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鲁迅号实验室。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1【方王】Amber Lily

*新鲜出炉的方王AOparo新作,走过路过看一下,狗年吊打狗比攻。

*一发完的,先更个预告,晚点全部补完了放出,别问有没有那种情节,这是句废话(¯﹃¯),不剧透,慢慢写,是个短篇。



不久,方宅里头上上下下的都知道方家新来了个人。不仅来了个人,还是个omega——这在方士谦下月即将迎娶军统局长家的二小姐这个节骨眼上,可谓是十分引人侧目的了。然而对于这件事情,所有知情的下人们只敢在宅邸中小声议论,事实上除了这栋屋子里的人和方士谦的若干亲信之外也无人知晓。就好像这个在政坛叱咤惯了的男人突然来了兴致想在家里养只鸟,一只鸟而已,他没必要在连这种琐事都要宣扬得满城风雨,也没必要给军统或者帝政厅的人有些什么交代。而这个年轻的omega听说之前镇西的福利院里当过一段时间的教书先生,对于他究竟叫什么宅子里头的人并不清楚,只知道他姓王,是方士谦在某次和朋友聚会赢了牌后带回来的。
“福利院的教书先生,说得好听,那些个送给教会糟老头子们的娃娃不都是……”在宅子里主事了有些年头的张妈窝在花厅的一侧,捏着钥匙同身边的女仆窃窃私语道,“是个先生怎么了,真是个先生,能出现在老爷打牌的那种地方么……”话未说完,她旋即瞥见了方士谦的传令往这个方向走来,便立马闭了嘴朝交好的女仆使了个眼色,佯装没事路过一般地走开了。
方士谦回来的时候正值傍晚,虽是阴云密布的天气,可这会儿的天色还未完全黯淡下去,他今天心情并不好,进门的时候他转头看了眼庭院里被惨白的暮光映衬得有些凄然的花骨朵,仿佛想到了什么,直接绕过了前厅,往二楼的书房走去。方士谦当然不会蠢到让一个外人进到他的书房里摸到些不该摸到的东西,但这间却是无所谓——原因一是因为他从不在这里办公,没什么要提防的东西,二是因为这间所谓的“书房”处于楼层的最末端,早因为布局阴暗逼仄,就连正午的时候也黑黢黢得见不着一点光的缘故被当做了堆满杂物的仓库。也就是前半年的时候,方士谦的那位身为beta的未婚妻嫌这地方太冷才叫人辟了个壁炉,也得亏了这位还未入驻方宅就急于操办的女主人,否则这会儿这间屋子该冻得和地窖一样。方士谦推门进去的时候王杰希正在案前看书,听见他进门的声音也是眼皮都不抬一下,这幅怡然自得的样子丝毫没有自己被软禁在这里的自觉。或者说是软禁也是在抬举他,毕竟他在方士谦眼里只是个无足轻重的无名小卒,准确来讲,是个为了将自己学生赎出去而甘愿待在这里,供方士谦随时消遣的笑话。

方士谦示意自己的亲随下去,等下人带上了门之后,王杰希才像是刚知道他来一样,站起身来迎他。男人没说话,只踱步到王杰希的身边便毫不客气地将对方手里的书抽走,随即抖了抖手腕翻看了下封面——居然是本《君主论》,他有些被逗笑了。

“王老师,你在课上教这些?”方士谦动作利落地将那册书抛到了壁炉里,火舌舔着书页瞬间就卷了上去,他两眼含笑地看着王杰希,继续戏弄他,“书旧了,这儿光线也不好,别把眼睛瞧坏了。”

男人轻声呢喃,声音温软地仿佛情人间的絮语,言语间他甚至极其亲昵地抬手点了点王杰希的眼角,如果这一幕让不知情的人看见,都会以为他下个月即将娶进门的不是军统局长家的二小姐,而是眼前的这个omega。可被这样精心呵护的当事人却对此不置一词,他神色平静地看了眼壁炉里正在燃烧的纸页随即将视线拉了回来,轻声开口道:“教廷撤兵是早晚的事,您应该心里比谁都清楚,方先生。”

——言下之意就是别拿他撒气。
方士谦挑了挑眉有些玩味地看了看他,而后摊了摊手,像是拿他没办法一般坐到了旧沙发上,目光却还是落在了他的身上:“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是教廷的人了,爱看《君主论》的教书先生?”

“我在福利院教书,那时候当然是教廷的人。”王杰希神色未动,回答得滴水不漏。

方士谦当做没听到似地开始低头从茶几上挑点心吃,下头人知道最近方士谦对他感兴趣,也许是猜他格外想在婚前尝腥,经常往这间偏僻的房间送些好吃食,男人从盘子里挑了个去了壳的烤栗子塞到了嘴里,半晌没有出声。

“我随口一问,你紧张什么,”他哪里不知道王杰希同他只不过一问一答,所谓紧张二字不过是自己强加给对方的暗示而已,尽管是这样他还是饶有兴趣地顺着对方意思问了下去,“那时候是教廷的人,那现在呢,现在你是什么?”
“现在我跟了方先生,自然是方先生的人。”

话音刚落方士谦继续摸吃食的手便停了,他再次抬眼看向王杰希的时候,眼里的笑意已经带上了多年浸淫于政局之中的威压,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只是二十过半的年纪,方士谦那双长相柔和的眼睛却经常瞧得人透不过气来的原因。

“你错了,王老师,你可不是我的人,充其量,只能算作是我的‘东西’,”他朝后仰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打量着眼前的人继续道,“既然是我的‘东西’,我提点小要求也不过分吧……现在,把裤子脱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