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实验室

谢绝转载

一个老干部司机,体液小说作者。
最近做的都是纸杯蛋糕。

关注感谢。
全职方王伞修策锐。

大号围脖:@液态沼气

用来补肉的马甲:@今天更新了一章

依旧是很多奇奇怪怪难以言喻的梗。(゚д゚)

 

[完结]【虚妄之言】5 #网游之近战法师##漂御##暗黑向架空##反叛梗##R18#

话说其实这章里有那么点右左,我之前好像没打上那个TAG,算了_(:з」∠)_ 这章完结了。也许心情好会填个番外

给期待漂流大大洗白←这能叫洗白么 的妹子们吧




漂流走出房间,轻轻拉上背后的门,不出意外看见了倚在墙上的左手写爱。

对方抿了抿嘴,冲房间的方向扬了扬下巴:“他怎么样?”

“没一时半会儿估计醒不来吧。”漂流看了看他,走过去索性与左手写爱并肩靠在了墙上。

“呵呵……真过分,”对方嗤笑了下,抬头看见了漂流脖子上轻微的抓痕。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漂流向他挑了挑眉,然后低头带上了手套。

“和计划一样,样本已经送出去了。”

男人轻微地点了点头。

“这些小鬼倒是很讲义气,弄昏他们之前还一直问着你那只小羊的去向呢。”

漂流默默地理了理被御天扯乱的衣衫,然后开口道:“记录还算成功么?”

“……放心吧,包括对象的体温脉搏血液数据之内的所有记录都正常监测着。”

“恩,”漂流慢慢呼出一口气,“从第一例器官衰竭的样本开始重点记录数据,实验报告完善之后给上头吧……”他说。

 

是的,他骗了他。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数据筛选的过程,“政府”自始至终要的都是一个群体样本。

上头也不可能用这样一个大动干戈的方法让一个军统中尉潜伏在地下区两年只为试验一个贵族的恶趣味是否能成功。

他们想通过地下区的孤儿试验的是慢性致死的药物,以便之后更好地用在一些见不得人的地方。他们这群人……本来没有一个能活下来。所以他和御天的交易,从一开始就不具备买卖的条件。

 

但事实上他在这桩本来就子虚乌有的买卖里也的确完成了和御天的约定,他把他们都“放”了。

只不过他没有告诉御天他的朋友们已经时日不多了,当然也没告诉他地下区的福利院本身就是“政府”的做试验的白鼠笼子这件事情。

 

 

“这次……要我帮你料理了么?”左手写爱看了看漂流,朝房门努了努嘴。

谁让他是通常负责收拾烂摊子的那一个。虽然那些漂流的所谓一次性床伴下场都不太好。

 

“不……”漂流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说,“把他送到我房间吧,替他找个身份……让他留在这里。”

“……!”左手写爱一顿,随即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上司,“你说什么?咳咳……你在开玩笑吧中尉阁下?!”

天知道他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我有开过这么冷的玩笑么?”漂流面无表情地说。

“……你疯了,”左手写爱感觉自己不太好,“你知道要是上头那些人……”

“我知道。”

“……”

左手写爱想从口袋里摸根烟出来,他平常没这个习惯,但现在他得冷静下。可他却发现自己的手有点抖,连夹住烟头都有些困难,于是他咬了咬牙只好作罢。

“漂流……要知道他对你恨之入骨,而且他身上有芯片,万一他那天出于冲动想逃或者想杀……”

“没有。”漂流默默打断他的话。

“……你说什么?!!”他一下跳起来差点把烟拧断。

“我说……没有。他身上没有芯片,注射芯片的子弹我只换成了一般的麻醉剂,而且那枪是我亲手开的。”

“……!”左手写爱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

“……连我们身上都有,”过了一会儿他晃神地喃喃道,“连我们身上都有的项圈,那小鬼居然……呵,真他妈有点嫉妒呢,上头要是知道了有这么个‘自由人’呆在军统会疯掉的吧……”

“呵,谁知道呢……”漂流无奈地接了句。

“……”

过了一会儿,左手写爱表情有些阴冷地盯着漂流:“……你为他这么做,他知道么?”

“知道什么?”漂流冷笑道,“知道我为了救他一个牺牲了他所有的同伴?”

“……”

“那除了让他更恨我之外毫无意义。”男人耸耸肩。

左手写爱像被噎到了一样久久说不出话,他想起那张长相并不出彩却干净稚嫩的脸,半晌声音干涩地开了口:“值得么……他不过是个实验品,在这里或许连人都称不上……你明明可以……”找个更好的。

“那你值得么?”漂流朝他笑了笑,“阿右充其量不过是个少佐,而你却是氏族的少爷。”

“……”左手写爱一怔,但随即抿了抿嘴,“我不过是丢了名声,但冒这个险,或许会让你丢了命……”

“恩……被你这么一说危险性真的很大呢,”漂流靠着墙半眯着眼睛弯起了嘴角,“……可奇怪的是,我怎么一点也不怕。”

“……”

“小左,你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想让别人去死么?”漂流双手抱着胸漫不经心地说着,“又有有多少人是踩着别人的命爬上来的?这里表面上光鲜体面,其实不过是个杀人不见血的屠宰场。”

左手写爱看着自家的上司,一瞬间觉得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漂流了。

“我去了地下区两年,你想知道我的感受么?”男人又笑了笑,“那里的确又脏又差,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但我觉得比起那里,这里更像个笼子,压得人气都喘不过来。”

“漂流……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漂流顿了顿,“这里没有人会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不要命地拽着你逃,给一个看上去就是麻烦的人物收容之所……”

“……”

“也没人会在第一次练枪打中靶的时候用兴奋的眼神望着你好像打中的人不是他是你一样。”男人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他垂下眼眸,笼上了某种柔和的神情。

“更没有人明明迷了路却死撑着说自己没有,却一直悄悄在后头跟着你不放。这里的人可个个都精得像算盘上滚下来一样。”他苦笑了下。

“……”

“你大概觉得很狗血,但可惜事实就是这样,让你见笑了。”男人起身淡淡地说,“也许杀了他那么多朋友是很残忍,但也只有足够的实验体才能让一个样本的缺失显得微不足道,所以如果这样可以救他我何乐不为呢?……而要是哪天我因此没了命,那就算我咎由自取吧。”

末了,他又笑了笑:“人说脏事碰多了总有点报应,如果这就是报应,那我也认了。”

左手写爱看着他,觉得胸口像堵了什么说不出话,漂流是他的上司,也是他的至交,他看着对方的眼神,知道这次他是动真格了。

“……我会处理好的。”半晌过后,他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说,“安心,只要不细查,没人会发现。反正军统里假公济私的事情我见多了。”

漂流拍了拍他的肩:“对不起,拖你下水了。”

“算了吧,”左手写爱耸了耸肩瞥了他一眼,“这种客套话从你嘴边出来会让我泛鸡皮疙瘩……说起来,当年我和阿右的事情,你帮我挡了不少冷枪,这次算还你人情了。”

说完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向走廊尽头,走远了才幽幽飘出一句:“阿右明天回来了,我会和他解释清楚的。”

“谢了。”漂流回道。

 

直到左手写爱走远后,漂流才伸手再次拉开门慢慢地走了进去。房间里依旧残留着情欲的味道,他走到御天身旁,蹲下身,伸出手将手指按在了昏迷不醒的少年的唇角上。

他刚刚给他注射了些许安睡剂,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

漂流的手指沿着唇线描摹着对方的嘴唇,过了一会儿,他俯下身想要吻住御天的一刹那却顿住了。

还是算了……

他想到。

“毕竟我们之间并不适合爱人的方式。”明知对方听不见,他喃喃地说出口,随后慢慢收回了手站起身。

“你可以恨我,我不介意。”他望着对方昏睡时异常恬静的脸庞这样说道:“因为现在我只要你活着就可以了。”

 

哪怕是活在我为你亲手制造的谎言之中。



-FIN-