能做的只不过是尽量让这局棋下得慢点,好不让结局来得太快。

 但就算再怎么不愿意,该来的终究是会来。因为某天云中暮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

下周六,出来见个面吧。把话说清楚。

短信的发送人是个未知号码,但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云中暮苦笑着想对方想必是做出了决定,还为此费了番周折弄到了自个儿的手机号。于是他深吸一口气闭了闭双眼,转而睁开眼睛,神色淡然地回了对方一个字:


好。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