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普通版实验室。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方王】庸医

*写完啦,一发结束,看心情写番外。





王杰希请了半天假去看病,用的公休,他今年假少,半天假就为了跑个医院,这体感上就十分奢侈。


最近赶着一套节目,熬夜多了,他耳后长了个肿块,个把月的事情了,不大不小,最疼的时候打个哈欠都疼得掉眼泪,但平日里不去关注也就没什么大感觉,这事情可大可小,也就导致了他对上医院也是犹豫再三。


最后还是节目里某个女主持的危言耸听征服了他,成功让他下了决心去一次医院,但这一去王杰希就后悔了。

专家门诊,他没有提前预约,好在今天的人数没排满,临近快下班才排到了号,而坐在他对面的医生看起来比他状态还差,几乎快睡着了。



“什么毛病?”医生开始心不在焉地翻弄他的病历。



“耳朵后边,长了个肿块。”王杰希对他们这职业多少抱有点同病相怜的意思,估计对方也赶着下班,这样的态度他倒也没觉得什么大惊小怪。


“唔……”医生点点头,例行公事地过来摸他耳后的那块地方,轻轻在那片按压了下,“这儿?”

手指撩过耳垂的时候王杰希有点痒,这毕竟是他的mingan点,几乎本能地瑟缩了下之后,对方又按到了他的痛处,让他立即疼地“嘶”了一声。

医生看他的眼神停留了下,收了手开始拿钢笔在他的病历上乱涂乱画:“熬夜熬的吧,黑眼圈那么重,腋下呢?有不舒服么?”

王杰希摇了摇头。

“外套脱了。”医生搁了笔坐地离他近了点。

王杰希将大衣脱了,对方手摸过来往他淋巴处揉了几下,确认了下:“没有肿块,没事。”


“要拍个片么?”王杰希看着对方坐了回去开始对着电脑摆弄鼠标开处方,提议似地问了句。

医生嗤笑了下回答道:“行啊,你不放心要花冤枉钱拍一个我也没意见,按我说你还不如省点钱出去吃顿好的,家里头孢有么?”

王杰希想了想:“……有的,不知道过期没。”

“……”医生握着鼠标点系统的手停了,别过头有点无语地看了他一眼,“那你要还是不要,不要我就不给你配了。”


王杰希觉得请了半天假半点用处都没有,拍片不拍,头孢家里又有,这假牺牲地不值得,只好点头说了句:“那要的,麻烦医生了。”

“等等……”谁料这医生皱了皱眉又反悔了:“还是别吃了,西药副作用大,你回去多喝点热水,争取睡眠时间长点规律点,就成了。”


王杰希觉得会诊室门口“主任医师”这四个字可能是个假的。多喝热水,多休息,谁不知道这样修生养息对身体好,他这半个假请的着实冤枉。


然而他快走出去的时候那医生又叫住了他:“诶你等等……”


王杰希心想这又是怎么了,婆婆妈妈的,就不能一次性把一件事讲清楚么。

然而就在他以为这医生又要变卦搞出点幺蛾子的时候,那人摸了摸鼻子,推了推鼻梁上颇显斯文气的黑框眼镜问道:“那你微信有么?”


……

这下王杰希已经不觉得自己今天是运气背的问题了,这简直就是玄幻。


他默然地盯了面前的医生足足三秒,而后忍无可忍地转身,压着声音冷冷地说:“没有。”



看病要看的,熬夜也是要熬的,这年头上医院对他们这样的职业来说多半只图个心理作用,仿佛只要去过了就药到病除了。

加班这东西也不归王杰希管,有时候他都忙的没时间看表,哪里还顾得上计算些有的没的,所以也可能就是报应,那天他凌晨五点下班的时候由于天黑都没注意外头积了雪,再加上精神状态奇差,愣是在出大门的台阶上跌了一跤,这一下膝盖磕破了不说,连带着右脚都疼得动都动不了。

王杰希平时也算是能扛的类型,但这会真疼得冷汗都下来了,他瘫坐在寒冰一样的水泥地上,天色黑得浓郁,外头路灯都还亮着,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过了十分钟左右,他才总算有点缓过来了,正巧和他一个部门的新人可能刚忙完从大门里出来,看见他一个人坐在雪地上顿时吓得大惊失色:“啊呀王老师,这是怎么了!?”

王杰希这会没考虑什么脸面不脸面的问题了,招手把小姑娘叫了过来:“麻烦你帮我打个车……”

他手一动才发现手掌也被碎石的棱角蹭了到小口子,不由得又皱了皱眉:“就到前头的中心医院,车费我来吧。”

都这时候了,新来刚转正的实习生有点佩服他的体贴到位。

王杰希不像一般人一样有个小伤小痛就开始哇哇大叫或者是骂骂咧咧,上了车也特别安静,末了送人走的时候还能客气地对自己的下属说句“辛苦了,下次请你吃饭。”

毕竟多年干这行下来什么场面他没见过,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样被职业病带出来的习惯也许算不上是什么好事。

他没让自己同事陪着他在医院里挂号走流程,毕竟大晚上他让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加班到这个点再回去已经很不人道,没理由再拖着人家不睡觉。

急诊大夫是个有点上了年纪男医生,明显也是睡梦中被按了铃起来看诊,王杰希看他拿着自己刚拍的片子看了会,摸了摸后脑勺睡翘了的头发,呢喃了句:“你这脱臼了啊,唉,都不知道今天有没有人……”

护士给他处理其他伤口的时候对方走出去似乎是叫人去了。


“来吧,关节复位你总行吧,你都搁老梁手底下呆过,别和我说这你都不会啊。”

“哥哥诶,你要知道我不干'推拿'都多少年了……”

“我和你说少给我贫啊,有病人呢我管你推拿桑拿你会就上……”

过了一会王杰希就听着外头有谈话声断断续续地传进来,正当他疑惑这声音有些熟悉的时候,对方就推门进来了,而他这一抬头,两个人都愣住了。


上回问他要过微信号的医生表情微妙地看了看他,王杰希觉得自己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好在对方没让他们彼此太尴尬,非常有职业操守地蹲下身来动作小心地开始替他看伤处,问了大致情况之后才压低了声音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感叹似地念叨了句:“我说什么来着,少熬夜。”

王杰希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回应就听对方朗声来了句:“有点疼,忍一忍啊!”

王杰希猝不及防地叫了声,感觉自己的关节被毫无防备地推了回去,这哪是有点疼,他都觉得疼得眼泪快掉下来了。


那人安抚一般地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腿肚,示意他深呼吸几下捱过去,随后看他一个人倒是很体贴地帮他料理打石膏配药之类的杂事,弄得原本在边上接诊的医生都奇怪今天这小年轻怎么这么勤快了。


“复位完了要配合固定,你这段时间都不能下地走。”

王杰希维持着被人半搂着的姿势,对方另一手还提着他的药和新买的拐杖,但丝毫没让他自己撑的意思,让王杰希颇感不自在。

进了电梯王杰希看了楼层数才觉得不对,蹙眉问道:“这不是一楼,你到底带我去哪里?”

那人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估计是太困,嘴里多蹦一个字都懒得:“……地址,我下班,送你回家。”


王杰希在被他一路挟持一样地塞到副驾驶关上车门的过程中说了五次“谢谢”,三次“不麻烦你了”以及近十次“我自己能走”,但对方好像真的不愿意和他多废话,上了车不由分说地替他拉了安全带,重复了遍:“地址,我想尽早回家睡觉……”


王杰希这人吃软不吃硬,对方那模样已经近乎神游了,好在他家不远,想着这医生虽然动机不纯但这么冷的天这个点打车也不容易,于是只好妥协地应承了下来。


车内的温度很舒服,开了一段时间王杰希便马上困了,脚上的伤似乎也没之前那么疼,明明身边坐了个陌生人,但不知为何他一下放松了下来,疲劳感在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侵袭了他,让他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他是被一阵冷风吹醒的,身边的人似乎开了车窗在和他小区的保安交流停车位置的事,王杰希眯了眯眼睛,某种难以言喻的安心感造访了他,让他不由地往边上靠了靠,鬼使神差地觉得似乎这样也不错。

“怎么样,冷么?”

对方看他刚睡醒,估计怕他冷,下了车从后座上变戏法似地捞了条围巾给他缠上。

王杰希任由他扶着,没什么力气地摇了摇头。

好在王杰希住的小区还算高档,一体式的,出了电梯就是家门那种,他按了指纹解锁,示意对方送到这里可以了。他脑子里混沌一片,在听到身边男人说话的时候才清醒了点。

“我擅自加你微信了,王先生。不好意思,病历卡上有你手机号。”

王杰希还是没说话,他歪头看着对方。

现在仔细想来方士谦应该和他很像,在大多数时候都彬彬有礼,而在某些方面又表现得很出格……王杰希想,至少一般人不会在钓马的时候一下把自己的底牌都暴露得这么彻底。

“我叫方士谦,王先生,我是你的粉丝,你的节目我都有看。”

说实话王杰希有些意外,但这措辞正式得让王杰希觉得他下一秒应该掏出签字笔给他签名而不是别的什么,而对方接下来说的却是——

“我从见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是真心实意地想和你谈恋爱。”

虽然这气氛连告白的半个字都算不上。确实,后来王杰希也感叹过方士谦其人在很多时候都和他很像,不然他也不会和对方这么长时间都搅和在一起……出其不意这点像,钻牛角尖这点像,就连给自己留退路这点也像。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我。”

那天方士谦走之前的这句话是这么说的。也许这是天蝎座的本性,王杰希叹了口气在电梯里撑着拐杖按了按额角,接着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机,果不其然在通讯录那处看到了新的好友信息。

他们大多数人都有“beautiful loser”情节,就算败也得败的潇洒,像一只和你耀武扬威的猫。


算了,也怪可爱的。

他抬手摸了下脖子上纯羊毛的围巾,在加好友那栏点了“同意”。


毕竟自己还有东西没还他。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