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不开新坑,不开,管住手,不开。素质填坑,从我做起!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01【For 1 night】架空#双鬼##酒烟##网游之近战法师#

写在前面:私设剑鬼大大先天同。419PARO。R18当然会有。不会很长的。关于Jack'd那个软件呢,恩大家该懂懂不多说了。从一个晴朗的夜晚写到下雨的凌晨(呸)我真勤奋啊_(:з」∠)_。还有很喜欢酒烟啦,剑鬼大大么么哒。我不是颜控酷爱投入我的怀抱【够了  错字谅解。



事情的起因是某个爱管闲事的姑娘近期要和水深结婚了,想请他出来叙叙旧。

于是他们在约定见面的饭馆里碰了面。坐下来一边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虽然期间大部分都是路珂的话头,他也就随声附和几句,顺便在适当的时机说几句祝贺啥的。

可老友见面气氛总是一派和谐。他看着小姑娘说说笑笑的样子,尽管夹杂了几句对准新郎的抱怨,但眉眼间的幸福却怎么也消不下去。他也笑着慢慢听着冗长的恋爱经历,然而这话题刚刚终了,他正想着怎么接口的时候,对方忽然扯回到了他的单身话题。

“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也该考虑下这事了吧?”路珂朝他眨眨眼,“这种啊……应该叫幸福的负罪感吧,自己有了个交代,看看身边朋友却形影单只的,你终归该找个吧老大不小了,长得丑也不是你的错啊。”她说着一口气吸完了杯底的果汁。

他苦笑着摇摇头:“还是算了吧,别耽误人家。”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悲观呢,”路珂一副你不可理喻的样子冲他甩甩手,“那你也可以出去调剂一下啊,419什么的,在你那个圈子不少见吧。”

他扁扁嘴:“4……?”

“哎呀你这个都不知道啊?!419啦,就是约炮,一夜情啦!”

声音有点大,惹得饭馆里其他桌的纷纷侧目观望,这丑男美女的组合还让一些正义人士对他投去了些许鄙夷的目光。

他尴尬地抓抓头。

是了,他天生长得欠缺,这是他不太和姑娘搭话的原因之一,凭他这一联猥琐样,绝对能在周围形成一个异性的屏蔽圈,虽然眼前这个完全是例外。

而他不和姑娘交流的第二原因就是……他天生喜欢男人。这癖好应该是先天的,很难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病还好,能治,但这却不能。他天生就貌似只和同性来电,怎么改都不会好。更雪上加霜的是他这张脸就算搁在同性恋眼里也依旧是出于垫底的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招人喜欢,更别提谈恋爱了,试想一张异于常人的脸配上异于常人的性癖,愿意接近他的人脑子都算中枪了。更加上身边都是些正常男人,他看做兄弟的人和恋爱对象在他眼里是不能放在一起言语的,就算他丑,不正常,但他是有道义的,不会把这都混淆。所以久而久之他也就没想着恋爱这回事了。

路珂是他为数不多的挚友之一,所谓“中枪”的异性挚友,算是他交友史上的奇迹。而这个奇迹看着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就知道他一定又在想写有的没的了,于是她皱眉出声道:“我说,你有没有听进去啊?”

他挠了挠腮,正想着怎么接话,对方忽然把他的搁在桌子上的手机抢了去。

“喂。”他刚想去拿却被对方挡住了手。

“等下,就一会儿。”姑娘冲他一笑,说完就打开网络设置噌噌地连上饭馆的WIFI,行云流水一般操作了起来。

他顿了下,想来他一丑男人,难不成还有啥隐私不成。尽管不知道这丫头又在犯什么鬼他还是收了手,尽管任对方倒腾。

没一会儿他个把年没换的旧家伙被递了过来。

“喏,给你。”

他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差点没喷出来。

那上面花花绿绿的各种男人头像和自拍照,惹火的更有只穿了一条内裤的裸男。

“这……?”瞬间茫然了,他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Jack’d。”看着对方持续困惑的眼神,路珂撇撇嘴皱眉:“同性约炮软件啦,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男人闻言就要伸手去删,却被一把抓住了。

“喂喂,你太不给面子了吧。”

他皱了皱眉说:“这样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呀,”路珂又一把拿过他的手机帮他注册起来,“又不是让你和别人私定终身。这种事看着顺眼就来,不顺眼对方也大可以走人啊。”

她一通在屏幕上点身高体重个人信息,全然不顾身旁有人干瘪的表情。

一旁的人默默地任由她玩着,心想着太熟的朋友果然也是有坏处的,比如他的身高体重邮箱联系方式早几百年被她八去的事实。

看着路珂真在简介里准备填上什么“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求勾搭”之类的字眼,他感觉自己不太好,一把拿过了手机。

“我来吧……”他淡淡叹了口气。

看来对方今天是不看着他填完不放他回去的架势了。

于是他只好默默端着屏幕,犹豫再三在情景里填了“只做朋友”,而后删了简介里乱七八糟的,想了想只写了两字“很丑”。

“噗”旁边的路珂倒是一下笑了出来:“就你这样还怎么约炮啊?”

他抿着嘴没说话,手滑上去看见姓名处填的“求包养”顿时那张丑得惊人的脸又狰狞了几分。

他删了那行,最终在上面打上了“烟鬼”。

路珂呵呵地笑出来直说“这倒是挺符合的”,然后她看着“注册成功”的字样总算是放过了他。

 

“记着千万别删啊,说不定还就有人好你这一口的呢。”就在那天临走时她还嘱咐着这件事,仿佛在看着一个人一走就不会做功课的小学生一样。

剑鬼点点头,心里想着应该没人这么重口吧,一边目送着她走远。他将手机揣进了兜里,说实话刚听路珂说起这事他是有点心动,但转念一想终究是不好,尽管他没传什么照片上去,主页还是漆黑一片的,可就算有人来找他,看见他这幅嘴脸,也吓得落荒而逃了。坑别人的事情他从来不干,这样一想他就觉得没意思了,还有点歉疚感。于是准备掏出手机把那软件卸了,尽管这样下次碰面又得被路珂唠叨下了,他想着。

手摸进口袋拿出手机,他却发现没电了。然后他恍然想到下了软件之后她还硬拿着他的手机玩了好几局游戏,加上他昨晚没怎么充电,此时电量当然寿终正寝了。

“真是……”他有点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小妮子是无心的还是有意为之。

无奈,也只能等回家充上电再说了。他想着把手机收了回去。


坐车回家,顺便绕个路去便利店捎了点日常用品,这一顿午饭下来近傍晚他才到家。

开灯,关了门,他将东西往茶几上一搁,收了钥匙就想到了手机的事。于是理所当然接上充电器,趁开机的功夫准备脱衣服洗澡。

他脱下t恤,露出精瘦的身形,刚准备拿起手机删了那应用,突然响起的通知声却让他一愣。

他以为是某个推送但事实却让他愕然了。

[消息来自:Jack’d]:

“明天晚上,铂尔曼酒店。有空么?”

ID:酒鬼

 

他瞪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