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2【For 1 night】架空#双鬼##酒烟##网游之近战法师#

没不良情节的应该可以吧_


世上就有事情这么巧,就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他的人生迎来了不可预见的转折。

他端着手机一瞬间恍了神,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该干什么。

就这样删了不太好,但显然他也不准备赴这个荒唐的约。男人犹豫了再三,决定还是和对方讲清楚再删了吧。

连ID都和自己那么像,不是珂珂在搞恶作剧吧,他笑笑。

于是他切换进应用,简单回了句:“抱歉,朋友闹着玩的。”按下发送键之后顺带感叹了下这个时代连约炮都那么迅捷,而后就准备移除应用。

可就在他准备按下移除键时候突然又弹跳出一条信息通知:

[消息来自:Jack’d]

[酒鬼]已添加您为好友。

他愣了愣。

现在他可以确定这应该不是路珂了,如果是那姑娘估计现在已经火气冲冲来电话了。紧接着他又收到了一条消息:

[消息来自:Jack’d]

[酒鬼]:“怎么,连找乐子的信心都没有了么?”

 

简直像被人打了当头一棒,他瞬间心脏一缩。

不是认识的人吧?他第一反应想到。但仔细思忖时候,发现没有这样无聊的人。且不说他性癖这件事本来就很少人知道,就是知道的人里面也完全没可能开这种玩笑。

带着好奇心,他点开那人的主页,而出乎意料竟然和自己一样什么都没有。除了头像是喝了快见底的酒杯和自己呼应的ID之外,就只剩简介里的四个字:嗜酒成性。

他抿着嘴不知该怎么接话,一个嗜酒成性的陌生人找上嗜烟成瘾的自己……说是意外也有点太巧了吧。

他攥着手机,半晌才回了句:“和信心没关系,事实而已。”

过了一会儿他收到了回复:

[酒鬼]:“事实有时候并未和你预期的一样。”

他这下是彻底没话说了,正当他犹豫着打些什么的时候,对面又来了条消息:

[酒鬼]:“见一面,如何?”

男人犹豫了,实际上他很传统,对于没有爱的性持保守态度,原则上他并不想尝试。可惜爱这种东西和他简直是八竿子打不着边,性这东西……八十杆子也打不到吧。

就是这样的他有朝一日竟然被人邀去干这事,他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他记得简介上写着自己很丑啊,再加上身高和体重,对方也不难猜到他瘦小的身形。

正准备打上:“抱歉,谢谢,不过我真的长相不够格”这几个字的时候他又收到了给他的消息:

[酒鬼]:“明天晚上八点,上头提到的地方,我等你。”

这下把他所有的话头都堵了。

他沉默地把想说的咽下肚,有点木然地关了手机。感受到一阵凉意,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光着膀子。

啊对了,之前他准备洗澡来着……

他挠了挠后脑勺放了手机往浴室走去,脑海里还回荡着那句:

事实有时候并未和你预期的一样。

 

第二天晚上,八点。

他坐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堂里,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不注重打扮,也鲜少出门,当然更没有这方面的经历,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出来前他只简单地用刮胡刀剃干净了自己的胡茬,顺带换了件干净的t恤。一身轻便和这富丽堂皇的环境格格不入。

我到底为什么来?他皱眉想着。

中央空调的冷气让他觉得有点冷,他瑟缩了下想起了路珂的话:看着顺眼就来,不顺眼对方也大可以走人啊。

是啊,不行的话和对方道个歉就回了吧,他这样安慰自己。

正在他望着沉思的时候,他看见一双高跟鞋走向了自己,他猛然抬头看见了前台小姐向他笑了笑:“请问是烟鬼先生吧?”

他有些木然地点点头。

“您好,您约的人可能会稍微晚些到,他让我们通知您可以先去2903号房等他。”说着递给他了一张房卡。

男人有些愣住了,他接过这张房卡。再傻他也知道对方这是事先就订好了房。

他这是……被包了?

他拿着这卡觉得自己和黏在了沙发上一样动不了。

前台小姐走在前头回头望着他,有点惊奇这位客人为什么没有跟上来,于是她问道:“需要……我们帮您联系那位客人吗?”

他回过神:“……不用了。”

2903……也就是说几乎是顶层VIP房了。他沉默着跟着前台小姐进了电梯,觉得心跳地有点快。有种做了什么坏事一样的不安感。

让他这样提心吊胆的原因很清楚,首先他看到了对方的诚意,确确实实是想来泡他的。但关键如此用心的情况下……自己不吓走对方的几率,几乎是小得可怜。

苦笑着摇摇头,他只能盼望对方兴许是一个和自己一样丑的人,这样他还好过点……但即使这样对方也会想着找个卖相好点的来度过个美好的夜晚吧。他这样想着。

这时电梯门开了,前台在他走出电梯后很有礼貌地朝他一鞠躬关上了电梯门。

走在铺着厚重地毯的走廊里,转个弯找到了标着“2903”的房门。“嘀”地一声,他刷了下房卡开门走了进去。

没插房卡开电源,他只是将那张小卡片随手扔在玻璃茶几上,顺手带上门,转过头便看到落地窗外华灯初上的夜景。

29层的高度使视野无比开阔,他望着一整个城市的斑斓夜景也不知是今天的第几次问自己了:“真是,我在干什么啊……”

皱起眉头,他不是个容易自我感叹的人。很小的时候他还为自己的容貌感到自卑,为自己受到排挤而伤心。可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不论怎样,外观也就是外观,他一大老爷们儿也不会为了这个特意去整形,在他心里那是小姑娘的专属。事实虽然无法改变,但庆幸他有一帮可靠的朋友,这也夫复何求了。虽然如此,对于外貌不佳这点,他还是明白道理的人,在外人眼中丑橙子再怎么甜也还是只丑橙子而已。

所以他这枚丑橙子给自己倒了杯水,开始思考着一会儿人来了他该怎么用最不伤和气的方法离开。

而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了一声“嘀”地开锁声。他一愣,反射地望向玄关。。

门开了,走廊上的灯直直投射进黑暗的房间,他看见对方扬手将房卡插进卡槽,一瞬间所有灯光亮起照亮了来人刚刚陷在阴影中的脸。

他惊得差点一滑手拿不住杯子。

他以前不知道男人的脸可以用美来形容。那是一张连女人都堪称嫉妒的脸,留着十分符合他形象的长发,若不是对方身上的西装和那双锐利的眼睛他差点就以为和他约炮的其实是个女人。

而对方看见他的时候愣了愣,随即玩味地笑了笑,吐了一句:“你比我想象地还要丑一点。”

他看着美得不像话的男人怔了怔,想着也许是时候搬上他刚刚想了一半的说辞的时候了。

然而对方只是脱下了外套挂在门边,向他走了过来:“看见本公子的美貌居然只有这么一点反应,勉强给个7分吧。”

他不动声色的抿住了嘴。现在他对眼前的人有了基本认识,至少他知道对方很自恋。

“你是……酒鬼?”他疑惑地问道。

“不然呢?”对方不耐烦地挑眉,“谁还会在这个时间跑过来在这个地方见你?”

“……”他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开口道:“那个……其实,你觉得不合适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走,房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的,谢谢。”

过了一会儿他抬头发现对方淡漠地望着自己。

“说完了?”他听见对方说道。

他点点头。

“洗澡了么?”

“……还没。”

“那去洗澡,本公子不喜欢碰脏东西。”

“……”男人有点噎住了,半晌,他开口道:“为什么?”

“为什么?一夜情需要理由么?”对方挑挑眉。

“……”明知道对方是答非所问,可他最终还是拿过放在柜子上的浴巾有些木木然地走向浴室。

“对了”,走进浴室之前他听到对方叫住他,“记得把那地方洗干净。”

他浑身一震,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幻听了。

同性之间性行为的流程他还是懂的,难不成对方是要……

他回过身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

“难道你想上我?”那个漂亮的脸蛋扯开一个笑容,“不好意思,向来都是我吃别人的。”

但这也太……重口了吧。连他自己都为对方感到震惊。

“况且,这样你负罪感也会低点不是么?”那双眼睛盯着他,似乎把他看得通透。

他移开视线,转过身走进了浴室。

 

一片水雾弥漫。他至今不知道对方打得什么算盘。

奇怪的人。他这样想道。

排除在那么多优秀的可选对象里选上自己这点之外,他说话的方式也好像很熟知自己一样。

他的确是自卑的,但这自卑陪伴他的时间太长久他都快记不得了。现在突然蹦出个人,带着那张和他天差地别的脸说出那种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应对那个莫名其妙的人,应对因为莫名其妙的人逐渐显山露水的某种陪伴他大半辈子的,不如他人的感觉。

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他无奈地说服自己。

 

走出浴室的时候他看见对方躺在沙发上翻着杂志,茶几上赫然是已经喝了一半的红酒瓶。随后就望见对方半敞开的领口,他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好了?”

他点点头。

他费了比一般还要长两倍的时间,一大部分原因是从来没事前准备的他把手指放进去的时候弄痛了自己。

“过来。”他听到对方这样说。

男人站着半天没动。紧攥着的双手垂在身侧,垂着眼在犹豫。

“呵,这世上竟然有人连本公子的邀请都拒绝,真新鲜。”对方起身走向他。
美貌的男人看着眼前瘦小丑陋的约炮对象,嘴角划过一个弧度。

果然不出他所料,是个雏。

他走到那人面前一把扯住了对方的手臂,在对方一愣神的瞬间欺身吻上了那人的嘴角。

很好,怀里的人全身都僵硬了。

而被动的那方惊讶地睁大了双眼,虽然他进浴室的时候就大概猜到了会发生什么,但事实发生在眼前的时候他还是不敢相信。

“把嘴张开。”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感到有什么滑进了他的口腔。

瞬间轰地一声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你情我愿,恩?”一吻毕了,那张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脸上扯开了一个狡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