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普通版实验室。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2018方王日彩蛋】请退出以止损

*小虐怡情,HE。这又是一个难以言喻的梗,八字母走外链。一发完。

*硬要说应该是一个“男朋友转世来寻仇了,有点怕怎么办,在线等”的梗。【难以形容的狗血,真的观看需谨慎】

*背景板有策锐,提示。不打TAG了就。



王杰希身边所有人都劝他断了这段关系——但他本人却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他和方士谦分分合合的这几年,什么难看的事情都做尽了,互相撕破脸的次数多到记不清。别看对方平日里一副和善可亲的模样,真起争执的时候怎样毒的字句都能从他嘴里吐出来,王杰希好面子,就算气也不会表现得歇斯底里,所以大多数时候竟说不过他,只好由着他的性子任他发泄。

他自认为自己在这段感情里是弱势的一方,可明明不占便宜,他却始终没法真的把这段关系断掉。他们相互闹脾气的频率并不低,嘴皮子功夫他耍不过方士谦,可想要冷处理也是不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只要王杰希一不说话,方士谦就会动手……动手剥了他衣服开始胡作非为。

每每这么一折腾,这架八成是吵不起来了,谁让王杰希在床事上本来就是喜欢被乱来的那类人——他天生体质如此。而他声音一软,方士谦心里也就跟着起了点温情意思,至多嘴上再占两句便宜,这事也就过了。

如此也就导致了王杰希后来经常被冷嘲“是不是艹|你一顿就舒坦了”这样的话。他不反驳,只拿那双两边长得有些偏差的眼睛盯着方士谦看,看着看着,不消一会儿方士谦就倔着一张脸过来亲他了。

在他们感情不和的时候,这方面的体验反而会好过平常那些日子,这都让方士谦怀疑过王杰希有些时候是不是故意来找茬的。

在王杰希身边,很多人也都说他们八字不合……这还是相对好听的说法,更多人说是方士谦天生克他,因为他和方士谦此人沾上关系以来就没发生过一件好事。

王杰希捧他,把他拎出道没多久的时候做生意赔了钱;王杰希决意包他的时候下头被人查出来税务问题倒了公司,从此事业一落千丈;后来他们在一块儿了,王杰希也换了行当,可头回出差就在当地遇上了地震,被困在酒店的电梯里差点再也没回来。

王杰希不是那种极其迷信的人,但这样的事情多了之后难免对那些说辞有点在意。他也请人给他去过晦,听人说法,瞒着方士谦托人捎点什么开过光的护符珠串,但可谓是一点用都没有,无论他怎么做都依旧是碰壁不断。可奇了怪的是,每每方士谦离了他,他们因为吵架或者是工作原因相隔两地了之后王杰希的运势就会莫名转好,诸事皆顺,反差强得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方士谦的存在就像团乌云一样罩着他,而他也隐隐能感觉出某些异常,可但凡有人劝他去庙里问问高僧,或者请个道士来验验他这个男朋友的时候都被他回绝了。

“如果不是也就罢了,可如果真是这样我能怎么办呢?”王杰希对那些关心他的朋友这么说道,“是他的问题,我就能果断地放下这段关系,立马和他老死不相往来么?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算这真的是他给我带了煞气,我知道了,也只是徒增自己的不愉快而已。”

得了,苦主就是个愿挨的。这真的是见者沉默闻者落泪,王杰希这显然是吃定了对方,他在这段感情里卑微至极,胆小到拿这段关系出去赌一赌都不愿意,所以后来,也就没人在他耳边念叨类似的事情了。也只有在那些王杰希出来聚餐接了电话提前离席的时候,他的那些朋友们才会间歇感叹一句:可惜啊。

可惜了那个意气风发,行事果决,一手能遮了行当半边天王杰希,就为了个当初不肯出台故作清高的夜店酒侍,兵败如山倒,几乎什么都赔了进去,人也好,财也罢,这些都不消说,而在感情上,他似乎也没捞到半点好处。

王杰希拎着行李回家的时候家里空无一人。

他呼吸不畅,冷汗淋漓,脑袋沉得几乎都不像自己的,倒时差再加上突变的天气染上的感冒让他甚至不用测体温就知道自己烧得不轻。

他给方士谦打了三个电话均是无人接听,想来对方不是在外头玩得过瘾睡过去了,就是压根不想接他电话。他进门的时候发现家里倒是挺干净,干净得甚至和自己出差前没什么变化,所以他猜其实对方打从他一离开就没再回过这里住。

现在的王杰希已经能很平静地看待这一切了。

他全身上下酸疼得厉害,几乎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撑不住,但还是勉强提起力气脱了衣服走进浴室里,决定先冲个澡。

而等他披着宽大的睡袍用毛巾拢着半湿的头发拖着步子走出来的时候终于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响声。

王杰希张了张嘴,但是连一句“你回来了”都说不出口,他嗓子哑得厉害,只能堪堪靠在门框上看着方士谦的背影。

那人估计是觉得外面冷,仅仅回来取了件外套披在自己身上,神色匆匆地,纵然他们半个多月都没见过,也全然没多留的意思。他转过身看见王杰希的时候眸光闪烁了下,继而露出一个丝毫没有破绽的微笑:“你回来了啊,怎么也不出一声。”

方士谦抖了抖沙发背上的围巾,没怎么讲究打法似地围到了自己脖子上,转而看了看倚在门框上神色憔悴的王杰希,终于出口调笑道:“怎么?这是病了?怎么一回来就病,不是外头染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吧,你别说,这样子我可是要打电话给检疫局的。”

他对此无动于衷,就连再加两句客套的,故作模样的嘘寒问暖也欠奉,既没问他有没吃药,也对他是不是想喝点水吃点东西,而是头也不回地走到玄关换上了鞋,直截了当地来了句:“今晚我不回来了。”

王杰希没有反驳也没去应。

等过了半晌,方士谦捯饬好自己再回头去看身后那人的时候,卧室门已经悄无声息地关上了。

至此,方士谦前一秒脸上嘻嘻哈哈的神色便瞬间褪了个干净,他凉凉地瞟了眼那扇关上的门,心底嗤笑了声,便转身出了门。

毕竟他早就不应该继续呆在这了。

方士谦约的人比他想象得守时。

地方是他挑的,说好了他买单,但对方倒是很规矩地什么都没点,只清坐在那里等他。

“金骏眉,洗两回。”

这地方显然方士谦常来,他进了门就同侍者念叨了句,在隔间里将外套围巾一脱,便在这氤氲着茶香暖气的地方没骨头似地靠在软垫上倚了下来。

“生面孔啊……不对,我应该是见过你的。”他现下摆出这种释放自我的姿势,往对坐看过去的视线里却带着机敏到露骨的刺探。

“丁亥年立春的事了。”谁料他对过这个身着黑衬衣面目透着阴冷的年轻男人对他的试探八风不动,说话比他都还文绉绉,声线也是沉稳得滴水不漏。

那该是十几年前了。

方士谦从上往下地打量对方,那人倒也是丝毫不在意地任他看,片刻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块血一样成色的玉佩,推到方士谦面前。

方士谦的目光落到那人虎口的朱砂痣上的时候,心里才有些了然,他有些意外地点了点头,脸上多了些揶揄的神色:“……我好像猜着贵人是哪位了。”

对方说话一股子书卷气,方士谦也乐得配合他演起来:“最近对于您的风言风语圈子里可都是传尽了,怎么着,可没把我家那同姓方的小子给玩残了吧?”

对座的男人此时才抬起头来正眼看着方士谦:“他与你并非亲族。”

那人看他的眼光如同利箭穿人,方士谦当即感叹了下传言里的那个姓方的普通人也许并没有被说得那么不幸,至少眼前这位可是护短得厉害,他连句玩笑都开不得。

“自然不可能有些什么沾亲带故的,”方士谦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撇过头,神色也随即冷了下来,淡淡地接过话茬:“毕竟我可是被株过九族的。”

他语气云淡风轻,好像自己从来没记过仇,再世为人后也从来没把那些过往当回事。他将桌上的东西捏在手上:“我知道你来是想干什么,但是晚了,他现在已经离不开我了,这道理你该比我清楚才对。”

对座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垂着头,那样子让人辨别不出他是否真的在听。

可方士谦心下了然,还是继续道:“谢谢你的精贵玩意儿,我也是个痛快人,既然承了你的情,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让你的同门别再给他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这样对他没有半分好处,只会害他——因为我根本不打算走。”

说完这句他似乎觉得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起了身十分果决地披上了外套,多待上一秒都不愿意地朝侍者招了招手。

送茶的侍者这会儿刚想上茶,见客人显然准备已经走了不由地呆了呆。

“我尚有理由在他身边,那你呢?”对方既然有了妥协意思,方士谦也适当地决定买个乖,毕竟他们的关系亦敌亦友,所以走之前他刻意敲打了句:“你可想清楚,你救他就已经是逆了天数,再多的,你给不了,就算你想给,他也受不起。”

“我会走。”他话音刚落,那人就十分干脆地回了句。然而那话音太过斩钉截铁,反而显得不那么可信了。

方士谦自顾不暇,觉得自己已经是点到为止,再没有功夫去操心旁人的事。

他收了东西,没去深究,看着那颜色剔透的新茶说道:“每回来他都爱喝这个,也不知道这辈子是怎么转了性喜欢上这种新东西了。以茶代人,今日就算是我与他一并谢你吴姓的照拂了。”

言毕,他便再也没多留的意思,继而头也不回地朝外头走去。


后文接:



FIN.




 @方王活动企划 


谢腰~难得有个方王日活动,不好意思来晚啦!(¯﹃¯)!依旧是我流方王,求不嫌弃(^o^)/~


*作者有屁要放 -( ゚∀゚) ノ

本来觉得不是特别重要就木有写得很明白【就是懒】,评论有小伙伴说木有看懂的特来解释一波 ( ̄︶ ̄)↗

原本4000这一世就是来报复的,活鬼再世为人,命里带煞,长期和普通人待在一块儿会有很强的克性,他就是想使绊子让杰西卡什么都没了,人财两空,最后心也给了他,任凭他拿捏在手里玩一辈子,但没想到最后还是心软了,把自己套路进去了。

前世就是一个王杰希从头到尾都在利用4000,敌国灭谋臣亡,等成事后杀了4000又开始万般后悔的老套烂俗设定。硬要想象成四和春里王杰希打游戏选错分支选项的剧情也阔以哈哈(¯﹃¯)

吴爷家里是顺应天理的道家流派,正巧有亲戚收了杰西卡的财,看他被鬼气纠缠就给了点辟邪的小玩意儿,却不料4000的煞太重,东西压不住反而冲撞了正主,所以杰西卡的气数才越来越差。

帮人不成反而坑害了苦主有损道行,吴爷是作为正统帮家里的旁支来收拾烂摊子的,所以才有了这么一遭。

至于策锐那边,就是另一个故事惹~以后有空也会补个一发完的策锐,短小,肉足,美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