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鲁迅号实验室。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完结)下【策锐】心软的你特价贩卖中❤

*CPSP在M03

*这个会印无料推广,不是很多,随缘随缘。



方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只觉得口渴得厉害,房间里头光线又太暗,让他一时辨别不出自己身处在哪里。

从小到大方锐被家里放养惯了,也自诩从来都不是一个娇气的人,但不知为何,在和吴羽策搅和在一起之后,他总觉着自己一个堂堂beta突然变得弱不禁风起来,似乎要把一辈子在人前晕倒的次数通通用完,弄得他都怀疑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个omega。

当然这一切还是都赖吴羽策。不赖他赖谁。

方锐艰涩地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嗓子冒烟,人也快要脱水了。他张了张嘴,下意识便开口叫了句:“吴羽策……”

反正自这次不愉快的经历之后,他就打定决心再不喊“吴爷”“吴sir”之类的敬称,破罐子破摔似得直呼其名,和之前那副毕恭毕敬的狗腿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吴羽策对此倒是没什么异议,反而听得方锐叫了他就挪到了床边,伸手摸到beta的额头上给他探体温。

方锐心底翻了个白眼。看吧,他就知道他在。但这种不满他没敢太过在面子上表现出来,只好木着一张脸喃喃道:“老子渴了。”

吴羽策瞟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他起身兑了一杯温水,扶着方锐坐起身来喂他喝——嘴对嘴地喂。

勤务官被这个脾气古怪的上司搞得实在受不了,湿软的触感贴到唇上的时候他就想往后退,可奈何这会儿又没多大力气,再加上渴得厉害,只好顺对方的意把喂进来的液体悉数咽了下去,但在对方舌尖撩过他上颚的一瞬间他浑身僵了下,随后猛地一把推开了对方。

他偏过头呛咳了一阵,再抬起脸来看吴羽策的时候就见自家上司眼神颇为不以为意地盯着他看,随后这样问道:“你签还是不签?”

吴羽策问的是什么方锐自然是心知肚明。

“老子屁股都要被你捅烂了,你说签还是不签!”方锐没和人客气,上来就直截了当地回绝了对方。

“我说你是不是疯了……”估计是因为挂着点滴的缘故,方锐总算感觉自己缓过来点儿,随即大脑也开始灵活起来,他妈他方锐屁股被操种了不代表脑子也给操坏了。

这整件事本身就漏洞百出,他细细回想一遍就觉出了不对劲——先不说救生舱会出漏子的事,单单星象局的天体轨迹预测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过岔子了,方锐怎么也不会蠢到相信就这回在自己身上倒了血霉……所以综上所述——这狗日的吴羽策绝逼故意的。

“你这样的要什么omega都有,犯不着在我这儿套牢吧?按理说以你的军衔上头也应该会更支持你找个omega培养优秀的后代才对……等一下,”方锐眯了眯眼睛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抬脸看着面前的人颇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听说你和皇室那边不怎么对盘是不是?我可告诉你你别想拿我当……”

方锐还没来得及把“挡箭牌”三个字吐出来,吴羽策就伸过手一把捏住了自己下属的鼻子,颇为不耐地皱眉道:“我有时候觉得,你在公事上敏感性太强或许并不是件好事。”

“你干嘛啊!!”吴羽策用力奇大,方锐给他一下拧得鼻头都红了,他吃疼地别过脸躲开了去,转头瞪着眼睛嚷嚷道:“难道不是?”

被搞到体虚的beta这会儿坐久了觉得屁股连带着身体内部被撕扯过的地方都隐隐作痛,方锐有点难耐地挪了挪位置,还来不及继续揣测就见吴羽策朝他伸出手来。

“过来靠着,不疼。”

方锐哪那么容易买账,他满是警惕地望着自己的上司,私下里心思已经转了十八个弯:按理说这事情对他有利,现在整个军区都传遍了他被吴羽策搞了的事实,真领证他着实也不亏,说起来他好像记得和alpha结合的beta每个月还能搞到一笔补贴,那笔钱是多少来着……

他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劈啪响,但这会儿天大的利益摆在他眼前他都不得不考虑一个更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吴羽策凭什么想和他领证?

“你过来,我就告诉你。”吴羽策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但语气依旧是冷冷的,明明是诱哄人的一方,却显得丝毫没诚意。

操。方锐恶狠狠地在心底骂了句。这明显是看准了他屁股疼,从刚刚开始一直在左右不停挪着重心,所以才这么一幅肆无忌惮地大爷样。

趴着也不好打点滴,方锐无奈只好万分不情愿地将头挨到吴羽策肩上,紧接着就感到对方将手覆在了他的脑后,轻轻摩挲了一会儿后,这样说道:“因为我想。”

???

方锐嘴里的那句“吴羽策你逗我呢?!”还没说出口,就听对方继续道:“因为我想娶的那个人不是omega,我没法标记他。”

“我没法标记他,所以只能用另一种情势所迫的形式,让我在多数人反对的前提下能和他水到渠成地和他在一起。”

方副官听得心“突突突”直跳,多少有点小鹿乱撞,但是回味那个“娶”字又顿时被雷得外脆里嫩,浑身不舒服——要知道他心里早默认了要是omega抢不着就娶个beta为妻的既定选项,这会儿却成了要嫁人的那个,这心里简直说不出的别扭。

不过别扭归别扭,像吴羽策这样的……嗯,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吴羽策见他态度有所软化也不言语,垂头就往怀里beta的眼尾处吻了一下:“想好了?”

方锐不置可否,只低着脑袋,不准备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过了良久,才终于想通了似地回应道:“我可不会帮你做违背原则的事。”

“违背原则的事?这可范畴挺大,具体呢?”能谈条件基本就是答应了,吴羽策心里和明镜似的,随即好整以暇地侧了侧身子让方锐靠得更舒服点。

“就是,”方锐考虑了下措辞,“叛国什么的。”

“……”

吴羽策简直迷醉,他以为是什么结果方锐这会儿还在纠结公事。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对有这样的下属真不知该不该欣慰。

“你放心吧,”吴羽策按了按额角,叹了口气,“我不会,也没那个必要。”


方锐后来知道了那句“没必要”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从他半推半就地同意了吴羽策的要求之后很多事情都被提上了日程。他原本以为么,领个证,不就是民政局走一趟的事情,但他以为错了。

他走出枢密院的时候脚步都没出息地打着飘,吴羽策在枢密院的大门外等他。说实在的,方锐这样的世面见得多了,但也不代表如此场景发生在他身上,他还能镇定自若。

枢密院内早就挤满了人,而枢密院外也早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全城戒严,皇家仪仗。

方锐事先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只感觉被司仪将手牵过去递给吴羽策的时候指头都是颤的——自然一大半是被气的。

“请皇储为皇妃佩戴订婚戒——”


“我操你大爷你又骗我!你他娘根本没说你是皇室里头的人!”方锐压着声音恶狠狠地咒骂道,手也是丝毫不配合地握成了拳。

“你又没问,我怎么好说,”吴羽策硬拉着方锐想往回收的手腕,气定神闲地晃了晃手里头的戒指,淡淡道,“六十万。”

方锐立马松了手。

“你都不求婚的么。”方锐意识到木已成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会儿只好黑着脸色频频恨自己太好说话,下意识就想刁难吴羽策让他单膝跪地。谁料对方丝毫不为所动,把那个银色的金属圈套在他手上之后照旧说了句:“没那个必要。”


“因为是我的东西,终归是我的。”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