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普通版实验室。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完结·07【方王】Amber Lily

*CP印这个,一点点印量,意思意思的,完售了就会填番外,眼的身份番外会有解释

*明天早上5点就出发去湾家了,求夸求抱!欢迎留评心推!!么么哒!我这回可是核爆速度啦!



“……其实你不必特意暴露身份送我出来的,这种小事让张女士来做就好。”王杰希头靠在车窗上,为了强制结束发情期而打到体内的抑制剂让他浑身上下都泛着疼,时间紧迫,下头人来接他的时候他只来得及摸索着给自己套了件衣服,身上也仍旧裹着方士谦给他盖上的那条毯子。照理来说他模样狼狈,再加上生理原因,应该挺难受才是,可这会儿坐在车里,王杰希的表情却是一派轻松的。

“光是让您在我眼皮底下出逃这件事就足够让他把疑心转移到我身上了,就算跟了他那么多年,他应该从来没真的信任过我……反倒是张妈这样的小角色让他的猜忌小点。”

说到这儿,曾经身为方士谦的副手的青年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心地用小心翼翼的目光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的人:“……您的眼睛,这会儿还是看不清东西么?”

“这样一来,上头那帮老家伙对你的功绩该论得少了,这四年,可惜了。”坐在一旁的王杰希像是不怎么在意,兀自替下属惋惜般地感叹了句,继而缓缓说道:“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就这样了……估计是血块压迫到视神经了。”

汗湿的发丝依旧半干地贴在他的额角,王杰希虚弱到连说话的声线也是有气无力的,眼神却格外镇定,而细看之下旁人才会发觉,那双眼睛大抵只是木然地看着前方而已,丝毫没有生气。

一旁开着车替王杰希潜伏多年的青年见状实在是于心不忍,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最终声音卡在了喉咙里,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不用那么自责,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按预定计划完美的实行的,差错和意外在所难免,”须臾过后,王杰希安慰似地开了口,“毕竟千算万算,人的感情是无法完全预测的,我预计过很多种意外,却没想到她会真的爱上方士谦。”

也幸好事情一出,方士谦分不出心思去关心那位未婚妻的动向,否则他还真有点难办,毕竟共济会对待叛徒的处置向来不是那么温和的。

想到这儿他忽然觉得有点乏了,他身边的下属应该是想宽慰他的意思,开始生硬地扯开话题将得到的消息全数透露给他听,顺带提了点自己的意见——

“我觉得可以把一些不那么重要的资源放手出去,这样南北两线应该能定了,还有……”

“他没有那么想象得好应付,毕竟刚刚被打了一巴掌,不给点货真价实的甜头,怕是不会甘愿和我们合作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完全上来的原因,王杰希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涨得难受,他眯缝着双眼沉吟了会儿,突然来了句:“不过好在,他看起来很中意我。”

一边的青年没听懂话里头的意思,他左右都琢磨不明白,这和接下来的谈判有关么?方士谦再怎么对王杰希起意,眼下出了事应该有多喜欢就有多恨才是。

他心里暗自嘀咕,身旁却突然没了声音,他疑惑地一转头,才发现那个身为omega却比他见过的大多数alpha都要强硬的上司已然闭上了眼睛,偏过头睡了过去。


“很感谢方先生愿意只身前来赴约,您也很守时。”

王杰希被搀扶着落座的时候,方士谦眼角一跳,多年在军统内部身居高位磨砺下来的耐心和隐忍最终让他克制住了自己,不然他真觉得稍加不留意就会开枪崩了自己上周刚刚标记的omega。

他们的关系现在人尽皆知了,就算方士谦怎么撇清干系,也没办法动摇自己标记了一个共济会的omega的事实。他的对手显然是计划好了一切,井井有条按部就班地,让他一步步钻进这个圈套。所以在他得知是自己最得力的副手亲自将人送出去时,说实话心里并没有什么意外,早在他手里接过那张纸的时候他就料到了这样的局面。但不意外归不意外,这并不代表他对此无动于衷……他会让这些人知道代价的。

王杰希今天穿得十分得体:深灰的丝质衬衫搭着领口镶着金丝滚边的麂皮外套,俨然是一副上流社会人物的打扮,无时不刻地提醒方士谦之前的穷酸样都是在演戏。

说来也是,这时候方士谦终于找到自己对王杰希着迷的原因了。他从来不在意一些小角色的死活,而之所以在意王杰希,可能就是因为那人身上自始至终隐隐给他一种感觉——他们是一样的。之前他对此嗤之以鼻,觉得这不过是对方在用来勾引他的戏码……但现在看来不是,事实是对方一直觉得和方士谦平视是件理所应当的事情,甚至在某些时候,他给人的感觉理应高他一等。

——就像现在。

“不过吃个饭而已,你至于把自己打扮得像个站街的高级货一样么,王杰希。”他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向来吐出来字句的杀伤力从来都是只会比平常更扎人,“‘我特意派人用私家车送你回去’?我看你索性写小报去得了。”

王杰希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他眼睛不能视物,所以只是抬了抬手示意侍者可以开始上菜,继而不在意地开口道:“丑闻不必被讳莫如深地藏着,还请方先生放心,它会在我手里,发挥最大效用的。”

“你是说,在那个没用的新皇帝面前抹黑我的效用?”方士谦倒不怕这桌东西被做手脚,王杰希将地点定得很让人玩味,似乎是知道这是方士谦自己的地盘——只不过这种如同表现诚意的举动下,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就不得而知了。侍者刚刚斟完酒,他就端起那高脚杯拿杯沿碰了下对方的杯子,也没去管王杰希的反应如何,兀自仰头将里边的东西一饮而尽,轻佻地问道:“还是在床上干|你的效用?”

原本站在王杰希身后的一个年轻下属听了这句再也没忍住,拔了枪就想上前去,但被王杰希似有感应一般地出声制止了。

“……方先生不喜欢的话我可以不穿。”

就在方士谦感叹对方真是得人心的时候王杰希猝不及防地这么来了一句,饶是方士谦也有点怔忪,可当他看见王杰希抬手开始解衬衫扣的时候恍然明白过来了,对方指的是自己在挑剔他的穿着。

“你差不多够了。”方士谦强压着在爆发边缘的怒气,一下起身脸色阴沉地按住了王杰希的手腕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你当这是哪儿?”

就算他们身处在隐秘的隔间里,可这到底是吃饭的地方,他们身周还有那么多跟着的人,他就没有一点羞耻心么?

……羞耻心?想到这里方士谦忽然有些愣住了。

“您倒是不避讳碰我这种‘高级货’。”王杰希八风不动地反握住方士谦的手腕,漂亮地回击了过去,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握着的那个人想抽回手去。他没在意,只是拉扯着对方的手腕缓缓地按到了餐桌上,继而用指节轻轻地刮蹭了下对方的手腕,垂眼道:“别动。”

方士谦还真就不动了,极其反常地坐了下来任他做这些近乎调情的动作,像是盯着他的脸揣摩他到底想干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以为王先生是来谈正事的……不管怎么说就算我将手头上的资源都让给你,财政权依旧在我的手上,你们想要吃下一区的资源,还得我签字不是么?……说到这儿也怪好笑的,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你怎么没直接杀了我呢?机会有很多不是么,现在就是。”

“方先生该好奇的事情多了去了,”王杰希没理会对方的挑衅,轻轻将指腹搭在alpha的手腕上,这样的动作让他看起来像个看病的医生(如果不是方士谦猛地捏住了他的手指的话)。他看不见,但还是想知道对方对于这一切的反应如何,“巧的是我也有问题想问方先生,既然我们愿意坐在这里一同谈论合作的事宜,彼此都该坦诚些不是么?”

“合作?”方士谦露骨地嗤笑了声,“要我说,就算我把手上的东西全交给你你也没有半点赢面,除非你直接要了我命,扶持一个新的软蛋来接这个位置……不然,你拿什么和我谈?”

“我想方先生误会了,”王杰希声线毫无起伏地陈述道,“我们只是想和方先生有更长远的合作而已,理应比任何人都在意您的安危。不过关于一区的这个位置,确实应该适时考虑一下由谁来接替的……尤其是在您打算回教廷之前。”

他刚说完这句话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狠狠地握住了。

“我承认有点小看你了,王杰希。”沉默半了晌之后,方士谦才终于开口,“我周遭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长久的合作原来是这个意思,都帮我安排好了,真是贴心……”

他盯着眼前的omega忽然笑了起来:“为了这个你连自己都能搭进去是么?你要是不搞弯弯绕绕这一套,直接找了我当面说清楚,我也未免看不上你……”

方士谦是当今教宗的第一个私生子,这是只有教廷中央极少数的旧派才知道的事实。尤其是在他改头换面在王政统治下的一区另立门户之后,知道这事的人更是不多了。

方士谦不免猜测起眼前这个omega的身份来,对方应该远没有表面上共济会理事这样一个名讳看起来那么简单。

“方先生不会做这种收益未知的交易,其实说实话连我也没想到能用这种途径来和方先生合作,但万事总是有例外,关于这点,就连我也很是感叹。”

说到这儿王杰希突然停顿了下,随即抽开了自己的手,示意让身后的下属都退出去,随即缓缓开口道:“你一定对我有诸多顾虑,其中最大的疑问应该是我既然被标记了,却为什么没有受精神联结的影响,对么?”

方士谦皱了皱眉,他不发声,也不愿意在心底承认对方把手抽回去的那一刻自己胸腔里滑过的一丝失落。

“我愿意把一切都告诉你,也相当于把把柄交到了你的手上,我不需要你从这个位置上撤下来,仅用这个来换全数北线的军资,这笔买卖应该不亏吧。”

王杰希一派淡定从容的神情,好像丝毫不觉得自己会被拒绝,他双手交握着搁在桌上,那双失了焦点的眼睛在黯淡的烛光下被衬得异常柔和,但方士谦却知道对方实则是个心狠的主。

“就凭你扯谈几句的功夫,就想来和我要东西了,你们是不是把我想得太蠢了点?”方士谦嘴上这样奚落着,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王杰希那双手上。

就算在谈判桌上,这个omega向对手发起进攻的姿势也和他如出一辙。

“我不受影响是因为我不会。”王杰希并没有理会方士谦的反应,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从小被下了禁药,那东西可以阻隔omega对alpha的精神服从,仅此而已。相信之前医生来给我检查的时候你也发现了,我体内的毒素随着时间推移只会增不会减,不过还请您放心,作为alpha的你不会受任何影响,相反除了原有的精神支配可以得到许多好处,当然,这也可以算在交易的筹码里,如果方先生愿意的话。”

说到这儿,方士谦注意到对方的眼睫忽然颤了下,继而他听那人这样对他说道:“你也一定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对我心软,不清楚自己到底输在了哪儿,可你要知道,原本AO结合这回事就是诱导性发情,掌握主动性的不是alpha而是omega。所有人都太容易接受omega被控制了,这是个显而易见的盲点,就算你始终对我抱有警惕心,但你是无法在那种情况下拒绝一个未标记的omega的,也无法在本性上消除轻看一个omega的事实,不是么?”

“……”方士谦无言以对,也无话可说,他的对手也许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那云淡风轻的样子丝毫没有耀武扬威的意思,可他的脸色霎时间变得十分难看。不得不说,在他迄今为止的人生里,这不是他第一次被戳痛脚,也不是第一次被击倒,但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输得溃不成军,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这样的王杰希他几乎要认不得,坦白说,要不是空气中还弥留着对方被自己标记的味道,他都会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标记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片刻之后,他的脸上绽开了一个极其扭曲的笑容,低声道:“恭喜你赌赢了,王先生。如你所愿,你想要的东西,明天一早就会送到你手上的。”

再待下去简直是自取其辱。方士谦站起身正准备离开,谁料王杰希依然不准备放过他:“等等。还有一点,你错了,我没有在赌。我这个人讲诚信,说好了的东西,还是得让方先生收下才行。”

他有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外头打了个响指,接着方士谦就看见之前那个差点和他动手的下属一脸愤慨地拿着一份东西进来了。

“检测报告?”方士谦冷笑一声,这是打一鞭子给一颗糖的节奏么,“你可别说你被搞了一次就怀孕了,王杰希,这我可受不起。”

可当他将目光扫到那份东西的内容上时,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了。事实上这是一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检测报告,但那上头的数字让方士谦觉得不敢置信。

在这世间,屋檐上的雨水最终流入归墟的几率是多少呢,霜露在破晓第一缕天光的映照下消散而去的几率是多少呢,在此之前,方士谦对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这不是一个失误,就像我说的,万事总有例外,所以方先生输在这上面其实也不用挂怀,并不是你定力不够的关系……”王杰希抬手,由于看不见,那指头仅轻轻刮蹭到了那纸“奇迹”的边缘。

随后,方士谦听见他的omega这样说道:“而是因为,我是你的‘命定之人’。”



-正文完-




ˉ爱多,我以为自己明示的挺清楚的〜( ̄△ ̄〜)指的是这两人的生理契合率几乎为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