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不开新坑,不开,管住手,不开。素质填坑,从我做起!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上【策锐】心软的你特价贩卖中❤

*星际AU,ABO设定的AB,记住是AB,AB!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全程高甜,狗比上司仗势欺人搞下属的故事。

*看上了就是看上了,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下个CP无料印这个,推广冷CP吧算是,印量不会很多,有车,全文之后都会放这里。灵感确实是initial那个心软冰激凌,上次写了暧昧,这次写心软,有时间补个眼泪,就这样。

*谢推广,谢红心小蓝手。




在讲接下来的这些事之前,我想请大家牢记的是,我是一个beta。

大家不要误会,我之所以拿这句话当开场白并不是因为这一个起因,一个前提,或者是一个结果,只是因为在这里,整件事情中,我只想请大家万分记住这一点——我是一个beta。一个名不见经传,只想安安稳稳度日,混混时间,等到年纪了就娶个同样的beta妹子,稀里糊涂一辈子的beta。

对,就是这么没出息。不想出兵打仗,不想进高层和那些作风强硬的alpha和娇滴滴的整天演琼瑶剧的omega打交道,不想和看对眼的朋友在床上搞事情的时候还担心标记不标记,担心对方发情期什么时候到,出门掩饰剂该用那种味道这样巴拉巴拉的事情……说来各位可能不信,我方锐其实一辈子的理想就是当个快活的,及时行乐的草根。

但不幸的是,虽然作为个beta,但我在念军校的时候成绩有那么一点小优异,实战演习的时候有那么一点小出色,表现得又有那么一点引人注目,那后来就一不小心地留在了军队里,自此之后又一不小心被调到了中心体系里头,再后来……再后来又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帝国一等星”的贴身勤务官。

——现在想来我都干了些什么,我真他妈太不小心了。


其实刚开始也没什么……非但没什么,说实话我还挺高兴的。虽说军区是军区,但一般嘛,最艰难危险的活基本都让给了alpha癌干,我们beta毕竟人口基数大,又不受气味不气味的影响,干活出色得也很是不少,所以无论在哪里,就算是战场上,还是我们这股平庸力量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故而我同事里还是男性beta比较多。你想啊,beta嘛,逼事儿又没AO那么多,加上又是大老爷们儿,夏天一起臭气哄哄挤澡堂,冬天集体在宿舍里互钻被窝,就算你被你哥们儿惦记上了,他想玩“你把我当兄弟嘿但我想上你”这种套路,你也不用担心标记不标记绑定不绑定的问题……所以说刚开始我的军区生活一片灿烂风光无限。

事情就出在我跟了那位赫赫有名的主之后。

其实吧,说实话,你说天天和国民偶像近距离接触,就算是给他当个生活小秘书一样的狗腿,就问你高不高兴?

那当然是高兴的,况且,还有钱拿。所以头回去的时候我可兴奋了,特别是在见到自己上司的时候更是差点流了口水,很是没出息地愣着盯人家脸整整三秒才回过神来。

作为一名beta,秉持着“惦记上alpha的beta没好下场”的原则,我发誓我确实没动那种心思(哪敢呐),但你上班时候有个帅到惨绝人寰,帅到想让你爆粗口的上司,就算不可能有点那方面的互动,但工作积极性肯定高啊,我不碰养养眼总成吧!

对了,忘记说了,所谓的国民偶像,姓吴名羽策,前些年刚从极冻室里被解冻的帝国上将,现今前方星际战场上的大红人,据说是十几年前某场战争幸存者之一,前战地指挥官,重伤之后不得不被封存在极地休眠舱内,在帝国被敌星系攻打到苟延残喘之际横空出世力挽狂澜,救民众于水火,可以说是在某种程度上被神化了的人物——也自然如你所想,是个如假包换的显性大写的alpha,帝国上上下下想给他生猴子的omega可以绕国境防御结界的外围走个十七八圈不是问题。

但问题就出在这个狗比吴羽策的身上。


*


刚开始,他方锐也是庆幸自己有这份狗屎运的,能摊上这么个男神级别的上司,人也还不错,没他想得那种生活水平残障,语言交流不通,相反,他这个上司有时候还会作弄他,平日里面无表情地找找茬拿他当乐子,一起平民吃火锅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和他撞筷子,在自己十分狗腿地巴结承让下忽地将滚烫的肉片夹起来塞到自己嘴里,冷声说一句:“烫老了。”你别说,吴羽策这人,除了脸上表情不怎么多(这是方锐唯一怀疑过对方被冻过的后遗症)之外,他JB真是个大好人。方锐一边被烫得流着眼泪,一边这样想道。

而且,就因为这个差事,他也从原来的辛苦的阵前退了下来,又加上近来这几年安稳,国泰民安的,战事少了,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在军区总署的枢密院里头当个勤务,就是个打杂的,日子过得好不舒坦。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

想到这里的方锐叹了口气,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后脖子,突然回忆起了他和帝国一等星头回见面的场景,十几年前那场极冻没给对方留下任何负面影响以及后遗症,除了……

午后柔和的光晕从窗外倾泻在男人淡银的发丝上,长年身居高位的帝国上将看着自己新来的勤务官呆愣的表情眼里透露出一丝冷嘲,他漫不经心地开了口:“好看么?”

当时方锐一瞬间如见神袛,恨不得下一秒顶礼膜拜,顿时眉开眼笑心服口服地乐呵道:“好看!好看啊!可以说是十分非常极其之好看了!!”


方锐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抽死那时候的自己。

他此刻蹲在地上,黑着脸色窝在全大院最偏僻的吸烟室根本不敢出去,就在他拧灭第十一个烟屁股的时候终于来人了。

“你就坦诚告诉我现在形势到底差到什么程度吧。”方锐一脸哀莫大于心死,在对方捏着鼻子打开门的时候,转头对着他偷偷叫过来的同僚鱼死网破地说道。

被叫来的beta同事一开门就被里头的烟味呛个半死,他咳了好几下,抹了抹眼角的泪郑重其事地说道:“猥琐方,你要有心理准备。”

你妹。

方锐心里骂了句,十分不耐地说道:“你就说吧,是不是全枢密院上下都知道我被姓吴的搞了?”

同事闻言一脸心痛,同为beta他简直不能更理解方锐的处境,只能痛定思痛地哽咽道:“这不是最坏的,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方锐整个人一抖,还没等他抽气就听他同事这样说道:“就在刚刚,吴上将给帝国方面发了通告,他说……”

“他说他要娶你……”

“哐当”一声,吸烟室的垃圾桶被方锐一个踉跄撞翻在地上,他跌坐在地上神色恍惚地看着前来报信的同事,难以置信地出声道:“你说什么……?”

“吴上将说他要娶……”

方锐这会儿只觉得眼前一黑,原本他就重创未愈,这些天请了假茶不思饭不想,beta在军区又没有领掩饰剂的资格,只知道不断抽烟来掩饰身上的所谓的“味道”,这会儿得知了这个惊天消息,他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居然就十分没种地晕了过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